2019年 黑龙江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03日讯】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据明慧网资料统计,牡丹江法轮功学员中又有一人被中共迫害致死,4人被非法判刑,共计33人被绑架、骚扰或非法抄家。

据不完全统计,20年来,牡丹江法轮功学员至少有37人被迫害致死,7人被迫害致疯,353人被冤判入狱或非法劳教,遭公检法勒索的钱财至少有406万元。

法轮功学员只是因为向人们揭露中共祸害百姓的事实,就被无端地剥夺了学业、事业与家庭,在冤狱中惨遭酷刑折磨,甚至被夺去生命。

被迫害瘫痪11年 牡丹江朝鲜族妇女郑炫淑离世

郑炫淑(明慧网)

家住牡丹江市机车厂的朝鲜族妇女郑炫淑曾经患脑溢血,生活不能自理,修炼法轮功后获得了健康,成了正常人。

2008年7月,郑炫淑遭警察绑架,在看守所被迫害致脑溢血,手术后一直生活不能自理,瘫痪11年,于2019年1月16日含冤离世,终年69岁。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牡丹江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7月20日,郑炫淑在家中被阳明区前进派出所所长郑春江带领刘军、刘志刚等七八个警察闯进来绑架,时年58岁的郑炫淑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

郑炫淑的家属每天都去牡丹江前进派出所(现改名为前进社区警务大队)和看守所要人。副所长刘军要勒索1万元,家属说只有7,000元,刘军不干。后来刘志刚说要个吃饭的钱吧,他两人要3,000元,家属给了,但他们并没有放人。

郑炫淑的丈夫多次请求警察放人,一再申明,郑炫淑曾经患脑溢血,生活不能自理,修炼法轮功后,才成了正常人,“你们关她,犯了病咋办?人命关天哪。”派出所拒绝放人。

2008年8月24日晚,郑炫淑在看守所突发脑溢血,昏迷不醒。家属赶到医院,医生说她没有什么抢劫的价值了。家属仍要医生抢救她,她被推进手术室做开颅手术。警察逼家属签了字,所有医疗费用全部推给家人自己承担,累计7万8,000元。手术期间,警察仍监视她,不许她家人随便探望。手术后,郑炫淑仍昏迷不醒。

她的家属情绪非常激动,气愤至极,要跟刘军和刘志刚拼命。刘军两人赶紧推卸责任,拿出市里的批条,称他们做不了主。市里说不给郑炫淑送哈市劳教所了,办理了释放手续。

郑炫淑于2008年10月6日出院,回家后不能动、不能吃东西、不能说话,生活不能自理。郑炫淑的丈夫精心伺候她,后来他做心脏支架手术,期间郑炫淑被家属送到了敬老院。

郑炫淑的丈夫出院后去敬老院看望,郑炫淑抱着丈夫哭,要回家。她丈夫就把她接回了家。后来,郑炫淑的丈夫再次做支架手术,郑炫淑又被送到敬老院,于2019年1月16日,在敬老院孤苦离世。

参与迫害的牡丹江前进派出所副所长刘军已遭厄运死亡。华电分局刘志刚被从前进派出所调到了华电分局。

原牡丹江监狱警察戴启鸿又被非法判5年入狱

2019年6月25日,牡丹江多个公安分局统一行动,大规模骚扰法轮功学员,并到处打听戴启鸿的下落。戴启鸿失踪多日后,于7月份被绑架到牡丹江市第一看守所。

2019年10月份,戴启鸿再次被非法判刑5年,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

戴启鸿本是牡丹江监狱公务员、警察,为人正直善良,乐于助人,工作技术过硬,是单位企业生产技术骨干。

2008年3月20日,戴启鸿遭绑架,被非法判刑5年,狱中遭受暴打、关小号、吊刑、电击等多种酷刑折磨,并被剥夺公职。戴启鸿于2017年8月31日再被绑架后绝食抗议,被“取保候审”。

牡丹江高一喜10天“猝死” 更多疑点被披露

据明慧网2019年12月20日报导,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高一喜于2016年4月19日晚在家遭被警察绑架。4月30日,家属被告知,年仅45岁、健康乐观的高一喜“猝死”。

当天下午,数十名特警、武警、公安、“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人员聚集在火葬场,不顾家属的强烈反对、哭求,强行解剖,取走高一喜的所有器官,并剜走脑子……

更令人震惊的是,牡丹江市“610”科长朱家滨在被国际追查组织电话调查时,亲口说他活摘了高一喜的器官,将器官“卖了” “来钱快”;还说,他不把高一喜当人看,把他屠戮了。

从抓人到解剖仅10天。警方称高一喜绝食,目击证人却说“他想吃,也不给他吃”;警方称在看守所给他两次灌食、在公安医院一直静脉注射,年轻健壮的高一喜却在“治疗”不到两天后“猝死”。

警方那么急着解剖、取走器官的目的是什么?到底高一喜被解剖时是死是活?是被强摘器官还是活摘器官?是虐待致死还是按需杀人?这桩离奇命案的背后究竟掩藏着什么?

高一喜,牡丹江市穆棱镇河北村人,是高家父母兄姐们最疼爱的老幺。他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原则做好人,乐于助人、心地善良,家庭和睦、幸福。

2016年4月19日晚近11时,高一喜与妻子被牡丹江市国保支队李学军、尹航及先锋分局立新警务室的吕洪峰等人绑架。第二天,牡丹江看守所对高一喜体检,确认他一切正常后,将他关到8号囚室。

自4月20日起,看守所非法拘押高一喜八天八夜,期间都不准焦虑万分、四处奔波的家属见他一面。看守所称,高一喜拒绝在审讯笔录上签字和进食,对他进行了两次胃管灌食。

4月28日早9时左右,高一喜被警方送往牡丹江公安医院,进行了详细、全面的体检,检查表明其身体是健康的。

然而,4月30日上午,高一喜突然被宣布“猝死”,令人震惊。突闻噩耗,高一喜的哥哥情绪激动地质问说:“你们抓来时人好好的,怎么突然死了呢?”

在解剖室,他看到在解剖床上的弟弟全身赤裸,双眼睁著,额头有用粉覆盖的青紫伤痕;弟弟的双手是紧握著的,胳膊上有一道道被绳子勒过的痕迹,看似挣扎过的样子;胸部挺起,腹部很瘪;左臂中部有被注射过的针痕;右腿小腿处有三个粗大的针眼,是黑色的。他心疼地用手慢慢地抚上弟弟睁著的眼睛,吃惊地发现弟弟的眼角处有泪痕,湿乎乎的。

高一喜的女儿高美心赶到后力阻解剖,并下跪哀求他们,嘴角都哭出了血。警察却对哭的撕心裂肺的孩子施暴,无人性地把她双手反拧到背后。

家属们都拒绝签字,牡丹江市检察院驻第二看守所检察室主任田瑞生称,他们已商量决定,不管家属同意不同意,都“必须”、“马上”解剖!

晚7点多,高一喜被强行解剖完毕,大脑、小脑、心脏、左右肺、肝脏、胆、脾脏、左右肾均被取走,只留下一具空壳。身体被缝合后移到美容室,化妆时,有大量鲜血流出。

牡丹江公安医院声称,高一喜是以“重度营养不良”收治;而在病案管理室查到,看守所是以“肾衰竭”把他送医的,通过全面各项医检,高一喜的身体是健康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高一喜被“猝死”后,家属找到主治医师张丹询问情况。张丹却非常紧张地说:“你不要问我,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检方声称2016年5月15日及17日就做好了尸检报告、病理鉴定。牡丹江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司法鉴定办公室的刘景春却以各种名目拒绝交给家属。

高一喜被虐杀,疑点重重,警方欲盖弥彰。

迫害者厄运连连

牡丹江公安局长闫子忠被逮捕

闫子忠,密山市人,自2010年6月,任牡丹江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后,残酷地迫害法轮功学员。2019年春,遭厄运,被逮捕。

闫子忠到牡丹江上任伊始,就布置了对法轮功学员继续迫害的任务,使众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仅2011年,牡丹江市至少有刘雪琴、张宏艺、张连生、于长兰等4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彦(燕)秀华、陈雁微被非法劳教。

据悉,闫子忠上任后,还亲自命令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董淑艳等多人。

穆棱市教委主任潘学明遭厄运死亡

潘学明,至2004年任穆棱市教委主任,在1999年“7.20”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时,就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在大会小会上都诬蔑法轮功。他妻子因学法轮功,被他强行阻止,最终放弃修炼。

2003年至2004年,潘学明被迫退居二线。不久,黑龙江省政府查他贪污,吓得他拿了很多钱去平事。后来审计局又找他说中央又来人查他,他惊吓不已,在下床时,一跟头栽倒在地上。家人赶紧把他送到医院,他在医院医治无效死亡。

牡丹江监狱狱警遭厄运

牡丹江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极其凶残,长时间毒打、饿饭、冰冻、关小号、灌芥末油、高压电棍电击生殖器、肛门,冬天泼凉水、坐铁椅子等等。至今已被确认的有16位法轮功学员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可能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罪恶被阻隔在高墙电网之后,未被曝光出来。牡丹江监狱的许多警察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厄运,这里仅举两例:

牡丹江监狱副监狱长付润德,在2011年,因监狱内发生恶性杀人案件被撤职,接着付润德又患重病住院,靠药物维持生命,艰难度日。

牡丹江监狱狱警李显龙,也在2011年时体检查出了肝癌,并且属于晚期,两个月后就在痛苦中死去了。在这期间,他唯一的儿子也被人连捅七八刀,险些丧命,而行凶者一直没有找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