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他们死了 连个数据都算不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04日讯】武汉新冠肺炎的确诊和疑似患者人数在快速上升,但是我们通过采访发现,有许多已经去世或已经感染的患者,并没有被官方纳入统计。一位患者说,父亲去世前整个肺都白了,咳到喘不上气,但他却是连数据都算不上的人。

在除夕到来的前几天,杨先生一家吃了年夜饭。如今回想起来,这似乎是他们家唯一暴露过的公共场所。他们到底是怎么感染上新型冠状病毒的,至今仍是个谜。

武汉在1月23号开始封城,在那之前,马路上带口罩的人并不多。在封城前一天,杨先生的母亲出现了症状。

武汉患者杨先生:“她比我先感染的,我是我家里最后感染的,出现症状的。她是22号感染的,有咳的症状。我大概(出现症状)有个4天,发烧、咳嗽,干咳有痰,然后胸闷、气短、然后胸有点痛。我是单肺还强一点,我妈是双肺感染。”

而最早感染的杨先生的父亲,已经去世。

杨先生:“社区都跑过,然后去医院,所有的医生只会跟你做正常的比如说CT,抽血,然后给你开药或者打针。但是他不会给你一个确诊报告的东西,那么他就不会收治你入院,这个就是我最尴尬的事情。我爸爸就是因为只打针,只打针,没办法住院,家里不可能有那个氧气瓶这些东西,所以说,就是突发的那种症状,我就完全没办法,所以他就走了。”

父亲直到去世也没拿到确诊报告,而杨先生和母亲也一直得不到收治,无法确诊就无法得到免费治疗。

杨先生:“对,包括我爸爸都是自己拿钱。他的整个肺都白了,我看CT片,他咳到气都喘不过来。他是连数据都算不上的人,你知道吗,去世的那个数据,没有他的。”

得不到确诊就病逝的患者,并不止杨先生的父亲。武汉市民徐先生,和姚女士都被这次疫情夺走了父亲。

武汉患者徐先生:“(父亲)去世之前测的,但是拿到结果要等到第24个小时。然后他就是拿到结果之前去世的。”

武汉市民姚女士:“你知道有没有医院可以让我妈妈住院?因为刚才我爸爸过世了,我现在在居委会。我妈妈整个都呼吸衰竭了,要找医院,但是我现在没有那个阳性确诊的报告,这边没办法给我安排。”
记者:“你爸爸也是确诊的吗?”
姚女士:“没有,都没有确诊。”

大陆《财经杂志》的2月2号的长篇报导引述武汉某定点医院一位医生称,如果没有确诊就去世,不会被计算为确诊死亡人数,只能算“肺部感染死亡”。该院收了600位重症病人,但无一确诊。该医生说“缺试纸,但我们也搞不懂为什么会缺。”

武汉卫健委在1月27号声称,已为全市指定的检测机构紧急调运4万人份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每天样本检测能力提高到近2000份,但《财经杂志》报导引述患者的话说,他们2月1号去同济医院排队领核酸试纸,被告知一天只有10份。

由于医院已经满负荷,1月24号武汉实施社区分流政策,病人要把病情上报社区,然后社区上报街道,再根据情况依序等医院空出床位。

武汉市民金女士:“我们在武汉,我妈已经确诊了新冠状肺炎患者,现在就是无法住院。武汉全部接近饱和你根本住不进去医院。我们去医院,医生让我们开转诊证明,然后去上报社区,让我们回社区。然后我们来到社区以后,社区又告诉我们他们在上报,要我们等。变成一个死循环。”

杨先生:“我的CT片子上面写的就是‘病毒性肺炎感染’,但是并没有是‘新冠状病毒确诊’,它没有这个,他已经给你断定的是病毒性肺炎感染。但是就不给你确诊,我难就难在这里。他就觉得你还可以扛一扛拖一拖。没床位啊。”

推特上流传的视频显示,有患者因为得不到救治,又不想感染家人,社区医院相互踢皮球,最终在武汉武昌最热闹的司门口跳桥自杀。

更多患者在网络呼吁求救,希望抢在死神前面,为自己和家人争取就医机会。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