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社区负责人哭诉:造孽啊,人死太多了(视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12日讯】武汉疫情危机深重。遭封城近3周的武汉已经成为“死亡之城”。近日,一名社区负责人拍视频哭诉,自己可能也被感染了。太多人死去了,如果自己不说出真相,对不住社区的居民,也愧对自己的良心。

2月12日,有网友在推特发一段视频说,看看伪(中共)政府是怎样对待国民的?请听社工之音。

视频中可以清楚的听到。一个女声说:

我是武汉市疫情最严重的江岸区某一社区的负责人。我想把我们社区真实的疫情告诉大家。武汉市被感染的肺炎患者太多了,远远不是政府公布的。武汉市起码有2万患者在排队等病床住院治疗。

昨天晚上,我咳了一夜,但好在我还没有发烧。据说现在肺炎病毒已变异,可能我也感染了。所以,我想在我还能说话的时候,将社区真实情况说出来,再不说可能就晚了。我为什么要说?因为不说,我对不住社区的居民,也愧对自己的良心。

现在,武汉市政府将安排患者住院的权力交给了社区,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社区就是一个居民选出来的社会自治组织,但政府一直将我们当成街道办事处的最基础单位。社区什么权力都没有,有的就是义务,什么计划生育、人口普查、环境卫生等等。

社区委会何时变得有如此大的权力,可以安排患者就医?可以安排患者入院?让凡事求人的社区成为老百姓的救星,本身就是荒唐和不负责任的。

政府还公布说患者住不上医院就找国务院,但国务院就登记一下,最后还是回到了无职、无权、无钱的社区?这不是忽悠吗?社区如何解决患者的病房?谁听我们的?我们如何隔离确诊和疑似患者?

这样的匪夷所思的决策,就是把矛盾推到最基层,让患者满怀希望地跑圈,消耗他们的能量和生命,最后社区成了泄愤的火药桶。

北京一个病人家属把医生杀了,相信不久就有人把社区书记杀了。

坦率说,我确实不理解中央和武汉市政府领导,既然武汉市去年能召开世界军运会,那么多的军人能够被安置,为什么就不能安置感染者?中国不是很有钱吗?习主席不是到外国到处撒钱吗?怎么现在突然变得一穷二白了?

现在武汉已经封城九天(2月1日)了,以后的日子如何过?难道就这样封下去,让武汉人疯掉?习主席写了那么多治国理政的书,怎么就派不上用场?我真想问问他和周市长,武汉肺炎病毒的真相到底是什么?真的是病毒研究所泄露出来的吗?

今天的共产党怎么就这么无能?真是将兵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现在武汉居民怨气很大,像高压锅就要炸了。再这样下去,武汉要出大事。

我想给习主席和周市长跪下来,求你们拯救社区肺炎患者,他们真的拖不起了,也求你们别再折磨社区了。昨天,我们一个小社区就死了6个患者,武汉市有1000多个社区,这要死多少人啊!他们是生命,是活生生的人啊。

(记者文馨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链接:武汉作家方方:死亡越来越近,哭都哭不过来
相关链接:武汉女孩绝望日记:爸爸妈妈走了 我也感染了
相关链接:武汉运尸袋告急 殡葬工:停尸房已经放不下
相关链接:中国疫情传出更惨消息 无人收尸被迫扔出家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