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维光:再谈“反共是做人的底线”

——来自武汉灾难的启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一党专制与反人类罪

几年前,我曾经公开提出“反共做人的底线”, 它受到很多人的关注、思索和认同。现在,来自湖北武汉的灾难再次证实了我的这个观点。

事实上,这不是我的观点,而是一切当代自由主义学者,启蒙运动的继承者,普世人权与民主、自由的坚持者及捍卫者的观点。因为法国自由主义巨擘阿隆不止一次强调过,“某些人说我一贯反对共产党,我问心无愧地坚持这一立场。因为我认为,共产党令人憎恶的程度绝不亚于纳粹。”科学哲学家波普说,就是物质生活再好,我也绝对不愿意生活在共产党国家。

共产党及其政权,是一个做事没有任何底线的政党及政权,所以正如曾经是南斯拉夫共产党最高领导人之一的吉拉斯所说:它堪称是历史上最残暴、无耻,最没有人性的团伙及政权。中国的共产党当然不会是例外,它从一九二一年建党开始,每隔几年就会犯下一个巨大的、令人发指的罪行,并且犯罪的形式不断地变换。

这个党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对此,他们并不掩饰。可就是因为此,他们不仅在危机时出手镇压凶狠残暴,毫不犹豫、毫不留情,如八九六四天安门大屠杀,而且在危机时,他们可以好话说尽,可以非常实用地采取一切手段,放利、收买、贿赂,乃至出卖国家利益,出卖自己的亲友、同仁及党徒。为此,他们欺骗了无数善良的人,诱惑利用了各类投机家、诈骗集团、利益集团和他们合作。然而,在历史的路上,用过以后被他们无情地扔进监狱、迫害致死的合作者、同路人,也可谓不计其数。

实际上,这个党无论建立的思想基础还是一路走下来的行为,里里外外都经不起仔细的推敲检验。首先,它之所以叫共产党,是因为它建党的目的就是以阶级斗争为纲,要消灭阶级,要共产。有人说,时下的共产党已经不是传统的共产党,已经放弃了共产主义的所谓理想。这种说法是货真价实的自欺欺人。只要是它还叫共产党、继续坚持一党专制,它的目的及实行的实质上就一定是共产制,因为你的一切都是共产,都一定会由党来主控。

其次,它在政治上毫不掩饰地宣称要建立无产阶级专政,要一党专制。这和上面那一点就告诉了你,共产党明明白白地要消灭一切不同于他们的族群,不认同他们统治及目的的族群。而这一点,说白了就是公开宣称要施行“族群灭绝”!“族群灭绝”,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反人类罪,就是二次大战后为什么要在纽伦堡首创国际法庭的原因!任何国家、任何政府、任何集团,如果敢于以一个族群的名义排斥、迫害,乃至屠杀,就应该接受国际社会的审判。

反人类罪,当然包括以一个政党的名义排斥、迫害乃至镇压任何不认同这个政党的族群及个人的罪行。所以共产党其实是一个堂而皇之地建立在反人类罪思想基础上的政党。而这就告诉我们,事实上它的存在是非法的,即违背一般社会的法律存在的基础的。所以它不断地犯下各种令人发指的罪行也就毫不奇怪了。

然而令人惊异地是,它竟然一路走到今天,甚至有过几次在表面上取得了所谓巨大的社会及经济成就、蒙骗了世人,也经历过几乎倒台的危机,对此,无论成功还是危机,却不仅始终没有人仔细推敲共产党的非法存在及其后果,而且甚至尽管历史已经证明,在共产党治下,每隔几年就会发生一个涉及到数十万乃至千百万人的灾难,可内部的人还是依然对它抱有幻想,外部的各国政府及各类团体、人士永远以自己利益为压倒一切的考虑,对它绥靖。这次武汉灾难面临的同样是完全相同的背景、现状及发展走向。

稍微有观察、思维能力的人都会看到,灾难的造成、发生及过去,以及这个主动和被动的被欺骗、被胁迫,乃至互相利用,恰恰是孕育共产党的当代社会——后基督教“西方社会”,以及西化后的国际社会的独特具有的特点。人们之所以不能够从根本上对待这次灾难,被这次灾难再次弄得惊慌失措,情绪失控,正是因为至今还没有从“历史”及“道义”上清楚地理解:为什么“反共做人的底线”在当代社会应该是不容忽视的原则,“反共是做人的底线”它所蕴含的广泛、深刻的意义!

2.和现代化、西化共生存的共产党问题

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是因为共产党问题不仅在八九年前,而且在当代,即二百年来一直是一个超越国界的问题,一个涉及到人类存在的普遍性的问题。

仔细观察武汉病毒灾难,它如同二十世纪曾经在中国,乃至在任何一个共产党国家发生的大灾难一样,不仅不是只是中国共产党单独制造的,而且也是国际社会、现代社会的环境及条件参与造成的。

对此,第一点毋庸置疑的就是,共产党的是典型的西方社会的产物,是西方社会的亲儿子。因为共产党无论是在思想上还是形式上都是典型的政教分离后的西方文化产物。首先在思想上,它根本就是政教分离后产生的意识形态化,即世俗宗教思想的产物,其次在形式上,它则是教会教团、教派政治的世俗化变胎。其党的等级化的各层组织结构、运转完全是教会政治的世俗化再版。还不仅如此,它典型地是以思想、以某种存在特征,如阶级、种族、地域乃至性别年龄来撕裂族群的产物。

第二,最近二三百年形成的,政教分离后后基督教社会是一个彻底世俗化、物质化的社会。这个社会存在首先带来的是,世界各国的存在并不是在一个统一的价值及是非标准下共存的。因此各国就有了实用主义采取不同政策的可能,对自己有利的就做,没利的就不做甚,至放纵共产党的罪行。

由于各国国内实行的是党派政治,因此他们行事的动力是如何骗取选票,打击对手,在这个过程中,国际社会发生的各种事物也就都成为了他们骗取选票的工具。如此,一些和价值联系在一起的问题也成为了他们的骗取政权的工具。

当价值问题变成某一些个人、党团及国家的工具的时候,自然就不会有好结果。

为此,此前,尤其是八九年柏林墙崩溃后,我曾经坚信:共产党一定会灭亡。可自从出现杭亭顿,以及世界上再次开始越演越烈的文化、宗教信仰乃至思想的对抗后,自从川普等西方原教旨传统分子,以及一批极为实用的投机家与极右翼党团崛起后,自从出现百年来未有过的难民潮,以及对难民、对第三世界的人的蔑视等的族群对立后,对于后基督教社会、世俗化的西方的这个特性,我的理解越来越深刻。它使我更突然领悟到:

共产党的灭亡不是必定的,因为它是西方社会的产物,它是党国政治极端化的产物,世俗基督教化的特有结果,是西方文化世俗化的产物,所以它一定会和西方社会共存,除非这原教旨传统的西方社会有所变化。

这也就是我所说的,后基督教社会的东、西方人,必须彻底地意识到基督教社会所存在的基因中,在不同的条件下,特别是世俗化、物质化潮流中的出现的问题,起尔抑制它,寻找一个更好的社会。

所以共产党是否会消失,不在于共产党,而在于西方社会的变化。西方社会如何,才是共产党是否能够彻底灭亡的关键。

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正是这个基因决定了,即便表面上时下这个中共如当年东欧共产党集团那样垮掉,可变体的共产党、各种意识形态、党国分子在这样的近代西化的土壤上依然会继续孳生、繁殖、蔓延,即如时下的俄国以及中东、近东。东南亚等很多所谓民主制下的独裁者的存在那样。他们是社会继续不稳定,方向不明,世界局势动荡,腐败丛生,灾难无法抑制。

反观过去百年,我们看到,二十世纪发生的大的人类灾难都是史无前例的。这让我们进一步看到:后基督教社会的西方以及被它彻底西化了人类社会,制造灾难的能力依然可说是史无前例的。为此,不仅中国共产党政府制造灾难的能力,而且如同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期希特勒那样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川普,让我们看到,今天世界的形势,和百年前的二十年代,一次大战后,二次大战前的二十年代相比,不仅类似,而且更为严峻!我们必须准备迎接更大的灾难,我们没有任何乐观的理由。

在这个意义上,因为现代西方文化没有彻底地被人类所认识,所以尽管有八九年柏林墙的倒塌,可是冷战产生的基础没变,世界的形势不仅没变,反而越来越严重!而因为造成这种形势的甚至可以说是因为美国的某类势力的影响、主导,所以世界比起二次大战时,比起八九年前的冷战时期,更为危险!

在这个意义下,由于共产党会伴随西化,伴随没有被彻底扬弃自己的西方社会、现代社会而存在,所以反共是做人的底线,可说是已经成为伴随近代化、西化而存在的一个挥之不去的原则!

3.族群撕裂、反人类罪与反共

为此,由于共产党会和现代社会共存,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更普遍化、更为根本地认识共产党的出现及存在,以及为何反共是做人的底线。

反共是做人的底线,绝对不只是一个政治口号,一个政治诉求,它有着更为广泛的意义,更深刻的历史根源及内容。它涉及到每个人只要活着,就一定要拥有,并且必须受到尊重的价值问题,当代人类社会及文化所面临的严重威胁问题。

在这个意义上,“反共是做人的底线”它首先对抗的是那种声称自己占有真理、代表先进,就可以进而永远霸占权力,对不同意他们的族群和个人可以不择手段地进行迫害、镇压,乃至杀屠的行为。而这一点,恰恰就是最近二百年,欧洲政教分离后为现代社会带来的结果——族群撕裂。

族群撕裂直接导致的就是反人类罪!

什么是反人类罪,反人类罪指的就是那些以“自己的”存在为最高的存在,为存在的标准,并且不择手段地去实现它。

这个“自己”指的或者是一个阶级、一个种族,一类政党或政府,一个地区地域的人,或者是一类思想或者观念组成的社团,一类性取向的集团,一个部落等等,他们以此公然蔑视其他人的存在权利,尊严,并且采取迫害和灭绝的方法来对待不同倾向、不同性质的族群。

在这个意义上,人们可以看到,最近二百年来的人类历史、现代社会急剧地加剧扩大了反人类罪的规模和程度,使它成为人类社会继续存在的最严重的威胁之一。

族群问题,从问题变成为人类社会的普遍性的严重问题,首先出现在欧洲。二百多年前,由于政教分离而带来了社会变化,在欧洲开始雨后春笋般地产生了各种形式的族群现象,并且迅速向世界各地蔓延。它们开始从各种角度分裂人群、社会和世界。这个潮流至今还在强势地进行,我们可以很容易地观察到,它包括最初的各类世俗国家的形成、阶级诉求、种族意识、地域意识的产生,以及最近一百年来的各类文化意识、思想性的社团、新宗教、性取向集团等等观念主义团体……。各种性质的撕裂此起彼伏,严重地造成了人类社会的不安、动荡,乃至两次大战及极权主义统治者们对国内不同族群的大规模地迫害甚至屠杀的灾难。

一党专制则是这种倾向最典型、最极端的代表,它带来的也是族群分裂带来的最残酷的后果;共产党和纳粹及法西斯则是一党专制、极权主义的代表。所以,“反共是做人的底线”,它代表及诉诸的其实就是,“反对族群撕裂”!

“反共是做人的底线”表示的是,对于撕裂族群这一倾向毫不犹豫、毫无妥协、最明确的反对;直接对抗的是这一倾向的极端化对人类社会带来的威胁!

如果反共而不反对任何形式的族群撕裂,即不反对以宗教信仰、以种族、以地域、以文化、以其它形式的党团、以思想、以性别等的撕裂族群及迫害,那至多不过是以毒攻毒,那造成的依然是社会及人的灾难。

所以,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意味着更广泛的内容。它不仅意味着反对族群领先,以及其造成的政治统帅一切,意识形态领先、意识形态化,它更意味着反对一切凌驾于普世价值,个人人权和民主之上的倾向。而这两点,也可以说是做一个有人味儿的人、有传统的人、懂得尊重别人的底线,或者说是做人的基础。它是对人类和睦相存的保障。

所以反的是极端形式的、具体存在的共产党及其一党专制,但是保卫的却是更为普遍的基本价值和思想方式、生活方式。

4.反共意味着做人必须有底线及禁忌

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我绝对不是要求每个人公开地去“反共”,因为我说的是价值问题、做人的问题,而不是政治行为问题!我只是想警告世人、告诫善良的人:对共产党不能够抱任何幻想!

要心里明白——这是一个恶魔,它永远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你!在它认为需要的时候,它就会毫不犹豫地连骨头一起吃掉你!

因为它是个恶魔,所以我不会劝你、怂恿你把头往刀刃上碰。只有别有用心的人才会煽动别人去公开对抗一个肆无忌惮、没有任何人类规范可以束缚它的恶魔!

我希望的只是:善良的人在面对共产党的时候,要尽可能地保持低调、警惕,在可以远离它的时候——及早远离它。

离心离德,这是反抗共产党最基本的办法;而不分青红皂白地直接对抗则是最愚蠢的做法;

时机到的时候,一举毫不留情地推翻它,在目前来说是推翻共产党的最小后遗症的方法!

在这个意义上,“反共是做人的底线”,它意味着的不是形式上的反对及斗争,而正是哈威尔所说的“生活在真实中”。这是拒斥共产党最有效安全的办法。

所谓“生活在真实中”,指的就是,从拒绝各种生活中的谎言开始,拒斥《真理部》灌输的生活方式,拒斥为一党专制“说”和“做”任何有利于它的话及事情。这是坚守人性底线,坚持那些每个人可以做到的、合乎规范的事情!而不是主动地配合统治者。做到这一切就是我所说的:

“反共是做人的底线”

坚守基本的人性及规范,就是反共,因为共产党是建立在反人类罪的基础上的。

“反共是做人的底线”——在可以看到的未来,大约百年内不会过时,因为在政党政治还存在的社会,尚黑团体还堂而皇之地在社会中招摇的社会,一定会面临这种性质的问题的挑战和威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