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中共防疫:封闭管理 监测舆论 移动焚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0日讯】为应对疫情,中共当局升级防疫措施,在许多小区实行全封闭管理,禁止民众外出。警察因此沿路抓人,暴力执法更加肆无忌惮。评论认为,中共的所谓全封闭管理,是只有封闭没有管理,使病毒在社区继续传播。

湖北全省2月16号实行新的封闭管理措施,包括全省城乡所有村组、社区、住宅区、居民点,实行24小时最严格的封闭式管理,要求所有居民足不出户,药品和生活必须物品等采取集中采购配送等方式进行。

很多地区因此出现了警察沿街抓人、城管上门砸店、民众被绑着示众等暴力执法现象。

旅美时事评论员 唐靖远:“这种一刀切的禁令,表面上看能切断传播的途径,减缓瘟疫传播能起到一些作用,但是同时也造成大量的人道灾难。我们看到有很多的患者他得不到有效的治疗,导致大量的家庭出现群聚性的感染,甚至出现灭门这样的惨剧。还有很多因为相信政府宣传,说这个疫情很快就要好转,甚至很快就拐点,结果导致生活物资储备不足。”

评论认为,小范围的全封闭,可能帮助控制疫情,但全封闭管理根本是各自为政,只有封闭没有管理,只是让病毒在社区继续传播。

唐靖远:“所以这次我们看到它应对瘟疫也是不例外,就是全国各地的小区实施全封闭管理,其实它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管理,它实质上只不过是简单粗暴的强制性的禁令而已。”

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认为,真正的封闭管理其实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

唐靖远:“涉及到的是,被隔离群体全方面的,从他生活物资的供应,到他的精神需求,还包括很多基本的人权得到尊重等等。它本来应该是一整套的社会良性互动的巨系统,一个庞大管理的工程,而中共所谓实施的封闭管理,它实际上只有封闭没有管理。它的封闭方式,采取的就是一种暴力强制。”

中国问题研究学者薛驰认为,封闭式管理只会让疫情更加严重,后果不堪设想。

中国问题研究学者 薛驰:“当然我们不希望出现这样的后果,但可能会出现的后果是什么,把这些封城,老百姓不管你有没有疫情都封闭在小区里面,如果这个小区有疫情患者,那么它通过空气传播也好,通过一些粪便、下水道,通过这些途径传媒,最终会使整个小区都变成一个死区,一个城市变成一个死城。”

薛驰表示,重大疫情发生必须保证科学第一,但是在中国的科学家几乎是被维稳的,连世界卫生组织的先遣小组到中国,也被排除不能去武汉。

据《大纪元时报》披露一份湖北省委宣传部的内部文件,要加大宣传做好疫情防控宣传教育和舆论引导工作。成立包括“舆论引导管控、舆情及时回应、意识形态管控”等11个工作组。

薛驰:“在疫情迅速升级这么危险的时候,中共念念不忘的是维稳,是封口。所以它可以迅速组织1600个人,来进行网络上删帖、禁言、封口、找人。”

文件还说,将网络作为宣传的主阵地,让主力军上主战场,调动了超过1600人来管网络言论,并作为业绩汇报。

唐靖远:“目的就是防止民众知道疫情的真相,这次的瘟疫其实之所以失控,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政府的恶意隐瞒。因为隐瞒疫情最多死的是老百姓,但是如果公开疫情,允许真相传播的话,死的可能是中共这个政权。所以我们就看到在疫情公开这个问题上,中共实质上是把自己逼入了绝境,所以他们就只有一条路走到黑。”

就在疫情蔓延之际,有数十台移动式“垃圾和动物尸体处置方舱”进入武汉。据报导,每个“方舱”长20公尺,体积约30立方公尺,可移动式的应急处理生活医疗垃圾、动物尸体。在方舱焚烧炉中,可以维持850°C焚烧两秒,令病菌无法生存。

许多网友议论,“到底死了多少人?”“不够烧,还要调派移动焚化炉…”,也有网友说,“难怪不让外国医疗团队来帮忙, 就是怕他们目睹。”

采访/常春 编辑/黄亿美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