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中国工厂复工必须有个前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国大陆的工厂,新年过后,在当前武汉瘟疫的特殊状况之下,到底应该复工还是不复工?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这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经济、政府GDP、卫生防疫、和公共安全的问题,还涉及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权力的问题。有些武汉疫区被隔离的人们说,复工染病会慢慢死;不复工没得活会马上死。是这样吗?这几乎就像英国戏剧家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里的那句名言一样,“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疫情笼罩下的中国,很多地区的经济生活都陷入了停顿。但路透社的报导称,习近平警告官员,“防疫不要过头,从而威胁经济发展。”什么是“防疫过头”呢?中国存在过度防疫的问题吗?中共目前应对武汉瘟疫的措施,对讯息的封锁,对疫情的掩盖低报,医疗设施和物质的缺陷,都显示出这个政府是管治无方、镇压有力,这样的政府会有过头的防疫吗?

但即使就目前中共的做法看来,围绕复工的争论,凸显武汉瘟疫对中国经济的打击。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企业开工力调查•报告》的数据说,高达67.7%的企业难以承受2周的延期开工;能承受1个月以上延期开工的只有7.1%,能承受2个月以上延期的企业只有1.7%。诚然,每延误一个月的生产,对企业来说,就是8%的收入没了。两个月是16%,三个月就是24%。大部分企业的利润,制造业一般不超过10%,服务业可能有20-25%,而如今预期的瘟疫进入三月、四月,甚至第二季度、第三季度,意味着这些企业注定今年会出现大面积亏损,如果它们还能够熬到下半年的话!

是的,中国工厂不开工,影响的还不只是中国经济,世界经济都会受影响。这都是需要开工的因素。韩国和日本的汽车工业已经受到影响,美国的医疗设备制造商Valeritas已在申请破产,这个生产胰岛素贴片的医疗公司说中国的工厂不能发货了,供应链中断。而中国经济衰退,政府财政吃紧,现在调动兵力、警力、隔离、封城、集体供菜,都需要大量的钱,现在中央政府缺钱,地方政府瘟疫前就财政亏空,都在寄希望与开工。中共还需要开工来证明岁月静好、歌舞升平呢!

中共政府最担心的,还不是那些零售和餐饮业的小店撑不下去,吃苦耐劳的中国人肯定会撑下去,瘟疫离开后,小吃店、早餐店还会回来。中共最担心的是制造业的厂家,一旦他们熬不到瘟疫过后,他们肯定会不得不退出全球经济的供应链!因为世界不会等中国那么久,供应链会转移、重组、新的供应商会在越南、孟加拉、印度、台湾迅速的涌现。美国也会加速川普总统所呼吁的制造业回流,甚至提前达到目标。

但中共国务院推出的九项措施,要求企业尽早恢复生产,什么隔座乘车、体温监测,能够保证有效吗?新冠状病毒已经可以以气溶胶的形式空气中传播了,“隔座乘车”怎么能防止传播呢?病毒潜伏期已经超过24天,甚至有40天的了,并且许多传播者是无症状的,根本不发烧,“体温监测”又怎么能行呢? !

开工,就意味着封城是不能继续执行了!开工和封城,是截然对立的。百万人进城开工,造成疫情再爆发,已经不是推测,而是事实!苏州一家公司开工,一个人被确诊,结果200个工人被隔离,回不了家,只能把被褥送到工厂!如果我们甚至不知道瘟疫是否人工合成,是否是实验室泄露,不知道真正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那也就不知道死亡率,我们也就不能知道疫情的拐点,也就不能做出复工与否的决定!那位可怜的中共院士,原本是很受尊敬的老人,但他的“拐点论”已经三次延期了,再延下去,院士的老本也就会倒腾光了!

所以,开工和不开工固然是一个问题,但世界有理由质问中共、要求中共当局先满足一个先决条件,再讨论复工。必须有这样一个前提,那就是中共必须立即开放言论开放讯息自由,实现彻底的透明,然后再根据讯息和事实进行评估,找到真正的疫情资料和拐点,然后才能讨论、决定是否可以复工、如何复工、在什么规模上复工这一系列重要的决策!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讲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