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常凯一家4口活活熬死 姐姐之死被诬境外势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19日讯】近日武昌医院护士柳帆感染武汉肺炎病逝。消息称,柳帆是已经病逝的湖北导演常凯的姐姐。常凯在遗书披露,他全家感染武汉肺炎,辗转多家医院哀求哭拜遭拒收,最后在家活活熬死。值得关注的是,柳帆之死最初在网络曝光时,中共网警还辟谣称,这是境外势力的谣言。

常凯一家四口的死讯最先由一位署名“天天”的网民在微信曝光:“请记住一个护士的名字:柳凡。她是武昌医院注射室的护士,大年初二还在上班,当时没有防护服,基本裸奔,结果全家感染,父母过世。”

随后贴文被大量网民转发,四川绵阳网警15日在微博辟谣称,这是境外势力的谣言。

时隔1小时后,武昌医院在微博上证实,该院一名叫柳帆的副主任护师,被肺炎夺去了生命,享年59岁。她在梨园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注射室工作,院方对她过世表示哀悼。

网民纷纷批评重庆网警:
“为了政治目的辟谣无底线了!”
“想起政府说肺炎没有人传人的证据”
“凡是为老百姓着想,说出真相让老百姓早已经防范的警言,他们都说是境外势力造谣。”

图为2月16日武汉一医院的隔离病房。(STR/AFP via Getty Images)

2月18日,党媒报导说,有网友16日提问:柳帆是在一线抗击肺炎的工作中感染的吗?网传她的父母和弟弟都因肺炎疫情去世,是真的吗?她还有家人在吗?在武昌医院和其他武汉医院医护人员的防护服、口罩够用吗?

武汉发布回复说,59岁的柳帆是副主任护师,她在2月2日之前一直正常上班,3日至5日轮休3天,6日发烧不适,7日被确诊为新冠病毒肺炎,当天就住院治疗,14日晚抢救无效病亡。

武汉发布说,柳帆去世前,她的父母和弟弟也先后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丈夫和女儿目前正在隔离观察中,尚未发现感染新冠肺炎。

财新发文说,柳帆是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常凯的姐姐,两人分别跟随父姓和母姓。

近日,网传一份常凯死前的遗书,透露他全家连遭数家医家拒收,最后活活被冠状病毒性肺炎熬死。(合成图片)

近几天来,关于常凯一家4人相继染病去世消息引发网友们的关注。

湖北电影制片厂于2月16日发讣告说,该厂“音像部”对外联络部主任常凯因感染新冠肺炎,于14日清晨去世。

当日下午,常凯居住在别处的姐姐也因染疫离世。常凯的父亲于1月25日(大年初一)出现染病,前往医院均告无床位,回家自救,父亲在家撒手人寰后,其母在4日送院,不久染病去世。17天内,一家4口相继死亡。

网上广传常凯的遗书中称,除夕夜全家原本要在饭店享受大餐,但被勒令撤订。隔天,父亲出现发烧等症状,前往多间医院求诊均说没床位拒收,失望之及,回家自救。1月27日老父含恨病逝后,母亲也染病过世。

遗书中说,他和妻子也在照顾双亲的过程中也染病,再度辗转多家医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轻”,无法为自己找到一个床位,直至病入膏肓,失去了医治的良机。

在遗书中,常凯对妻儿及亲友说“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目前常凯的妻子仍患病在家,其儿远在英国。

从常凯一家4口患病后,辗转多家医院哀求哭拜仍一床难求,不难看出武汉疫情之重,为害之烈!也可看出疫情中武汉普通民众患病后只能在家等死的绝望现状。

2月13日,退休人员马女士对《自由亚洲》说,近一个月来,武汉协和医院、中心医院等多所医院,很多医务人员感染,有些是副教授,有些是主任,他们感染了肺炎,有好几个都去世了,因此需要外省支援。

她说,应该说他们的医疗条件都是很好吧,但都救治无效而身亡,那么普通的民众呢?他们能得到这样的救治吗?

近一个多月以来,中国民间传出大量在死亡边缘上挣扎求生的武汉患者的求救信息,仅2月12日凌晨4个小时内,在微博上就有超过200个新冠肺炎患者的求救贴,表明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数量仍在跳跃式激增。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