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李文亮睡去 很多人醒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07日讯】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7日凌晨病逝,年仅34岁。李文亮是最早通报武汉肺炎疫情的8勇士之一,外界舆论认为,在持续蔓延的疫情面前,他的睡去引爆一场网路海啸,也唤醒了无数国人对真相的渴望。

武汉市中心医院2月7日发布微博消息说,该院眼科医生李文亮抢救无效,于凌晨2点58分去世。

中国“经济观察网”引述他的同事介绍说,李文亮的病情从5日开始恶化,6日在与朋友通话时,他表示自己胸闷气短。当晚7点后他就被送入了抢救室。

6日晚上,有多位媒体人透露了李文亮的死讯,多家中共官媒也在社媒上做出了报导,但武汉市中心医院直到7日凌晨才公布消息。

李文亮是最早通报新冠肺炎疫情的“吹哨人”之一,他的死,令他的不少同行感叹今夜无眠,成千上万的网友也都在哀悼这位“英雄”。大量网友贴文称:“痛哭”,“说真话会死的国家”。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对自由亚洲表示,当他听到李文亮去世的消息后,不禁流下了眼泪。他说,在持续蔓延的疫情面前,这位眼科医生唤醒了无数国人对真相的渴望。

“他的睡去确实能让很多人醒来。当你看到这个不公平的体制产生的恶果、看到那些为众人抱薪者冻毙于风雪,你只会想这还有公理吗?”

李文亮原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名眼科医生,去年12月30日下午,他在微信同学群里发布了一条信息:“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这让外界第一次得知武汉出现疫情。

一天后(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首次公开发现不明肺炎疫情。但在1月1日,武汉市公安局宣布,8名网友因发布不实信息被查处。其中包括李文亮。近日,中共官方证实,这8名所谓“传谣者”都是武汉市的医生,而且都在抗疫一线。

据大陆《财新网》报导,1月3日,李文亮被公安约谈训诫,称他在网上发表的是“不实言论”,严重扰乱社会秩序,要求他签署训诫书,保证停止违法行为。

此后,中共官方继续掩盖疫情,党媒也出面宣传阻止人们所谓的“造谣传谣”,终于导致几周后,疫情全面爆发。

李文亮这接受公安训诫后回到医院继续工作,1月8日,他在接诊一名眼科患者时疑似感染新冠肺炎,12日被隔离治疗。随后,李文亮的家人查出也被感染。

7日,李文亮的死讯传开后,网路一片哗然。网民们在哀悼的同时,也愤怒谴责中共政府、警察和党媒央视,要求他们道歉。有人说,李文亮是死于两种病毒,一种是冠状病毒,另一种是共产病毒。

网友纷纷表示:“如果只允许唯一的声音存在,那唯一的声音就是谎言。”

“当恐惧变成愤怒之时,便是人民重写历史那一刻!”

“这两个训诫人,要人肉出来,给他们巨大的精神压力,让所有人知道,协助作恶也是作恶,只有这样才能改变大多数人的做法。”

微信上疯传自称是人民日报上海分社弘冰社长哀悼李文亮的泪文:我们愤怒于你的预警被当成谣言,我们伤恸于你的死亡竟不是谣言……你从来和谣言无缘,却被迫因“造谣”而具结“悔过”。现在,因为不信你的“哨声”,你的国家停摆,你的心脏停跳……还要怎样惨重的代价,才能让你和你们的哨声嘹亮,洞彻东方。

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理事陈闯创说,“李文亮首先把消息发布出来,然后因为这个疫情去世了,他有一个隐喻意义:当你(中共)把信息封锁住了,尤其是把疫情的信息封锁住了,不代表你能把疫情控制住,相反疫情会借助你打压信息自由的空间,疫情大大的扩展,侵蚀到更多的人。”

原中国律师赖建平:“李文亮是明明白白倒在谎言之中。很多老百姓不知道言论自由对整个社会机制的宝贵程度,制度性的罪恶,每一个人都是受害者。”

截至7日凌晨4点,“李文亮医生去世”和“李文亮去世”这两个关键词高居微博话题榜前两名,总阅读量已超过6亿次。

胡佳说,在这个人人自危的疫情面前,李文亮的故事一定也触动了很多中国“体制内人士”的良知,这也是为什么他去世的消息没有立刻被封杀。

“在这种情况下,体制内可能有些人也在夹缝中想要用某些‘枪口抬高一寸’的方式让这条消息得以传播,现在微博还没有把(他的死讯)完全禁掉。”

李文亮在去世一周前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曾说:“大家知道真相更重要,平反对我而言不那么重要了,公道自在人心。”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链接:武汉肺炎北京失控 医护人员群体感染
相关链接:红二代:北京高官都怕死 常委不敢跟李克强同坐
相关链接:方舱医院负责人道出内部实情
相关链接:李文亮之死引发网路海啸 百万网友怒吼要自由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