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中共在一场诡异的战争中败得一塌涂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战争双方:中共现政权 vs 冠状病毒(来源不明);

战争爆发时间:鼠年中国传统新年前两个月至今;

战争爆发地点:中部超级大城市武汉到全中国再到全世界;

战争所用武器:人体;

战争伤亡人数:你猜。

这的确是一场诡异的战争,首先是对手的身份不明,来源不清。截至眼下,有蝙蝠起源之说,但到底是人直接吃了蝙蝠导致,还是蝙蝠把病毒传播给了华南海鲜市场的某种动物最终传播给人,没有足够的证据给出明确的结论;还有武汉P4生物实验室无意泄露或故意泄露之说,这种说法多少有点吊诡,但不无道理,毕竟这个实验室就在武汉,而且专门研究类似病毒,然而更吊诡的是中共政府对种种推测不辟谣,从而引发了人们更大的猜疑,除非真的是这个实验室泄露病毒导致了这场世纪灾难,或者这个实验室本身完全属于国家军事机密,不能对外公开信息(如果是那样的话,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罪名就会结结实实的扣在中共头上)。

战争爆发时间和地点也似乎是精心选择一般。鼠年传统新年来的早,病毒出现在春节前两个月的2019年 12月初,从各种信息渠道我们看到关于病毒潜伏期的各种说法,我们假设保守的按照平均潜伏期为十天,平均一个周期内传播的人数(传染指数RO)也按照保守的数据估计为2.5。假设最初只有一个人感染,病毒小心翼翼,东张希望,看到的武汉超级繁华的街道和毫不知晓的汹汹人群,那么按照传染病早期传播的一般规律,10天后大约12月10日就会有12个人感染(计算公式是EXP(2.5));20天后就会有148人感染;30天后达到了1808人;

此时的病毒已经开始崭露头角,野心勃勃了,然而愚蠢的中共政府采取的应对办法是抓“造谣”、压制舆论传播谎言,这些可以说正对病毒的下怀,那么好吧,病毒继续以指数方式传播:40天后感染者达到了22026人,此时的时间节点为2020年1月10日。武汉地方政府开始有点坐不住了,一方面按照中共的维稳模式逐级上报等待国务院决定,一方面市长、书记、省长等地方大员和中共高层继续创造春节气氛,什么“万家宴”,什么“送温暖”活动,什么“力保春运”,这些刚好为病毒提供了最好的传播条件,病毒没有想到面对的是这么一个低能的对手,于是继续按照指数规律增长,感染者在1月20日达到了268337人,如果继续不加干扰的话,10天之后的1月30日,感染者将达到令人震惊的327万人!

到那时新冠状病毒就将绝对的成为人类史上的大浩劫!中共决定封城的日子是1月23日,但面对几十万感染者传遍全国、全世界,病毒已经足够强大,再想把魔鬼塞回瓶子却绝非易事,即便能够做到,人类也必将付出重大代价。

傲慢、愚蠢、残暴的中共这次面对的敌人是一个微小到连生命都谈不上的病毒,但是这个对手活在指数世界中,而且复杂善变,百般伪装,中共已经把中国置于一个“封国”的境地中了,截至2019年1月31日,已经有63个国家或地区对中国民众关闭国门,危害所及,史上所无。更为可怕的是:病毒已经传遍世界,我们不难设想,当冠状病毒传播到很多贫穷落后、医疗条件不足的地方后,将会给这些地方带来多大的灾难!目前海外的华人已经感受到所在国民众的疑惑的目光,灾难面前,谁都不能置身事外。

所以中共不想让世人知道真相,到底有多少人感染、多少人确诊、多少人死亡,这些都将成为永远的国家秘密,战争的最终伤亡人数只有靠大家来猜了。我们能够知道的是,中共在这场诡异的战争中已经败得一塌糊涂,而且败得毫无尊严、毫无廉耻、毫无道义。我们也可以设想,如果这真的是一场由“外国敌人”人为发起的生物战争,中共政权的种种脆弱和不堪一击的现状也足以暴露在世人面前,这难道是我们国人所仰仗的强大政权吗?

它能够保卫民众吗?它能够给我们、给世界带来和平吗?答案当然都是否定的。广大民众如果能通过这场瘟疫,认清中共窃国、毁国的真相,尽快抛弃这个政权,这才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能够继续前行的唯一可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