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官员嫌弃病床不愿住 百姓无床相继死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19日讯】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疫情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每天都在攀升,几乎所有医院目前都一床难求。然而却有人嫌弃医院病房不愿就医,也有人因为没有病床而含恨离世。

新冠肺炎肆虐,武汉医院一床位难求,但竟有人因为床位设备差而不愿意就医。

香港《苹果日报》2月16号报导,湖北省司法厅退休副厅长陈北洋,一家3口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却因为嫌弃医院病房“达不到厅级干部标准”,坚持不愿就医,执意居家隔离,甚至还搬到另一个没有感染的社区居住,四处走动,引发邻里检举。

2月12号,社区人员、司法厅、警方及医护人员上门劝导5个多小时后,陈北洋提出三大要求才愿意走。要求包括:第一、本人是厅级干部,要住好医院,并且要单人房;第二、要与儿子在同一间医院,以便照顾;第三、同意当天做检测,若是阳性就住院,阴性则不走。

13号,警察再度上门,僵持一个多小时,陈北洋总算愿意搭乘公务用的私家车前往医院。

就在退休官员耍官威的同时,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常凯在14号因感染武汉肺炎去世,他死前“奄奄气息”时写下的遗书,透露一家4口连遭到数家医家以没病床为由拒收,只能回家自救,最后活活被新冠病毒肺炎熬死。

一个疫情两样情。有人嫌弃医院病房不愿就医,有人因为没有病床而含恨离世。

中国问题研究人士 张健:“像常凯导演,他也有社会的资源,而且他的父母、姊姊都是武汉医疗体系的人,就是在医疗体系的人,按理讲,可能会得到比较不错的照顾。就在这个时候,他都没有办法得到,一床难求,这就同时证明好多问题。在武汉它的病房到底有还是没有,那么通过陈北洋这个事件,我们能看到床还是有的,就是永远都会存在留给这特权阶级储备的病床,这些病床是绝对不会给你老百姓的。”

常凯一家的遭遇在中国网路上广受议论,网友认为,连常凯这样的中产阶级家庭都发生这样的悲剧,可以想像更穷的家庭该有多么绝望。

张健:“为什么共产党一面说着对疫情的关心,一面连一个退休的人员都能作威作福,摆出这种样子,草菅人命,你就能感受到在疫区,当下执政的人他对于真正患病的病患,他们所采用的是什么样的一个态度。”

武汉市民昝成礼做了两次核酸检测,已经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目前他还在隔离点等待床位,他希望能尽早离开这里,免得又传染给别人,他太太已经也出现症状了。

武汉市民 昝成礼:“做了CT单肺有点炎症,不像我双肺都有感染,我给社区反映了,能不能给我老婆做一下核酸检测,最起码能确诊一下,因为毕竟家里有两个小孩。

武汉市民蔡小倩13岁得了尿毒症,2月13号,同济医院的血液透析中心以患者疑似新冠肺炎为由,拒绝提供透析治疗,让患者上报社区等待安排或自找出路。社区告诉她回家等通知,蔡小倩的父亲多次打电话询问都没有结果,目前蔡小倩一个人独居,情况十分危急,非常需要透析治疗,父亲只好上网呼吁,救救他女儿。

蔡小倩的父亲:“她就是医院要求做透析的病人全部做一个CT检查一下,检查后又发现肺部有点感染,特别感染之后,医生说要让做核酸检查。”

武汉市民上传视频,抗议这个政府不作为,不把人民当人看。他们现在买不到药,等不到病床,现阶段谁抗议谁就有事。

武汉市民:“我发声,我也很危险,我也知道。但是我已经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满院子的人在医院里面,没有病床,没有医药。CCTV(央视)讲的那个新闻全部都是假的!全部!”

居住在武汉的作家方方,在武汉封城的那一天,也就是23号,开始写封城日记,记录疫情的真实情况和救援行动的荒谬。方方说,在武汉几乎人人心理上都有创伤。

16号的日记她写着,“岁月在灾难中没有静好,只有病人的死不甘心,只有亲属的胆肝寸断,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

“武汉人的痛,不是喊喊口号就能缓解的”。

采访/常春 编辑/黄亿美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