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被撤职也要说——武汉一官员曝光当地乱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18日,一位身处武汉疫区前线的中共党员官员,冒着风险在网上发文,曝光了当地疫情防控中存在的诸多问题,戳破了中共自我营造的抗疫正面形象。很快,这篇文章就被删除。

文章一开头,这位官员自称,“虽然快到耳顺之年,理应睁只眼闭只眼;虽然冠心病高血压缠身,理应少动肝火。但是,身居‘毒王楼’,投身抗疫前线,目睹乱象,人命关天,不吐不快。哪怕受到处理,也在所不辞!”

接着,文中列举了武汉抗疫中存在的四大乱象

首先是封管不严密,形同虚设。

据这位官员披露,2月10日武汉宣布对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2月14日又发了补充通知,对开放式居住区打围硬隔离。但是,一是隔离设施不到位,到2月18日仍然存在漏洞。二是值守流于形式,人员脱岗严重,很多值守人员象征性问一句,不测体温,不查证件,更不看通行证。三是拦不住,住户频繁出入,没有授权,值守人员管不住,依法管理的规定没法落到实处。有的住户拿出自己的王牌工作证,不把值守人员放在眼里。

其次是隔离不到位,殃及邻里。

作者说:“目前看来,病人在家隔离就是个笑话。”各级指挥部一道命令,将隔离任务甩给社区。社区没法承担这么重的任务。以他们社区为例,工作人员好像不到10人,要管3613户!万人左右!

刚封城时,很多小区都有没法确诊、没法入院的实际患者。小区配3辆出租车,没日没夜跑也不够病人用,况且司机没有防护服,也不愿拉病人。打120,也要有医院接收才出动。这样导致患者和患者家属天天奔走在小区、社区服务中心和医院,使染病者成几何级增加。

事实证明,在“应收尽收”之前,健康的人躲在家里,确诊、疑似、发烧、密接四类人员天天在外奔走!这种本末倒置的假隔离导致水果湖街道在2月13号之前就出现了580多名确诊患者,弹丸之地,四类人员当以数千计。而他们一个小区,不算密切接触者,当时三类人员就达90人。他们楼栋就有9人,成了名副其实的“毒王楼”。

哭天不应的患者被拖死后,报到社区,社区工作人员没有防护衣,更找不到收尸的人。病人去世后,家属将死者衣物堆在楼道,社区无人,也找不到人去消杀清理。如此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交给赤手空拳的社区人和志愿者,不知是谁的主意!

三是排查不严格,后患无穷。

作者说,2月8日,中央指导组发出动员令,打响抗疫人民战争,连续几天,超过3万干部职工下沉社区开展拉网式、网格式排查,怎么查的,天不知道,他知道!有人居然号称排查了99%!2月16日,在指导组推动下,武汉市再次开会布署,要求三天内“一把手”亲自上阵,“不漏一户,不漏一人”。方法是配齐工作力量,公安、社区、网格化一体化推动。但事实上,这还是没法落实。三天就要过去了,就他们社区情况而言,只能说:听说过。

武汉有2000多个社区,公安、社区显然没有力量。下沉的三万党员职工平摊到每个社区才十几个人,靠这十几个人,三天连住户人口底数都摸不清,三年也不可能完成排查任务!他所在的网格共564户,微信群建了8天,入群的才30余人。这二天从严管理,很多住户为了组团买菜,入群者今天才达到134人!微信不入群,敲门不开门,看灯光估么?看电表蒙么?在他们这种沦陷区,连估和蒙的人手都找不齐!

四是疫区住户不知道真实的情况。

武汉人真被谎言害惨了。我们一直不知道真实的情况,连本楼情况都不知道。这一切我们都应该有权知道,而且知道了对防疫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作者说。

据说,没有疫情的楼栋贴红条,有疫情的贴白色的告示。可他们楼前一直没贴任何告示。大家都以为是“无疫楼”,封城后每天进进出出没当回事。在他们水果湖街辖区上班的人,都不知道水果湖的疫情,不知道这附近征用了6家酒店作为隔离点,不知道有580多确诊患者,不知道有上千甚至数千的四类人员,天天大摇大摆地进进出出,悠悠晃晃地散步遛狗!直到2月12号,他才得知他们小区有90个四类人员,他们楼就有9个(至今还有7个)。

武汉人真被谎言害惨了”!试想,连当官的都恨恨的这么说,底层百姓就更可想而知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