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五日同现透凶兆 中共内部分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易经》言:“天垂像,见凶吉”,《周礼·保章氏》以日月、星辰、五云、十二风辨吉凶、祲祥、丰荒,也是由来已久。近些年来,大陆异象、灾祸纷呈,其实都是在向北京中南海的当权者发出警告。2月14日,上天更是以一个罕见的天象,将中共高层所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危机昭示出来。

当日,内蒙古多地上空出现罕见的“幻日”现象。据当地民众拍摄的视频显示,天空中五个太阳光晕彼此相连,围绕成一个巨型圆圈,持续了大约1个半小时。“幻日”现象在大陆曾多次出现,但“五个太阳”同时出现非常少有,而这显然是凶兆。

撰写著名的预言《推背图》的唐代道士李淳风在《乙巳占》中写道:两日并出,诸侯有谋,是谓灭亡。天下用兵,无道者亡。两日并照,是谓阳明。假主抗衡,天下有两王并争。众日并见,天下裂分,百官各设,法令不一。王者并出,言天子多也。汲冢书曰:胤甲居于河曲,天有祅孽。

在李淳风看来,多个太阳同时出现,是天下分裂的征兆,在这种天象下,众多的官员各自为政,各地方的法令不统一,即各地不再遵循中央的号令。同时有多人“称王”,意欲篡夺政权。

李淳风还以夏朝第十二位帝廑(胤甲)为例,认为多日也意味着有妖孽作祟。史载,胤甲末年,天大旱,气候酷热异常,当时有十个太阳一同出现,先民们认为高温、干旱天气是妖孽作祟的结果。而夏王胤甲就在这高温、大旱之年死去,夏朝从此走向衰落。

如今,五个太阳罕见的再现中国大陆,李淳风预言的也在显现。首先是中共内部分崩、分裂已不再掩盖。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迄今,中共高层博弈一直未休。习在前几年虽然在反腐的名义下拿下了诸多江派人马,但并没有彻底清除所有在官场盘踞十几年的江派官员,尤其是江派头子江泽民、曾庆红等,还得罪了不少骑墙派官员,而习为了保党从而保权力,在中共十九大前与江派妥协,没有直捣黄龙,也让曾支持他的党内改革派失望。加之十九大后,习定一尊以己身,推出所谓的习思想,并默许主管宣传的王沪宁在媒体吹捧,大肆钳制舆论,进一步丧失了良心尚存的官员、民众对其的支持。官场阳奉阴违,说而不做,已是常态。除了江派伺机掣肘,党内高官均是各怀心腹事。

此前在中美贸易战、香港问题上,中共内部彼此斗的不可开交,已经通过媒体凸显,比如一会儿言辞抨击美国,要“奉陪到底”,一会儿180度大转弯,低头服软。一会儿谴责美国对香港所为是干涉内政,不应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一会儿在川普总统的干预下,放弃了百万大军开进香港的计划,等等。

如果说在上述问题上,不太关心时政的普通百姓没有太多感觉的话,那么一场席卷大江南北的疫情,则将中共党内之乱、中央内部博弈、地方的各行其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呈现在世人面前。具体如下:

一、在错过疫情最佳防控时间上,各方纷纷推卸责任。

消息显示,湖北抓捕8名披露真相的医生,没有将真相告知民众,从而错过了最佳防疫时间。对此,武汉地方官员暗示是没有收到中央的授权,所以无法披露,而海外媒体则报李克强曾在1月初建议以防控SARS的级别防控武汉肺炎,但没有得到批准。此外,还有人将矛头指向中国疾病防控中心主任高福,指其失职,没有在第一时间披露实情等。

而就在外界纷纷将最大责任人指向习近平之际,2月15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刊发文章,称习近平在1月7日在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上就疫情防控提出过要求,1月22日,鉴于疫情迅速蔓延、防控工作面临严峻挑战,其明确要求湖北省对人员外流实施全面严格管控。正月初一,则再次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并决定成立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字里行间传递的是习近平绝不背延误时机这个锅。蹊跷的是,新华社1月7日的相关报导只字未提疫情。

责任究竟在谁似乎仍是个谜团,但内里绝不简单,应该是有人在故意设局。

二、在疫情防控等方面,中央分裂,湖北换帅,地方各行其是。

大年初一,中共中央成立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却是李克强,随后赴武汉督战的也是李克强,还有主管卫生的副总理孙春兰。这让外界不免怀疑,习在逃避责任。不过随后,习近平公开表示,武汉疫情的防控由他“亲自指挥,亲自部署”。这似乎在暗示李克强担任组长却没有实际权力,习、李分歧难言。

而在疫情最严重的湖北,湖北前省委书记蒋超良在防控会上,多次只提到习近平和孙春兰,完全忽视李克强,而蒋超良与王岐山关系不简单,其子与马云等商界人士也关系密切。几日前,蒋超良和武汉书记马国强突然被免职,习近平的亲信、上海市长应勇空降湖北。这表明习对蒋等人并不信任,也不相信其可以解决湖北疫情问题,而另一方面似可印证,习可动用的亲信也屈指可数。

武汉肺炎疫情,也使各地相继采取严厉防控措施,封城,封小区,餐馆、酒店、商店等停业,各地官员似乎都在比谁更“左”,其结果是对本已不堪的中国经济给以更为沉重的打击。出于对经济的担忧,习下令各地尽可能复工,并敦促地方官员避免采取“更多限制措施”,甚至推出九项措施,推动企业尽早恢复生产。

然而,2月10日在大陆各地复工的当天,地方当局却各行其是。北京、上海双双公告对社区采取“封闭式管理”,北京要求返工人员抵京前14日内离开疫情高发地区,返京后还“必须接受医学观察或者居家隔离观察,否则依法追究责任”,上海要求重点地区来沪人员一律隔离14天,一律实施医学观察等,江苏无锡、扬州、泰州等地通告,来自湖北、浙江、广东、河南、湖南、安徽和江西等七个省的人员,一律劝返。还有些城市规定,企业复工前要求加强口罩、温度计、消毒药械等疫情应对物资准备,物资储备不少于5日使用量,这对于企业无疑是不小的负担。可以想见,为了因避免复工导致疫情扩散,官位不保,各地官员想尽了办法。

除了在开工问题上,地方有自己的小算盘,一些地方政府还违反中共的号令与指示,拦截过境的其它省市医保物资。2月3日,习近平在政治局常委会上,再次强调疫情防控要“坚决服从党中央统一指挥,统一协调、统一调度,做到令行禁止”等,但地方政府拦截其它省市口罩的事件仍层出不穷。

三、对于病毒来源,扑朔迷离,北京当局迄今仍未敢让美国顶级专家进入中国实地考察。

在病毒席卷全国后,中共喉舌将病毒来源指向了华南海鲜市场,但在海外自媒体援引专家的分析,指病毒应是人工合成,极大可能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以及被海外多名专家证实后,中共内部也曝出了多种说辞,有实名举报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的,有媒体曝光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和其院士丈夫舒红兵的,有披露“零号感染者”、武汉病毒是武汉研究所黄燕玲的,还有论证来自蝙蝠的,甚至还有的称是来自美国的生化武器。给人的感觉是有些人在故意放出消息。

有意思的是,石正丽和研究所不仅否认病毒来自该研究所,而且也否认黄燕玲感染。但习近平2月14日在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的会议上讲话时特别提到了加速推动生物安全立法,称要“加快构建国家生物安全法律法规体系、制度保障体系”,随后科技部推出《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各部门也强调要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确保生物安全,这似乎佐证了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不虚,这大概也是北京一再拒绝美国专家进入武汉的原因。

现在的问题是,病毒是无意泄露还是有人故意投放?如果是后者,又是谁?涉及高层博弈?目的是什么?对于这带给全世界困扰的病毒,习如何给世界一个交代?

四、“习明泽”发怪文,背后涉高层博弈?

近日,有自称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的人在品葱网发文称,肺炎只是小事,家父真的只是一颗棋子。文中还说,高层将迎来大乱斗,连家父都无法明白未来走向。家父没有出事情,只是在处理高层内斗。

笔者认为,这篇怪文应该是有人冒充习明泽,向外界透露一些信息,因为真的习明泽不会用这样的方式和口气为父亲辩解的,而冒充之人最有可能是习的对立面,目的当然是搅乱时局,但也以此告诉外界中共高层的乱斗真的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中共正面临危局。

五、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注册推特,并点赞海外的“习近平,请你下台,向天下苍生谢罪!”的一则推特内容,令人震惊。这不仅让人想到此前的新闻发布会,正是华春莹公开透露北京在1月初30次向美方通报疫情,而此时十几亿中国人对此却一无所知。华春莹这是什么节奏?其背后江派掌控的外交部意欲何为?

上述迹象都在彰显著中共内部分崩、中共高层有人意图夺权业已是进行时,恰恰应了五日同现的天象,恰恰应了天下有妖孽的凶兆。而仍在死路上狂奔的中南海高层,如果继续在中共的框架下打圈圈,想招术,是没有任何出路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