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16年的记忆——怀念我的叔叔王志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10日讯】“我觉得这次疫情完全就是人祸。如果大家能够觉醒的话也不至于有这么腐败无能的政府了,希望这次疫情过去之后大家能认识到中共的邪恶,不然一个接一个的灾难会接踵而至。”大陆青年王浩栋在中国爆发武汉肺炎疫情后,发出这样的感慨。而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的亲属,他对中共的邪恶有切身体会。

2003年7月22日,法轮功学员王志明山西含冤离世,年仅39岁,让亲朋好友、同事们都震惊不已,但酿成这场悲剧的细节却无人揭晓。直到16年后,在远隔重洋的洛杉矶,他的侄子才将那段被全家人尘封的记忆,首次公开。

“在我的记忆里,叔叔是一位才子,特别特别善良的人,是我们全家人的骄傲。” 王志明的侄子王浩栋说,“以至于时隔16年再提起这段过往,仍是全家人抹不去的伤痛。”

王志明的侄子王浩栋。(刘菲/大纪元)

以下是王浩栋的叙述:

我们的老家在山西,我叔叔王志明是一位人才,做事十分认真,干什么都要必须干好。从小学学习就一直是全班第一名,成绩非常好。在90年代时,电脑还没有普及,我叔叔自学电脑,都能给学通了,而且他还能翻译书籍,翻译得很快。

听婶婶说,当年高考600分是满分,我叔叔考了556分,就是说清华北大都随便上。但我叔叔跟奶奶曾说过 “上学要去古都(西安),工作要去首都(北京)。” 奶奶当时还笑叔叔有点痴人说梦话,因为那个年代工作都是被分配的。

1985年,我叔叔到了西安交大上学(西安交通大学是中国最早兴办的著名高等学府),读的外语系,当时中学全年级也就1、2个考上本科,并且他去的又是重点大学。

1989年,叔叔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北京的大型国企——中国服装集团公司进出口部工作。加上那年正好是我出生的年份,我又是家中的长孙,全家都很高兴,算是双喜临门。

在单位,叔叔的工作能力也特别强,干活又快又好,真的是实实在在地工作。而且他是学英文的,还经常出国去签合同。当时我婶婶的爸爸是公司的主任,身居高位,就看上了我叔叔,觉得这小伙子人不错,又有才、能力又强,就把我婶婶嫁给了叔叔。

才高气傲到待人平和

90年代王志明在欧洲出差。(王浩栋提供)
90年代王志明在欧洲出差。(王浩栋提供)

我叔叔虽是一个强人,但才高气傲,脾气不太好。后来因为机缘巧合,经由父辈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自从修炼后,听婶婶说,叔叔脾气变好了,变得更加善良。

在我所有的记忆里,我从未见过叔叔跟任何人发生过争执,就没见过他发过脾气。就是善良,这不是夸人时说得善良,叔叔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善良。因为身处两地,我与叔叔之间虽没有亲人间长时间的陪伴,但我会经常去北京,叔叔也会经常回来山西看我们。

叔叔曾多次告诉我做人要向善,以后只能做好事。我叔叔是全家人的骄傲。

迫害碾碎幸福之家

王浩栋说,原本幸福的一切,都在1999年中共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后,被彻底碾碎。

从迫害开始,我叔叔因为修炼了法轮功,虽在单位保留了职位,但却没有工作。后来他就回到了山西。回家后,他会去发真相传单,那时候还是磁带,拿磁带录音讲真相。他也会跟我们讲述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

但因为讲真相,叔叔几次被抓到看守所。因为迫害,进了看守所,叔叔就开始绝食,第一次10几天,看守所怕出人命才把叔叔放回家,后来几次,还有绝食30多天的。

虽然叔叔没有直接说过他为什么要坚持修炼,但我知道他认定是好的,就想让全世界都知道真相。也只是因为要把好的事务分享给大家,叔叔当时已被迫流离失所。

到了2003年,我记得非常清楚,因为那年是非典疫情,去医院是很敏感的。当时我放暑假,我记得全家人都在医院,开始因为我是小孩子还不让我去。等到后来让我去的时候,叔叔已因脑萎缩去世了。记得刚听到这个噩耗时,我就大哭,等我见到叔叔时,他已经在停尸房了。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我的叔叔没了,我一个很好的叔叔没了。”

后来我听说,叔叔已绝食了60多天,在被关押期间还被警察强行灌食,身体已经饿到只剩骨头,体重只剩下60-70斤。我叔叔生于1966年,属马的,当时才37岁。后来叔叔的遗体被火化了。

我们全家都很悲伤,尤其是婶婶,还有我堂弟(1993年出生),当时他才10岁。另外就是我爷爷,我爷爷有4个儿子,很骄傲。爷爷1米78的个子,以前走到哪里都是昂首挺胸的,自从我二叔没了以后,他干什么都垂头丧气,后来爷爷也去世了。

16年后跨越大洋的机遇

王浩栋(左二)在洛杉矶中领馆前呼吁停止迫害人权。(王浩栋提供)

叔叔的事情已经过去了16年,我以为所有人都不会记得这件事,也不会有人记得他。没想到我来美国2个月后,偶遇法轮功学员跟我讲真相,我就随口提了一下我叔叔的名字,结果对方用《明慧网》搜索,我发现竟然还有关于我叔叔的报导。

没想到,在自由世界还有人会关心(大陆)每一位受迫害的人,我就特别震撼。这次我觉得讲出来,一方面是对叔叔的缅怀;另一方面,我在想,为何这么好的人,只因想要修炼法轮功变得更好,却遭到了这样的迫害。

在小时候,因为自己小没有判断能力,加上中共的宣传洗脑,听信了谎言,对法轮功有误解,然而叔叔的一言一行影响着我。到了上大学的时候,我开始翻墙,看到了一个关于伪火的视频,才发现(中共)太假了,明显就是栽赃,后来就完全颠覆了我对法轮功的看法。

后来我想通一个问题,如果仔细看看,一个信仰,如果是劝人向善的,没有做违法的事情,中共的污蔑罪名不成立。法轮功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而且全世界那么多地方都有,(如果是不好的),那其它国家(政府)都傻吗?

我今天把这件事讲出来,也是希望更多人,尤其是国内的人,像我一样能(了解真相)。转变思想,跟时间无关,跟环境和看到的东西有关,比如很多人只看国内新闻,是被洗脑的那种想法。其实中国人很善良的,只是被共产党洗脑的宣传迷惑了。

同事回忆王志明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对法轮功群体实施了骚扰、绑架,非法拘禁、劳教、批捕、庭审、判刑、酷刑折磨、强制奴役、活摘器官、破坏家庭、开除公职、抢夺钱财、扣发养老金等迫害手段。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至今已有4363人被迫害致死,但由于信息封锁,这只是实际发生案例的冰山一角。

《明慧网》上一篇名为《忆同修王志明》的文章中写道:“我是王志明生前在中国服装集团公司同一单位的同事……当我看到‘原中国服装集团公司翻译王志明被山西恶警迫害致死’时,我震惊了。这是江氏流氓政治集团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王志明生前是北京朝阳区团结湖公园片炼功点的大法弟子……为人正直善良诚恳,工作认真负责,是业务骨干,并得到单位同事的一致好评……王志明被迫害致死后单位所有的同事都感到震惊。一领导说‘这么年轻,这么好的人,可惜了!’。”

文中还说:“王志明自99年7.20后,因去信访办上访、上天安门、在户外炼功多次被非法关押,并被警察殴打。后来被单位强制送到洗脑班。2001年7月为抵制再次迫害,他被迫离家出走,有家不能回,因为只要他一回家就会有被绑架洗脑劳教的可能。

后来,王志明的哥哥和他单位的人去了山西,到医院看到王志明已经被迫害的不象人样了,王志明的哥哥抱起他时他脖子软的象绳子,人已经不行了,太迟。”

另一篇文章中记录:“王志明,山西榆次人……多次被非法关押、并被警察殴打。后来被单位强制送到洗脑班。2001年七月来到山西一直参与制作真相资料,曾被山西公安非法关押……最后这次被关押中,恶警对王志明刑讯逼供,电击、毒打,折磨了整整3天,王志明以‘零口供’于2003年7月含冤去世。”◇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