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防控疫情不力 防控舆情却很卖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武汉肺炎爆发以来,一些良知犹存的大陆媒体和记者,冒着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风险,深入到武汉抗击疫情的第一线,采访了很多感染者或他们的家人,写出了一些如实反映武汉肺炎真相的报道,不但曝光了中共官方瞒报疫情甚至误导公众的细节,也披露了武汉市内大量被感染人群,因为医疗资源不足而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很多人到死都没能获得确诊,甚至都没被列入官方的统计数字之中的惨状。

尽管这些报道深受读者的好评,但却让中共感到十分难堪,并让官方宣布的统计资料备受外界质疑,因此很快横遭删除。如《北京青年报》的报道“受训诫的武汉医生:11天后被病人传染住进隔离病房”、《财经》杂志的报道“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等。

一位要求匿名的记者向西方媒体证实他们被迫删稿的事实,并表示,他们报导中涉及大量疑似感染者不被统计,已被中宣部严令删除。

这位记者说:我们的报导部分删了,就是那个统计的那个事,删得比较厉害。中宣部直接让删呀,你不删不行。其它媒体现在都不让写稿了,稿子都不发了,全部下禁令了,不让写了。内部口头通知。

据自由亚洲电台2月3日报导,仍留守在武汉的前线记者透露,包括财新、财经、澎湃、《三联生活周刊》、界面等在内的媒体,都接到了中宣部的指令:将对它们此前发布的相关报导进行审查,而且所有涉及武汉肺炎疫情的报导从3日开始都要受到严格的审查。

外界认为,这一轮的封杀令来自主管宣传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和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黄坤明。这两人都是中共中央应对武汉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的成员。

众所周知,中共当局1月25日召开政治局常委会,第二天成立了中共中央应对武汉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按说成立这个小组的目的是为了防控疫情,成员理应以事关这方面的官员和专家为主,但8名成员中却无一名传染病或医学专家,宣传口的高官就占了两个,包括副组长、主管文宣系统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和中宣部部长黄坤明,公安部部长赵克志也名列其中。王沪宁、黄坤明被指负责文宣系统,统一口径,封杀敢言媒体、网民之口,赵克志被指负责抓捕传播疫情的中国公民。可见,这个小组成立后,重心不在防疫,而在维稳。事实也证明,它抓疫情防控很不得力,抓舆情防控却很卖力。在这个意义上,与其说它是疫情防控小组,还不如说是舆情防控小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