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岁的隐士 娓娓道出前朝旧事

作者:喜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古代的中国有各类奇人异士,他们在不同朝代留下了各种各样烩炙人口的事迹。本文中,这个叫赵逸的长寿隐士活到200多岁,谈起前朝旧事,他记忆犹新。

北魏时,崇义里有个叫杜子休的人,他有一座宅院,占地宽广,地形地势相当开阔显眼,大门正面对着敞亮的官道。

当时有个隐士叫赵逸,自说是晋武帝时候的人(距当时大约250多年),有关晋朝的旧事,他大部分都记得。

北魏正光初年,赵逸来到京都,看见杜子休的宅院后,叹息道:“晋朝的时候,这里就是太康寺呀!”人们不信,问他原因,他答道:“当年龙骧将军王浚平定吴国后,建立了这座寺院。本来有三层佛塔,都是用砖砌的。”他指著子休的园子说:“这儿就是太康寺原来的位址。”

为了证实赵逸话语的真假,子休命人掘土检验,果然挖到了几万块砖,还掘到一块刻有铭文的石碑,上头写着:“晋太康六年,岁次乙巳,九月甲戌朔,八月辛巳,仪同三司襄阳侯王浚敬造。”

当时园中果菜丰茂,花木扶疏。子休知道园子的来历后,就把这个宅第布施出来,就是后来的灵应寺。并且用挖出的砖建造了三层佛塔。

人们看到赵逸所言不虚,便信服了赵逸的话,尊称他为“圣人”。有好事者问赵逸,晋朝时的京都与现在的京都相比之下如何?赵逸说:“晋朝时居民比现在少,王侯的宅第和现在差不多。”

然后他又说:“自永嘉以来,二百余年,建国称王者有十六君,他们的京都及其周边地区,我都游历过,亲眼看见其中的演变。每个国家灭亡之后,看看他们的史书,都不是据实记录,都是将过失推给别人,把好事引到自己身上。”

“比如符生(魏晋南北朝前秦君主),虽然好勇嗜酒,但他也知道要施仁政,不轻易杀人,只要看看他制定的治国政策和法令,就知道他的治理不会是凶暴的。但史官却将天下所有的坏事都归在他身上。这就是许多史官所作的事情。符坚看来是贤主,但因为他弑君夺取王位,就任意地记录,为他造出许多恶行。许多史官都属于这一类的。”

“人们都以远的为贵,而贱视近的,以为史官的话都是真实的。现今之人也以为活着的都是愚笨的,而死去的才是聪明人,持这种观点的人,实在是被迷惑得太严重了。”

郭璞当年为我占卜时说,我的寿长为五百年,现在还剩下一半”。(pixabay)

有人问他为什么会这样,赵逸说:“一个人活着的时候,尽管只是中庸之辈,但他死了以后,他的碑文墓志里面,无不蒐尽天地之间的大德和活着的人所能办到的好事。如果这个人是君主,就说他能与尧舜平起平坐;这个人是大臣,就说他与伊尹有同等政绩;凡是管理臣民的行政,就说他像浮虎一样令人慕其清尘;若是执法的官员,就说他有埋轮大志(意为埋车轮于地,以示坚守),令人称许的耿直。所谓活着时是大贼盗跖,死后就夸称为圣贤伯夷叔齐。所有这些,统统是用虚妄之言中伤正气,借助华丽辞令贬损事实。”当时舞文弄墨的文士,听了这话都感到羞愧。

有个武官步兵校尉李登问道:“太尉府前砖砌的佛塔,形式甚为古老,不知是何年建造的。”赵逸说:“那是东晋义熙十二年时,刘裕讨伐姚泓的军人建造的。”皇帝闻言,叫人以车拉着他周游市区,所到之处,大都能说出来历。

当朝汝南王召见赵逸,问他是否服了什么长生药,赵逸说:“我不懂得什么养生之道,我是自然长寿。郭璞当年为我占卜时说,我的寿长为五百年,现在还剩下一半”。三年后,他隐遁而去,没人知道他的去处。

出自《洛阳伽蓝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