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亚洲病夫”辱华?华日3记者被驱逐真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1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2019)疫情仍在持续发酵,现在又衍生出了新的情况。昨天(2月19日),《华尔街日报》的3名记者被中共当局吊销了签证,限令他们5天离境。

前天,在中共这个动作之前的几个小时,美国国务院把五家驻美国的中共官方媒体指定为“外国使团”,比“外国代理人”又高了一个层级。

动作有先有后,从时间上来看,似乎是中共对美国采取的报复动作。那么美国指定5家中媒为外国使团的原因是什么?中共又为什么驱逐美国记者呢?互动的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北京驱逐《华日》3记者

昨天,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记者会上表示,驱逐3名《华日》记者,目的是惩罚这家报纸不久前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耿爽称,外交部和官媒以及社交媒体上,一再提醒对这个标题“加以注意”。但《华日》既不道歉,也不处理相关责任人。耿爽说,“对发表种族歧视言论、恶意抹黑攻击中国的媒体,中国人民不欢迎。”

被驱逐的3名记者,分别是《华日》中国分社副社长李肇华(Josh Chin)、记者邓超,还有澳洲籍的记者温友正(Philip Wen)。

不过中共的动作之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随即发表声明,谴责中共驱逐《华日》记者。他说,“成熟、负责任的国家都知道,自由媒体报导的是事实和看法。正确的回应是提出反驳论点,而不是限制言论。”

拥有这家报纸的道琼斯集团首席执行官威廉·刘易斯(William Lewis)表示,文章题目并没有冒犯的意思。他在发给法新社的声明中说,“这个题目显然使中国人(中共)感到气恼和担心”。

《华日》的文章说了什么?

那么《华日》的文章究竟写了什么呢?这个要先搞明白,然后再看看是不是中共说的什么“种族歧视、恶意抹黑”等等。

查了一下《华尔街日报》网站,耿爽指的文章,题目是《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is-the-real-sick-man-of-asia-11580773677】,是2月3日发表的一篇英文文章。文章的链接我放到了文字稿里面,大家可以去查阅。

文章大体写了两部分内容,一个是中国正在爆发的武汉肺炎,另一个是中国的金融经济。

文章表示,人们不知道新冠病毒有多危险。但是有迹象表明,中共在设法掩盖真相。并且在疫情控制不住的时候,中共当局才有反应,不过效果并不理想。目前中国封了几十座城市,几乎所有工厂关闭。但病毒仍然扩散得越来越广,威胁越来越大。

文章认为北京的应对措施明显不到位,却拒绝美国专家援助抗疫。所以国内外普遍认为,这场流行病传得这么快、这么广,是因为北京当局的决策失误造成的。

文章指出流行病不仅威胁人们的生命,也对中国经济有一定影响,中国经济将会出现急遽下降,而且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长期结果——全球公司供应链“去中国化”。同时流行病也会导致金融市场动荡不安,致使大宗商品价格下跌。

文章做了一个比喻,从长远来看,中国的金融市场“可能比中国的野生动植物市场更加危险”。虽然中国的经济实力给人的印象深刻,但“仍然很脆弱”。中国经济如果崩溃,影响会很大。如果致命性的病毒和金融市场动荡的蔓延叠加在一起,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前景随时可能发生改变。

文章最后说,“21世纪一直是黑天鹅时代”,“冠状病毒的流行不太可能在中国最后出现”。

网友嘲笑中共的反应

说到这,大家应该明白了,除了文章题目用了一个“病人、病夫(Sick Man)”之外,看不到中共所说的什么“种族歧视、恶意抹黑”的内容。

有位网友说,“其实吧,sick man在英文里不是贬义词。一个国家的经济什么的出了问题,也有这个词,意思就是正常状态不会这样。因为种种原因,你的系统没正常运行,就会用sick man。有卡西欧的可以查查,sick man就是个形容病人的很普通的词。”

另一位网友表示,这个标题的问题是亚洲病夫和东亚病夫联系起来了。共产党一直宣传中国被称为东亚病夫,是档(党)领导中国站起来了。如果现在又被认为是东亚病夫,那党的领导就没有任何意义,从病夫到病夫完全是浪费时间,加上对中国人带来的伤害完全不值得。就算毛左都会被激怒,后果很难收拾。

下面一位网友更有意思,“笑死我了,共匪不宣传,我都不知道有这篇文章。”

还有一位网友调侃,我也认为这个标题违背客观事实。正确的表述应该是“中国是亚洲真正的病态婴儿”。

网友的这个调侃,其实指的是中共控制下的中国。按照国际社会正常人的眼光来看,中共的种种行为很怪异,把人们的思维和言行都变得不太正常了。这并不是五毛党所说的什么“黑中国”。

《华日》总编辑马特·默里(Matt Murray)在写给新闻部全体员工的简报中表示,“毫无疑问,《华尔街日报》仍将全面致力于报导中国方面的消息,秉持最高的新闻报导标准。将继续报导中国,无所畏惧,不带偏袒,不含动机,只报导真相。”

顺便说一下,其实这3名记者并不是文章作者。作者是一位叫沃尔特·罗素·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的评论人士,这3名记者纯粹是被顶罪了。

驱逐《华日》记者的2大原因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就么一个词,何以惹恼中共?又是“愤慨”、又是“谴责”,又是“严正交涉”,并且驱逐《华日》3名记者,至于吗?

稍微分析会发现,中共恼羞成怒大概有二方面原因。我们分头说一下。

原因之一:5家驻美中媒被指定为“外国使团”

昨天,美国国务院正式宣布,将常驻美国的5家中共官方媒体指定为“外国使团”。美方要求他们像外国使馆一样,向美国国务院登记在美国的雇员信息和财产状况,“新政策立即生效”。

美国国务院官员表示,美国的新政策并不会限制他们进行任何新闻报导,也不会干涉这五家媒体的报导范围。他们所雇用的记者仍然可以参加国务院新闻简报会等美国政府机构的活动。

被指定为“外国使团”的5家中共官媒,第一个自然是经常为中共发表“权威消息”的新华社(Xinhua News Agency),这是中共的官方通讯社。中共发布重大新闻,大多是通过新华社。其中一些机构经常制作内参,提供给高层官员阅读。

第二个是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它的前身是中共央视的国际频道,也就是CCTV4。去年与福克斯女主播翠西·里根连线对话的那个刘欣,就是CGTN的主播。

第三个是《中国日报》(China Daily)发行公司,很多人还记得,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中国日报》在《德梅因纪事报》上刊登了一个付费广告,实际是一篇攻击川普政府对中共实施关税惩罚的文章,目的是打击共和党的票仓。

第四个是国际广播电台(China Radio International),也是中共政府面向全世界说话的扬声器。

第五个是《人民日报》(People’s Daily)海外版的美国总代理海天发展公司。

这几家媒体,都是中共的喉舌机构,不是真正的媒体。它们所做的宣传,用北京领导人的说法就是“讲好中国故事”,说白了就是替中共在国际社会上唱赞歌、涂脂抹粉。

外国使团与外国代理人的区别

大家知道美国有一个“外国代理人法”,2018年美国司法部要求新华社和中共环球电视网CGTN的美国业务登记为“外国代理人”。CGTN去年完成了登记,但是新华社一直没有登记,也不清楚它会不会遵守这些规定。

那么这个“外国使团”与“外国代理人”有什么区别呢?

“外国代理人”指的是在第三国积极履行外国国家政策的团体或个人。不过,一般情况下,这些团体和个人没有“官方外交人员”的身份,隐蔽性更强一些。

“外国使团”就不一样了,一定意义上说,它就像一个国家设在另一个国家的使领馆,代表着国家政府。那么这里面的人,也就自然有了一层官方外交人员的身份色彩。美国方面在应对这些机构和个人的时候,就会多一层考量,他会认为面对的是中共政府。

换句话说,这5家媒体的任何动作,美国政府都会认定是中共政府的动作。其中人员的说法做法,就是中共的观点和行动,不再是单纯的个人行为。

共和党资深参议员卢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表示,中国共产党或许可以在中国大陆动用审查制度,并把明目张胆的宣传伪装成新闻,“但这在美国没有立足之地”。他在写给美国之音的邮件中说,“美国人员在与外国政府的代理人,特别是兜售威权政权宣传的代理人打交道时,应当知道这一点”。

为何指定为“外国使团”?

美国国务院实行这个新政策,国会两党多位议员纷纷表示“大力支持”。

卢比奥推文说,“这些中国(中共)官方媒体机构都是中国(中共)政府在美国的行动工具。要求他们注册为外国使团的决定值得欢迎。早就该这么做了。”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里施(Sen. Jim Risch, R-ID)声明说,“我赞赏将五家中国(中共)媒体机构指定为外交使团的决定。在美国,我们相信新闻自由,我们知道这类组织不是自由的——它们受到中国共产党的直接控制。”

民主党参议员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 D-NJ)也推文支持国务院的决定,“这是正确的行动”。

其实华盛顿这项决定已经讨论很久了。近些年,越来越多的美国官员表示,应该在签证上对中共的新闻机构实施严格的对等待遇。之前没有实施,部分原因是担心可能会限制新闻自由。《纽约时报》表示,美国迈出这一步,目的是打击中共在美国的广泛影响和情报工作。

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乔纳森·特里(Jonathan Turley)对《纽约时报》表示,“长期以来,中国(中共)一直用记者身份掩盖情报活动。”

仅仅是过去的一个月,检察官就对中共的情报活动提出了多起诉讼,其中涉及哈佛大学的科学研究,还有美国最大的信用报告机构之一艾克菲(Equifax)在2017年遭到的骇客攻击事件。此外还指控华为以及它的两家子公司犯有联邦敲诈和窃取商业机密罪。

文章引述国务院高级官员的说法,针对中共实体的“法律攻击已经展开”。美国的这个动作,是向中共政府施加新压力的一部分,是川普政府对抗大国对手战略的一部分。

说到这已经清楚了,美国指定这5家媒体为“外国使团”,肯定会对他们的行动有很大的限制。中共再想用媒体作为掩护,实施伤害美国的行为,将会受到很大限制。它再想收买美国政界官员、商界人士恐怕不那么容易了,盗窃美国知识产权也不那么容易了。

网友看得很清楚,“美国把共匪的大外宣(《人民日报》、新华社等5家官媒)拉清单了。共匪就拿三个记者撒撒气,惯性操作,大家莫慌。”

原因之二:外媒记者报导武汉疫情真相

其实中共驱逐《华日》记者,还有一个不能明说的原因,就是杀鸡给猴看,制造寒蝉效应。

有这么句话:怕见光的,可能就有问题。中共就是这么种情况,它害怕一些事情被人们知道。远的不说,眼下这场武汉肺炎疫情,有很多事情是中共在极力掩盖的,不想让外界看到真相。

拒绝新外记去武汉

有外媒记者1月23日向当局要求,希望去武汉进行采访。但中共外交部以武汉市政府“已经公开宣布外地人员近期不要去武汉”为理由,冠冕堂皇地拒绝了。

中共的这个理由,看上去像是为人着想,“你别去,去了有染病的危险”。但实际上不说也知道,中共不愿意让更多记者到那里。记者越多,黑暗面被曝光的就越多。

在武汉封城前,《华日》的记者,还有其它一些媒体记者已经在那里进行采访了。封城以后,他们仍然坚守在那里,不断向外界传递他们的所见所闻。

比如今天《华尔街日报》就报导了一则消息,“中国非新冠肺炎患者面临就医难”,这就是一线记者采写的报导。文章真实地记录了一些身患其它疾病的人,在武汉封城后得不到继续的医疗救治、生命危在旦夕的事。

这些事,都反映着封城所带来的影响。而这个封城的决定,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谈话中透露出,是北京当局放弃武汉一座城、保全世界的做法。就是说把1100万武汉人民已经舍出去了,是死是活,让他们听天由命。所以那里缺医少药、医护人员紧缺,很多染病的人得不到救治,被活活拖死。

这些事,中共怎么可能让外界知道呢?即使百姓生活再困苦,死的人再多,它也要营造一种“欢乐祥和”的假象。

中共疫情宣传加码

今天收到网友发来的一份文件截图,从内容看上去,是中共在疫情宣传上的系统安排。整个宣传分为国内和境外媒体两部分,并对不同媒体做了不同安排。

国内官方主要媒体负责发布表层信息,然后《环时》、凤凰卫视、搜狐、百度等负责“官方解读”。再由微博、微信、抖音等等进行“信息二次加工”、“三次加工”。另外安排一些转移危机关注点,寻找背锅对象。

境外媒体主要是利用“国际化包装的信息”为中共做“正向引导”。同时安排一些海外人故意发布一些“三分真七分假”的信息,进行“反向引导”,让人觉得海外媒体“不靠谱”等等。

中共的这些安排,层层级级分工有序。目的就是让人们相信党说的一切,相信中共媒体说的一切。只要人们都相信党妈的话,它认为政权就会稳定,利于它的统治。

外记戳破疫情真相 中共心头大患

而境外媒体记者,不只是《华日》记者,还有其它国际主流媒体的一些记者。这些在武汉疫区一线采访的记者们,简直是中共的心头大患。

比如法新社记者亲眼目睹了一名老人在街头倒地身亡的过程,也见证了当局的整个处理过程。有当地居民告诉记者,那名老人是武汉肺炎患者。报导以后,很多其它国际媒体都转载了文章,并配发了记者拍下的图片。

等于是外媒记者揭开了中共的遮羞布,使外界真实看到了疫区的情况,感受到了疫情的严重性。这一下触到了中共的痛处,马上兴师动众,还专门找到老人的家属“辟谣”。然后让老人的家属们出面“澄清”,说老人不是因为染上武汉肺炎去世的,而是因为其它原因离世。

如果没有外媒记者,那名老人可能永远不会被中共媒体报导,中共官方也不会提到。但是被外媒记者报导后,中共遮丑就难了。

所以在美国指定5家媒体为“外国使团”的时候,它翻出了《华日》在半个月前的报导,说它“辱华”。一来拿《华日》记者出气,还可以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二来对美国进行报复。但中共是打死也不敢明说。

好,以上就是今天节目的完整内容,是否对您有一些帮助呢?如果您喜欢并希望继续收看新闻看点,您可以点击视频右下角的欢迎订阅,这样我们有新节目上传,您就可以第一时间得知消息,也希望您把新闻看点分享给您周围的人。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