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疫情失控向谁追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杨光 / 嘉宾:横河)武汉确诊人数从完美曲线到暴增的原因是什么,临阵换将并非对付疫情,中共豪赌4月底新冠病毒自己消失能实现吗?战时管理和要求开工是对立而不可能完成的。世卫组织彻底失职。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武汉封城已经三周了,习近平在这期间多次催促各地抓紧复工,并且下令是不许阻碍复工,不许断路,不许遣返。相应的我们也看到了官媒报出来的疫情感染人数,也是连续的几天下降,这种操作当然大家都懂。不过奇怪的是,这个数字从2天前开始突然直线上升,每天新增上万人,和以前相比,这个是十倍的增量。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有人公开的和北京唱反调呢?这种逆操作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还有另外一件事情,习近平向川普保证说疫情到4月份就会结束,因为heat,也就是说天气热了,这个病毒就会消失。不过世卫组织又出来说这个病毒冷湿热天都能够传播。到底我们会面临什么样的未来呢?我们今天请横河先生来发表一下他的看法。

横河先生,我们看到习近平要求4月份控制住疫情之后,官方宣布的疫情感染人数是连续的8天出现了下降的趋势,但是最近几天又突然的大幅度上升,从以前每天新增上千人突破到每天新增上万人,这都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这是怎么回事呢?

横河:首先讲一下连续几天下降,这个下降趋势显然是根据习近平要求控制疫情才下降的。我们都知道这个过程当中,整个疫情过程当中,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哪一个数据是可以被信任的,基本上都是按照需要来发布的。

这次突然增加,我们先看一下湖北省的解释,湖北省说诊断标准改变了,查了一下,他是国家卫健委出了一个叫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根据这个第五版调整。

第五版是怎么回事呢?他给湖北省增加了一个临床诊断病例,就是用CT诊断。当时出来的时候跟核酸或者基因序列的确诊是分开来的,但说13日以后,要把它并起来都变成确诊病例。这一条在其它的省市是没有的,所以结果突然就这样了,就是说它不需要做确诊的核酸诊断,就是CT扫描符合那些标准就可以了。这个增加病例,它增加了14,840例,其中临床诊断病例是13,332例,就是90%,基因确诊是1,500例,跟前几天的趋势还是差不多的。

现在不清楚卫健委改变诊断标准的原因是什么。这个其实我们开始做节目的时候我就讲过,一定要核酸检查才能确诊肺炎是没有道理的,核酸检查相对来说在人类的疾病史当中还是比较新的一个检查方式嘛。没有核酸检查的时候,那根据什么呢?根据临床症状,再加上辅助检查,辅助检查包括血液检查、X光检查这些,就可以确诊了。尤其这种病毒性肺炎,这个肺炎本来就是根据症状来定义的,所以这种过分严格也没有道理的确诊标准,它除了掩盖真实的病例数以外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改标准呢,我想可能有这么几个可能性,第一个是应对国际压力,国际上专家的估计和大陆从湖北尤其是武汉传出来的消息,都指向中共的官方数字是远远低于实际情况的,这就是十几倍、几十倍的低。

主持人:因为现在毕竟是网络世界了,要完全隐瞒可能也有难度。

横河:对。另外还有一个高科技,现在还有人用武汉周围空气当中硫的含量来估计烧的人增加多少。当然这个方法不一定准确了,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手段确实很多,所以完全隐瞒很难。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性,在多大程度上需要公开透明?这个在高层可能有争议的,也许有人就利用国际的压力来争取自己的政治主动性,倒不一定跟信息透明化有关,即使这些人打这张牌,也不见得就是为了争取在中国信息透明化,因为都是中共统治的话,控制信息是必要的,必然的。

还有一个可能,正好这个事情发生在湖北换省委书记的时候,上海的市长应勇调到湖北当省委书记,就在这个当口,有人就认为可能他要把以前积累的病例释放一部分,这样的话把责任丢给前任,不然的话他去接任的话,一下子数量爆增的话,可能是不是就变成他的政绩都不好了?但是这个我觉得它的用处不大。

还有一点,如果是这样的话,换上新的人对疫情严重程度的公布,他可能更多的考虑得是自己的利益;和中央要求不一样的话,倒不一定是他有意做的,有可能是无意的,导致和中央的节拍不太一致,这是有可能的。

我觉得疫情是一个现实,它不会因为你公布了数字而改变这个事实,数字更多的反应的是政治。国外就有专家计算了,发现中共很长一段时间发布的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它都是可以套进一个数学公式的,说符合这个数学公式的是99.9%,那个人说他一辈子也没见到过这样子疾病的发展规律,就是自然界发生的,因为他说自然界的话一定是非常粗糙的数字,没办法来套到一个公式里面去。所以这种突然的爆增,西方人也谈了,只会增加世界上对中共这些数据的不信任度,不会增加信任度的。

主持人:您刚才也讲到湖北现在一个换将的问题,北京就是从湖北到武汉的大小官员都换了好几个了,古人说这种临阵换将是兵家大忌,这么匆匆忙忙的换上来的官员,不管他在当地多么能干,您觉得他到武汉他能干什么呢?

横河:我觉得临时换将可能有这么几个原因,一个就是有人需要为目前的灾难性的情况来承担责任,这是第一。

第二,那么是谁的责任呢?我们看是不是这些人是要负主要责任的。现在武汉“汉网”不是有一篇文章为武汉市长喊冤吗?它就披露出来去年12月份上报到国家卫生部门了,那就应该是国家卫健委。然而抓八个医生封杀信息的是武汉当局。但是如果你说这个就是武汉当局的责任的话,那倒也不见得,为什么?全国的警察都是这么操作的,到现在为止还在这么操作,而且现在的各地抓这些网络上发布信息的人,一点都不比开始的时候抓那8个医生要轻,有的更重。所以封杀舆论和封杀疫情,在中共的系统里面没有错。
信息发布还有后来的诊断标准、确诊病例数都是由中央一级的部门决定的,也不是地方上决定的,但是地方上有没有责任?当然有。习近平也说他一直在负责。问题在哪里呢?我们可以看一下,2003年已经有了SARS的经验教训,而且当时就撤了北京市长和卫生部长。这次把2003年SARS所犯的所有的错误,一个不落的全部重新犯一遍,也就是说它不一个人两个人的问题。

临阵换将的话,我觉得它本来就不是为了对付疫情。湖北武汉的负责官员,包括省长、市长、省委书记、市委书记,他们曾经试图部分的推卸责任,就是把锅推到中央去,推到国务院,这个是不能被容忍的。但是处理了他们并不能改变我们上次谈到的地方势力的离心倾向,如果是因为这个处理他们的话,反而会加强。我觉得临阵换将更多的是为了安插自己人,就是把自己的亲信插到那里去,是为了效忠,而不是为了疫情。

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看一下就本来那些措施,就中共当局所采取的措施,你像突击建造这个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建造方舱,它就不是为了治疗嘛,这些关进去就是为了隔离而不是为了治疗。那为什么非得建这些医院,建这些地方呢?它是为了宣传。

我们还看到就是一刀切的这种封城,根本就不顾后果,就把民众置于危险之中,还说什么是打一场,要打胜一场对病毒的人民战争。包括这个公布的数据就是玩数据游戏;网络封锁啊、网络监控啊,这一些都是中共官员的日常操作,就是说换谁上来都是干这一套最懂行,就是最厉害的。

至于说抗击疫情的话,中共的制度、系统它不是为这种事情设计和建立起来的,官员也不是为这个来当官的,所以换不换都一样,换谁也都一样。

主持人:那么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川普前几天他就对媒体说,习近平向他保证疫情在4月份一定会结束。那么之前有很多人认为说,中共可能会利用这次疫情向美国要求暂缓执行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定。因为签协议的时候,北京就知道疫情发生了,所以在协议条款中还写了如果有重大的非人力控制的重大状况出现,可以要求减缓购买数量。所以很多人当时就认为说就是为现在打下的伏笔啊。

那么我们从最近美国官员透露出来的情况,而且从习近平对川普的保证这个口气来看,中共它其实没有打算要求暂缓执行,或者减少购买数额。您怎么理解这个问题呢?

横河:首先,我觉得保证疫情4月份就结束,这个就非常奇怪,全世界的专家现在没有人敢保证疫情什么时候结束。这也不是大跃进,那时候大跃进,当然“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这个也不是那样子。

和SARS、和MERS、还有这个大流感都不同,医学界、科学界现在对这个新冠病毒还有这种肺炎,现在总算给它起了个名字了,叫COVID-19,有人说就是可畏的19,对它的了解非常有限。国内现有的措施,至少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是有效的;国外目前采取的隔离措施是不是有效的话,还要观察。所以说怎么能就保证4月份结束呢?这是一个。
然后你讲到就是暂缓执行,我想即使是中方要求美国暂缓执行这个协议的话,它也不会在现在提出来。因为协议的采购部分是两年期的。一个是这还不是即刻的危机,就说这两个月如果说没有能够完成的话,美国也不会去催,因为它第一年就是以年底为界。另外一个是中共它要面子,它不大会由习近平直接向川普本人提出来,因为一提出来的话,难保川普会不会把它马上说出来,一说出来就变成公开信息了。

主持人:川普肯定会说出来的。

横河:对呀,所以习近平就没面子了,所以肯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估计多半是要把这件事情拖到年底,因为马上美国大选就要开始了,大选竞选开始的时候可能就顾不上了,而协议反正在那里,所以说要到竞选完了以后,中共也准备把这个拖到年底,到时候完不成再说,不会现在说的。

这一些,就是定几月份什么疫情会结束,这些都是政治,你像钟南山先前还预测说2月中旬或者是2月底达到高峰,然后就会下降了。他这个有多少是根据医学或者科学做的猜测呢?病毒是不听他指挥的呀!

主持人:你看这次中国的疫情对中国的经济是造成了非常大的损失,这个是大家都看得到的,所以习近平就几次三番地强迫工厂要开工。但是我们在另外一方面,我们又看到北京同时它也宣布进行战时的管理模式,就表示疫情非常严重。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开工,他能解决经济压力吗?

横河:这是一个对中共非常大的挑战,而且现在完全看不出来中共有什么措施、怎么来应对。首先看一下战时管理,因为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城市,或者是一些机构的内部实行这个战时管理。

你说北京,实际上是北京市卫健委,它的卫健委内部进行战时管理,因为它管不了外面,当然是因为疫情严重,而且这个疫情还在加重。但是这种战时管理它比较有效的是对付民间的抗争或者是社会动荡,但是对付病毒疫情它未必有效。因为对付病毒疫情是一种非常专业的事情,不是军事管制或者戒严就可以解决的。

再一个,经济它有自己的规律,尤其是在全球化的经济时代,这个和战时管理的这个理念和实践正好是相对立的。作为全球供应链和生产链的一部分,它需要的是什么?是流通,就是人员的流通、物流的流通。所以中共在改革开放以后加入世贸以后,它基本上,事实上就把农村到城市的这个流通给打通了。

而战时管理恰恰是阻止流通的,你像现在各地都在封路,严重地阻碍了这个物流。部分地区还在征用民间财富,那就是直接抢劫了。那谁知道这个生产的时候,这个物资的供应过程,因为现在生产嘛,它不会留很多存货,原料和产品都不会留着,都要靠物流。那么谁知道这个物资供应和产品什么时候在路上被征用了呢?
昨天那个央视新闻不是传达了习近平要求各地复工的这个指示吗?但实际上我们知道2月初的时候已经有过类似的指示了,你还讲了不许封路啊,不许阻碍复工啊,还不许遣返啊,但是根本实行不了。它倒不一定是地方当局有意识的抗命,而是说限制疫情扩散也是个死命令,而开工也是个死命令,这两个命令之间本身是对立的,就是说作为地方当局来说的话,它要执行这一个,那一个肯定执行不好;要执行那一个呢,这个肯定执行不好。这是命令本身无法执行的一面,当然也有我们上次提到的就是地方自保的这个因素在里头。

大规模开工它其实还会马上面临的问题就是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有一部分劳动力它是来自封城封省的地区,就是他们根本就出不来,也有是自己暂时不回城里复工这种情况,还有城里不接收这种情况。现在还不知道这一方面的影响有多大,但是肯定会有影响的。

再一个问题就是节后劳动力回流的时候,这个回流的过程是大规模的人口迁移,对于控制疫情肯定是不利的,就是中国专家他也都预测到了,就是说大规模的人口复工可能会造成新病例的高峰,又从新出现一个新的高峰。我觉得中共当局现在完全是那种豪赌一把,它赌什么呢?就是赌这个病毒自然消失。所谓4月份消失的话,实际上它赌的就是这个自然消失。

主持人:就是天气。

横河:就是天气,对。现在很多措施,包括这个正面歌颂和宣传都是为这个来准备的,因为现在这种宣传没有用,疾病还在发展过程中;但是一旦它消失以后,它就可以说这是因为它抗病抗出来的。就跟这个SARS的时候是一样的,其实SARS也是自然消失的。所以它现在很多措施吧,是赌这个病毒自然消失,而不是针对疫情的。

主持人:我们看到是钟南山团队最近有一篇论文,刚才您讲到的国内的专家,应该也是钟南山,他自己就说大规模开工它会有一个就是新的爆发病情的高峰。那么他的团队最近有一篇论文又拉高了大家的恐惧感,它是说目前的检测方法有很多感染者都检测不出来,而且很多感染者他也不发烧,还有一些说五次检验都是阴性,最后又出一次阳性。所以大家就在讨论说这个病毒是不是已经变异了呢?那您怎么看?

横河:这个病毒已经变异了,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这个是一种RNA病毒。RNA病毒的特点就是突变快,所以它的变异是一直在发生的,就是从它传出来开始就一直在发生。

你看香港那篇论文它实际上讲的是一个家庭,家庭几个病人身上的病毒分析出来都不一样。这一次的新冠病毒,它和SARS不同的传播特点和临床特点,也不见得就是变异的结果,很可能是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就是说这些特点,只是说最近才引起注意的。
其实几个特点包括潜伏期可能更长,在潜伏期甚至被认为是痊愈以后都有传染性;那有些感染者现有的检测检查不出来,这里可能有病毒的特点,也可能有检测试剂的问题。美国CDC就发现他们这次发给各个州的检测试剂有问题,所以现在要从新发,就是说有些确诊病人检测不出来,那还有很多是不发烧的,这些都使这个病更难控制。

现在人们担心的是病毒突变的方向,就是那个方向谁也不可能预测。从现在看,传播方式方面,它已经更像是流感而不是SARS那样子难控制了,传播方式已经是非常糟糕的了。如果突变向毒性更毒的方面走的话,那就非常可怕了。就是国际上对这件事情,对流行,非常不乐观。

哈佛的一个教授他警告说,这次这个疾病的流行应该是才开始,说其他国家很可能没有办法阻止在自己国家的爆发。因为现在各个国家都还没有爆发,还都在控制阶段,他说很可能无法阻止。那么还有一个就是英国的帝国理工学院做预测模型的那个教授,他就担心说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全球大流行的早期阶段,所以这些都是不容乐观的。

主持人:以前像SARS时期,都是说天气一热这个病毒就消失了,就不起作用了,所以大家都认为说到夏天,或者4、5月份,这个疫情就会消失,习近平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最近世卫组织说,这次的病毒是干冷湿热天气都能传播;然后又有一些专家现在出来说,其实戴口罩也没有什么用,所以感觉上是防不胜防。

横河:世卫组织说这个干冷湿热天气都能传播,其实流感也是干冷湿热天气都能传播的,现在有人认为夏天流感少的原因是因为夏天太热了,人与人之间保持一个距离,扎堆的现象比较少,所以传播就比较慢一些,有人是这么说的。国际上确实是对这个天气热了疫情会消失这种说法没有那么乐观。

你讲到世卫组织,世卫组织这次其实是广受诟病,因为他在政治上向中共磕头,一个劲的去吹捧中共抗击疫情的措施多么得当,为了这个还过迟的宣布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另外还有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还继续排斥台湾。他是以中共提供的信息为准的,中共提供的信息就很明确了,谁听了谁就倒楣嘛。日本那条邮轮现在不是隔离吗?感染的人数当中确定感染的有一个,就是去检查的那个检疫员,就是卫生检查员,他没有按照最高级别来保护自己,结果就被染上了病。结果日本方面现在说什么呢?他是按照世卫组织的建议做的,世卫组织说不要这么保护,所以他们就按那个做了。

那么世卫组织这个建议从哪来?他是根据中共的说法来做的。可是世卫组织这次是完全没有起到一个国际卫生组织带领全世界抗击这种突发的传染病的作用,这完全是政治原因。
中共其实还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挑战,当然这种事情在别的国家可能也算不上挑战,就是3月初的两会,我们知道两会当然就是扰民,这次湖北反应缓慢,有一种说法就是1月初的时候,就是疫情刚刚露头还有可能控制的时候,就是因为湖北开两会,所以把事情给耽误了。因为两会期间,别的事情都停下来了。

这个是可能的。就是对于中共的各级党政主要官员来说的话,两会当然比疫情要重要得多。你要是把两会拖了,或者是不开的话,那毫无疑问的,这个官是当不成的。至于疫情的话,当然这回是当不成了,但是不见得都会。

在外部的话,而且要两会开不成,或者两会受到什么影响的话,中共还真的没办法推。民航停飞的话,它可以说是美国的阴谋,美国带了头,别的国家也跟上。那两会要开不成的话,它就推不到美国头上去了。而要开的话,谁也不能保证这么大的聚会这个疾病不流传。这个两会可是中共最重视的面子工程,而且它是代表了中共统治的,是一种统治的象征。

主持人:的确现在网上有一种声音是说两会有可能会推迟,当然会不会推迟,我们下面再继续观察。但是我们注意到网络平台上最近的一篇文章是非常有意思的,它是说崇祯亡国的时候,大家都在等着他下令。那么结合到当下的形势,这个剑指何人是非常明显的,那现在这篇文章就被很多人转发。那以前您分析的时候,我们还只是说各地官员只是在互相甩锅,还没有甩到最高层,那现在有这种声音出现了,您怎么分析呢?

横河:上次其实我们是没有分析,那个现象已经开始有了,这就是高度集权的体制,它必然会出现的这种现象。因为权力和责任本来就是一体的,尽管在这种集权政权当中,追究责任不容易看出来,但实际上是存在的。就是个人,尤其个人集权的话,当然他的权力很大,但是追责的时候也非常容易,因为这时候你就没有办法向别的人身上去推卸责任了,这个机会就没有了。

如果我们从长远分析的话,当然这个疾病的出现和传播,它是中共的罪恶,我们刚才都讲了,就是说换任何人可能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因为是它的常规操作。但是在这个系统里面的每个人他都要承担自己的一份责任,当然责任和他的职位是相匹配的,所以剑指最高层这是必然的。

但我们实际上要注意的是什么呢?就是说这个是指个人集权,但实际上再追究下去的话,会有很多的人去想到,而且会很自然的去推到中共统治这个关键问题上面去了。因为个人能够集权,他是以中共统治为基础的,所以说最高当局的责任和中共作为统治集团的责任,这两者是不可分的,而且最终这个责任也一定是他们的。

主持人:好,那么这次节目就谈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