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武汉医院核酸试剂盒短缺有内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月24日晚间,武汉的张女士在社交媒体发出求救。

她说,之前医院高度怀疑父亲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因为缺少试剂盒,做不了核酸检测,无法确诊,当然也就住不了院,得到及时的抢救。直到1月24日父亲去世,最终也没能确诊,连名字都没能列入政府的死亡统计。

可能是被父亲感染,张女士自己也出现了疑似症状,但跑了多家医院,医生都说没有试剂盒,做不了核酸检测,无法给其确诊,也没有床位可以提供给她,她只能在家中自我隔离至今。

张女士父女的遭遇在当下很有代表性。自新型肺炎疫情爆发以来,许多武汉的疑似患者都因为做不了核酸检测不能被确诊和入院治疗,只能在家自我隔离,其中有些重症患者在这期间便去世了。

要住院就必须确诊,要确诊就必须做核酸检测。据《财经》杂志报道,核酸检测难的问题几乎贯穿疫情暴发至今。那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在缺少试剂盒。

可来自中共工业化信息化部的官方信息却与此明显相悖。该部总工程师田玉龙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月1日,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日产量已经达到了77.3万人份,是疑似患病者的40倍,已经基本满足要求。目前产能恢复值达到了百分之六七十,后期供应能力足够。

而按照此前“界面新闻”的报道,大陆试剂盒生产厂家辉睿已经向各地供应了五、六万人份的试剂盒,另一厂家捷诺则在1月16日时就已生产了可供七万五千人份使用的试剂盒。二者加起来能测试十多万人。

来自媒体和网络的信息都说武汉当地医院试剂盒严重短缺,而中共工业化信息化部公布的官方信息却说大陆的试剂盒日产量已经达到了77.3万人份,是疑似患病者的40倍,这是怎么回事?

新唐人2月4日播放的一段题为“武汉医护:全市每天只让用2000个试剂盒”的音频为此提供了答案。

这段网上流传的音频是武汉一医护人员2月3日与朋友的对话,从对话录音判断,女声应该是一个小医院的医护人员。

她在对话中透露,整个武汉市一天只让使用2000个试剂盒查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只有住院病人才能查,门诊病人根本就不允许查,而中共规定,不查核酸,核酸显示不是阳性,那么这个病人就不能诊断为病毒性肺炎,就说是疑似,因为政府不让下诊断。

大陆官媒“澎湃新闻”1月26日发表的一篇题为“与病毒搏杀的日与夜:试剂原料短缺,医护同事‘成了病人’”的报道也印证了上述信息。这篇报道说,“1月22日之前,所有疑似病例的样本都需送到湖北省疾控中心统一检测,22日之后为加快检测速度,检测权下放到各个定点医院。据武汉市卫健委披露,22日以后,武汉全市每日可检测2000份样本。”

这就是说,不是缺少试剂盒,而是官方人为的控制试剂盒的使用量,才造成许多患者没法做核酸检测。

那么官方为什么要控制试剂盒的使用量呢?据我分析有两种可能,一是武汉当地医院的床位和医护人员有限,一旦放开试剂盒的使用量,确诊病例就会明显增多,医院现有的资源根本没法承受,所以只好控制试剂盒的使用量;二是为了控制确诊的数字,很简单,控制住了试剂盒的使用量也就控制住了确诊的数字,现在来自各种渠道的消息都表明官方公布的武汉确诊数据被严重缩水,这不就是控制试剂盒使用量的“贡献”吗?

总之,不管是出于哪种原因,都说明了一点,武汉实际的肺炎患者数字与官方公布的确诊数字是两回事,中共虽然天天都在发布数字,貌似很透明,但其实仍在瞒报

用音频中的那位医护人员的话说,武汉市死亡10万人是很正常的。她们这样一个小医院,每天至少是一个到两个的死亡,这两天就死了6、7个,那大医院就更多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