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美专家不能来华抗疫的背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武汉肺炎瘟疫肆虐之际,虽然川习至少两次通话(最近一次是2月7日),川普表示“(美国)正和中国紧密合作、共抗疫情”,但是,美方一而再、再而三提出的善意、合理要求——美国专家赴华抗击瘟疫,中共就是拒不回应。

这不仅与2003年美中合作抗击萨斯的情形相反,也与20多年来美中在传染病控制、癌症和其他非传染性疾病领域的合作背道而驰。

中共如此反常的背后,是不是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答案是肯定的。

1月6日,美国首次向中共提出派CDC(美国疾控中心)医疗队支援,之后又通过各种方式重申,但是,直到过了26天, 1月29日,据中共外交部发言人2月3日所称,中国卫健委才通过官方渠道答复美方,欢迎美国加入世卫组织联合专家组(1月28日习近平会见世卫组织总干事,同意接受国际专家团队)。

又经2周,2月10日世卫先遣专家组(3名专家)抵达北京。12日,美国CDC表示,CDC仍未获得中方邀请、派遣专家到中国协助世卫组织调查。

美国和世卫专家组赴华的意义重大。如美国乔治城大学公共卫生法律教授兼世卫组织国家与全球卫生法律合作中心主任Lawrence Gostin对美国之音说,“我会让他们大规模进驻实地,这样可以全面接触所有信息并独立核实信息,这样中国就会有真正的国际合作伙伴,一道应对这次疫情。”

但是,也如一位驻日内瓦的西方高级外交官对路透社所说:“如果(专家)小组未被拖延就及时到达(中国),显然会比现在好得多。” “这非常令人担忧和麻烦,我们现在还没有看到我们期望的(扮演)一个实质性和独立性的角色。”

中共之所以至今仍不允许美国专家赴华,就是担心其是“一个实质性和独立性的角色”,不能像国内专家一样被“维稳”。

对瘟疫患者和忧虑被感染的世人而言,揭示武汉肺炎病毒的起源和传播途径之真相,正是救命、保命之急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中共的排序却是“政治第一、维稳第二、科学第三”,老百姓的命它从没在乎过。

与中共相反,美国是“科学第一”。

自1月3日起,美方获得中共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称)。1月6日,美国首次向中共提出派CDC医疗队支援。1月29日,川普宣布成立“冠状病毒工作组”,负责检测、控制并减轻冠状病毒的传播,并及时向民众提供最准确、最新的信息(2018年川普曾签署《国家生物防御战略》)。

2月7日,就在川普习通电话不久,据美国ABC新闻网报导:白宫科学与技术政策办公室(OSTP)主任致信美国国家学院院长,呼吁召开专家会议,特别是召集世界级遗传学家、冠状病毒专家和生物学家就新型冠状病毒进行磋商,“尽快”调查本次病毒的起源,以明确目前的传播路径,并“为未来疫情爆发做好准备、更好地了解冠状病毒在动物/人类与环境传播等各个方面”。

美国为什么高度对武汉肺炎瘟疫的科学调查、研究?

一些迹象表明,美国政府早就怀疑此次病毒是生化武器泄露,而非来自大自然。比如,美国最先宣布撤侨,美国撤侨的飞机上有穿生化服的军方人员,向公众发出前往中国的最高旅行警告“切勿旅行”,美国禁止持中国护照者入境,川普每天会听取有关新型病毒的最新进展,等等。

这里还要提到中共炮制的三个谎言。这三个谎言先在大陆民间流传,令人惊奇的是,最后竟都端上桌面来,在正式场合从中共官员的口中讲出来。

第一个谎言,美国流感泛滥,比武汉肺炎严重得多。2月3日外交部的网上例行记者会上,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高调宣称: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近日报告,美国2019-2020年流感季已经导致1900万人感染,至少1万人死亡。截至2月2日,中共官方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17205例,死亡361人,治愈475例。美国国内仅11例确诊。这些数字对比发人深思。

这里且不说武汉肺炎疫情的真相比外交部发言人所说高出多少倍。仅就科学角度讲,如美国的流行病学家所说,把流感与武汉肺炎相比,是把橘子和苹果相比,是会误导的,因为这是把已知和未知的领域相比。

武汉肺炎病毒与季节性流感的最大不同是,科学家研究后者已有数十年历史了,对于它的传播、控制与治疗有一定的了解,而且流感疫苗也已问市。相比之下,对武汉肺炎病毒的了解微乎其微。这意味着,这个新病毒有可能是一匹脱缰的野马,其传播范围及致死率或会超乎科学家想像。

而且,美国并没有因为季节性流感采取封城等自我隔离措施,其它国家也没有因为美国的季节性流感而对美国实施旅行限制。

此外,据一项由复旦大学、香港大学和中国国家疾控中心共同完成的研究,每年因流感而死亡的中国人更多:2011至2014-2015年流感季,全国平均每年有88,100例流感相关的超额呼吸死亡,占所有呼吸死亡的8.2%(该研究发表于2019年9月《柳叶刀·公共卫生》杂志,题为“Influenza-associated excess respiratory mortality in China, 2010-15: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第二个谎言,还是外交部那个发言人,先称美国带了一个很不好的头,实在太不厚道(指第一个从武汉撤出其领馆人员,第一个宣布对中国公民入境采取全面限制措施等等),后又称“美国政府迄今未向中方提供任何实质性帮助”。

这个谎言中国老百姓看不过去了,质问道:中共一边批评美国“不给实质性援助”,为什么一边接受了美国特效药(美国最大生物制药商吉列公司研发生产的针对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瑞得西韦”,免费向中国开放特效药分子结构)?更荒唐的是,1月21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生物安全大科学研究中心与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国家应急防控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抢注了“瑞得西韦”在中国临床使用的专利。

其实,美国已经向中国捐赠了近17.8吨的医疗用品,包括口罩、防护服、纱布及呼吸器等。2月4日,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发推文说,“拯救生命的个人防护装备、医疗和人道主义救援物资”已发送到中国。2月7日,蓬佩奥宣布,美国承诺提供1亿美元,帮助中国和其它国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第三个谎言,武汉肺炎病毒来自美国。2月9日,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时提到,“有人说这些病毒是来自美方军事实验室而不是中国的”,尽管指这种言论不可信,但也变相的把这个谎言公诸于世了,只是急于撇清中共自身。

1月30日,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听证会上,美国共和党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表示,中共当局就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误导了社会大众,他认为这种病毒可能来自于中共的生物安全等级4级(P4)的实验室。科顿议员将武汉肺炎疫情描述为“世界上最大和最重要的事件”,而且“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更糟”。

尽管崔天凯明确指科顿的说辞是疯狂的,但他在关键问题上的含糊其辞和回避,却让美国对中共强硬的“鹰派”代表、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表示“非常震惊”。2月11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他说:“让我们逐渐揭开这件事的内幕,我认为重点是病毒是如何出现的,这是无论如何需要解答的,但现在不是追问这个的最佳时间,首要任务是对付病毒。不过,对于病毒来源,中共必须被追究责任。”

这就暗示,川普政府会对武汉肺炎病毒来源这个核心问题紧张抓不放,而且,美国已经在采取行动了。

这样,美国专家能否赴华独立的进行实地调查、研究,就成为中美之间的一个重大博弈了。

固然,中共必定是捂盖子、扼杀真相,但随着武汉肺炎瘟疫的扩张,疫情本身的压力与中共内斗的激化,却很可能迫使习当局改变美专家不能赴华抗疫的政策。为什么这么讲?请看下文分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