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远快评】武汉肺炎:拐点到来是科学结论还是肥皂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06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2月4日星期二。武汉肺炎的防控形势出现一些新变化,不少专家也据此乐观的认为,大致在正月十五元宵节前后,疫情的拐点就将到来,拐点一旦来临,疫情将进入平缓的下降期,然后会在初夏时节结束。

做出这个判断的专家有多位,包括钟南山,李兰娟和当年萨斯专家组的张伯礼等权威人士。我归纳了一下他们的判断理由,主要有以下几点:1、根据官方公开数据,武汉肺炎传播力强,但病死率只有2.3%,所以威胁不大。2、检测速度加快,3-4小时即可出结果,有助于早诊断早隔离;3、感染确诊者已经全部隔离,疫情峰值将很快缓慢回落;4、开始出现治愈病例超过死亡病例的现象,这是拐点征兆。

专家们的判断当然都是有自己的依据,不会凭空猜测,那么是否拐点真的会如专家所言按时到来呢?我觉得恐怕要打上一个巨大的问号。为什么呢,我们先来讨论几个问题,然后我们再看看究竟能得出什么样的结论。

首先,专家们的判断都有一个必不可少的共同基础,就是官方公布的数据。这本身就是一个大问题。如果官方的数据真实可靠,得出拐点即将到来的结论可以说是顺理成章,但问题是,官方的数据真的可靠吗?

我们只简单列举几个事实:财经记者2月1号发表的报导中,明确提到,武汉10家定点医院中的一家,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承认,他们医院收治了至少600位重症患者,但没有一例确诊,原因是得不到核酸试剂进行检测。注意,这里的重症患者是有医学定义的,包含了5项指标,包括血氧饱和度降低;呼吸困难;有基础疾病;体质弱;含发热和疑似人员标准。一句话,除了没有进行核酸试剂检测,其他症状全都符合新冠肺炎。在临床上,医生对这样的患者,可以有超过9成的把握下诊断结论。但是,所有这600多病人的数据,都被核酸试剂一票否决。

报导还提到,武汉同济医院是拥有6千多医护人员的大型三甲医院,但就这样规模的医院,一天只分配到10份核酸试剂。

还有,微博上大量出现的求助信息,以及财经,财新网等国内媒体的采访报导,都证实在武汉,存在大量高度疑似的感染者无法住院的情况,几乎每个人都使劲浑身解数仍然失败后,不得不求助于网络和媒体。而按照规定,住不了院的病人几乎不可能得到核酸检测,医生也不会填写申报卡。这个人群无论数量有多大,都不会进入官方统计数据中。

所以我们就看到一个非常清楚的事实,核酸试剂的数量,在宏观上牢牢控制着确诊病例的数据,试剂下发多少,各家医院分配比例如何,其中的依据是什么,完全都是官员说了算,一线的医生都无权过问。官方正是利用对试剂盒的垄断,左右了确诊病例的数据发布。大量的感染者被排斥在数据之外,但他们并没有被排斥在病毒传播的范围之外,所以,瘟疫还在蔓延。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数据本身存在巨大的盲区,我们如何能够相信在此基础上做出的拐点推断是正确的呢?

其次,有专家看到出现了治愈病例超过死亡病例的现象,因此断定拐点出现,这其实是又一个巨大盲点。

治愈病例超过死亡病例,并不代表有了特效药,谁都知道现在没有特效药。且不说数据有没有造假,即便数据是真,这个数据只能说明轻症患者的增加,而不代表有效治疗了易感人群。

那么什么样的数据才是关键呢?有专业人士提出要看几个比值,我觉得这是比较客观的衡量方法。因为官方数据虽然绝对数值大幅缩水,但疫情基本的上升比值趋势是没法造假的,所以分析这些比值,至少可以大致判断当前的真实情况。

一个是每日发病数和入院数之比,这代表医疗系统的饱和度,现在已经超饱和了,必然导致大量患者不能隔离而扩大感染面。第二个是每日入院数和死亡数之比,这个比值客观反映了当前治疗方案的有效程度以及医药资源的枯竭程度。

同时,看疫情发展趋势还有一条非常重要的标准,每日新增病例连续三天以上递减,方能初步说明有出现拐点的迹象,如果连续一周出现每日锐减,才能说疫情得到基本控制。如果我们综合看看这几个数据和指标,会发现当前的形势正好相反,是持续爆增。

第三个问题,是我们看到官方当前最新的防控措施有了明显的变化,主要是两条新闻。我们先简单介绍一下。

按官媒报导,2月3日晚,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主持会议,传达中央指导组最新会议精神,要部署武汉“四类人员”集中收治和隔离工作。也就是确诊患者集中收治,疑似患者集中隔离,发热患者、密切接触者集中隔离观察。同时,要抓紧征用市内会展场馆,改造为“方舱医院”,用于集中收治轻症患者

第二条消息,也是2月3日官方宣布,经中共中央军委批准,驻鄂部队成立运输队,开始接管武汉市民生活物资配送供应任务。

这两个动作显然是协同的,与火神山正式交接同步。我们先看看前一个消息。

四类人员集中收治和征用大型场馆改造方舱医院,是一个重要标志,这是武汉整体防控策略在封城后第一次重大转变,这个措施的实质是,放弃了封城至今奉行的定点医院收治确诊病人,疑似患者在家自我隔离的做法。换句话说,这等于官方宣布,封城以来的防控措施彻底失败,没能遏制疫情扩散,现在不得已只能改弦易辙。

这种做法其实本来是国际惯例,相当于是全城紧急动员。如果在封城的同时,就这样实施,也许局面会大不一样。我们都知道,控制传染病归根结底三条路: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治疗易感人群,万变不离其宗。武汉封城的本意,是要切断传播途径,这个思路没问题。但官方犯下两大错误,一方面为了维稳而控制试剂盒,另一方面严重低估了此次疫情爆发的力度,结果导致大量病人在城内奔走求医,不但没有达到阻断传播的目的,反而导致病人在一个封闭环境中大量交叉感染。

所以,从时间上看,官方已经再次错过了瘟疫爆发初期的最佳防控时机。当然,亡羊补牢,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现在实际感染者超过十万,这数字已经越来越成为专家共识,这样庞大的基数目前,当前的分类管理模式什么时候能够起作用,是需要时间验证的。在这种情况下,就断言拐点几天后会出现,有点太匆忙了。

这里有个数据供各位朋友参考。此前美英4位专家联合发布的分析报告认为,这场瘟疫必须要达到控制75%左右的感染者,才可以说基本上控制了疫情。而他们对当前大陆的控制程度是如何评估的呢?他们的数据是,现在当局仅仅控制了5%。大家可以看到,这个差距有多大。西方专家的调研,也许在学术上不一定百分百准确,但至少他们的调研不受政治因素影响,其客观程度完全可以供我们做一个有效的参考。

现在武汉政府的做法,其实是第一阶段措施失败后,在对赌第二阶段。我们看到有武汉的朋友发帖说,政府计划在10号左右让军方接管武汉,目前正在征收了市内所有民营医院、酒店和一些大型场馆。这个信息我们在海外无法验证,如果有武汉朋友了解情况的可以留言给大家证实一下。但有一点值得注意,这个10号正好是在元宵节过后,这是否意味着如果元宵节这个拐点没有出现,政府就将再次调整现有模式进入军管呢?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密切关注的话题。

毕竟,刚才已经提到了,军方现在已经接管了武汉生活物资的配送,这实际上是军管的第一步,一旦进入军管,武汉就将进入战时机制,所有生活物资由军方分配。这个措施不仅仅是为了进一步防控瘟疫,更主要的,是防止出现大规模城市骚乱,因为如果第二阶段的措施不能有效控制疫情,民众的恐慌情绪和不愿坐以待毙的求生本能可能会呈现爆发式增长,军管就成为必然。

元宵节拐点说法的疑问不止这些,还有一个重大问题我们必须讨论的,是病毒的变异问题。

官方媒体已经有公开报导病毒传播途径复杂化的问题。这样的例子我们看到最近越来越多。比如,天津有疑似患者先后检测3次都显示阴性,直到第4次检测才阳性。安阳的一位女子,从武汉回家待了19天,已经超过最长潜伏期5天,都没有表现任何症状,但她5个家人全部给确诊感染。内蒙古一位呆在家中,没有外出,没有任何湖北接触历史的男子,被住在其楼下的患者感染。美国首例确诊病人被证实其粪便中有活性病毒,而广州已经从门把手上检测到病毒。

这些例子无一不在警示一个重大问题,病毒极有可能在继续变异。潜伏期携带者可以传播,发病期也可以无症状,内蒙的病例暗示病毒可能出现了可怕的气溶胶传播,而美国病例显示病毒可以跨界传播,不仅通过呼吸道,也可通过消化道传播。请注意,无论气溶胶传播,还是经消化道粪口途径传播,都意味着病毒可能拥有了在多样化环境中,长时间存活能力,还拥有远距离传播能力。试剂检测不断出现假阴性案例,说明病毒正在变得越来越聪明,知道如何躲过技术检测。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张笑春医生发出了“一个一线医生的呼吁”,公开要求不能再迷信核酸检测,她强烈推荐用CT影像作为目前新冠肺炎的主要依据。同时,她也公开承认,现在至少存在10多万疑似病例及需要医学观察者。

张笑春为什么呼吁使用CT影像作为诊断标准而放弃核酸检测?就是因为无症状患者和假阴性患者越来越多,已经不是个别散发现象,而是有了群体趋势,她才这样说。这是一个一线医生的非常有价值的观点,但能否被政府接受目前还是未知数。

张笑春提到的问题,其实就是病毒变异问题。此前的节目我们就和大家讨论过,现在官方依然还在复制当年应对萨斯那一套经验来应对武汉肺炎,但已经有大量的证据显示,武汉肺炎的传播力远超萨斯,而其真实病死率也在10%到15%左右,和萨斯平起平坐。

更严峻的是,传染病爆发病例一旦越过了某根线,其防控模式和没有越过这根线,有很大不同。官方不顾真实疫情,一味机械照搬萨斯经验,是导致防控措施步步被动,一直被病毒牵着鼻子走的最大原因。

同时,我们也看到有越来越多迹象显示,这次瘟疫有流感化趋势。纽约时报前天发表一篇报导,引述了至少4位权威专家的评估,都认为这次的新冠肺炎的高速传播,越来越具有流感特征,而和萨斯、MERS的慢速传播模式不同。

我们都知道,每年都有很多人接种流感疫苗,但每年流感都照样流行感染数百万人。这里面最根本的原因是,流感病毒很容易变异,每年都可以变异出不同的亚型,都是不同的毒株,一种疫苗只对某特定的亚型有用,对其他的毒株就效果有限甚至无效。

刚才我们讨论了新冠病毒的变异情况,显示其有可能已经产生了不同的亚型,才会在传播方式,发病症状方面表现出异常。目前暂时还没有病理学证据证实这一点,因为现在所有人的焦点都放在如何控制瘟疫蔓延。如果专家们担忧的“流感化”成为现实,所谓的拐点就失去了意义。而且,即便疫苗生产出来,其有效范围也会大打折扣。

上次我们有提到过,西班牙流感爆发持续了3年,出现了3波高峰。西班牙流感的死亡率并不高,只有2.5%,但其超高的传染力波及了全球,最终仍然导致了2500万至5000万人的死亡。这是非常惨痛的教训。

当前中共的防控模式,依然是政府全面包办的萨斯模式,只不过是放大版本,政府依然全面垄断所有信息和医疗生活物资。民众参与防控救治被压制到最低限。如果这次防疫战争的对手是萨斯,这种模式也许还能奏效。打个比方,对手用的常规武器,国防军出面就可以应付。如果对手用的核武器,政府需要的第一件事,就是全民动员防范。

WHO顾问、哈佛大学流行病专家费格丁博士就公开说,新冠病毒是热核武器级别的病毒。不仅美国专家,其实我们从美国政府的反应,也可以从侧面看到这场瘟疫当前的形势是什么样。钟南山等专家先后在28、29号公开说未来10天会出现拐点,但美国政府在31号就宣布武汉肺炎疫情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并禁止此前14天内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入境。

中共自己承认,从1月3号起就先后30次向美方通报疫情,如果中共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拐点即将到来,其必然通知美国政府,避免中美物理脱钩。但我们看到的事实完全相反,这只能说明要么中共没有向国际社会通报这个重要的好消息,要么美国有自己的判断,没有采信中共专家的说法。

疫情发展到今天,我想大多数人都应该看清楚了,要想尽快控制疫情,北京当局其实只有一条路可走,马上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彻底开放所有信息透明,接纳国际社会全方位的援助,全民动员参与防控,站在迎接一场世界性瘟疫大流行的基点来应对,才有可能真正走过这一劫难。

好的,今天就讨论到这里,我们下次见。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