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远快评】北京2月底须控制疫情的秘密

2月底疫情将得到“控制”?官方统计方法一再更改 数据也要服从“大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2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2月20号星期四,我是唐靖远,感谢大家继续关注我们的频道。

今天还是想继续和大家讨论有关武汉肺炎的一些话题,毕竟现在打开电脑手机一看,中国的新闻几乎全是这场瘟疫,其它几乎看不到什么新闻了。

病毒来源仍是谜:病毒基因序列2大疑点

首先我想接着上次的快评,和昨天热点互动节目的直播,补充一些有关病毒来源的内容。这部分内容涉及到很专业的东西,不太好理解,我也只是请教了专家之后,非常粗浅地谈谈个人对这部分内容的理解,也不一定理解准确,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也是希望如果有懂行的专业人士,可以加入我们的讨论并予以指正。

之前的节目我们已经提到过,就是关于这个病毒的基因序列上被专家发现有2大疑点,一个是E蛋白,另一个是S蛋白。我先补充一下有关E蛋白的一些问题。

到目前为止,根据公开的学术信息,武汉病毒和南京军区发现的舟山(蝙蝠)病毒,以及(武汉病毒所)石正丽今年公布的云南新马蹄蝠病毒——我们为了方便大家理解,这里就简称云南病毒——这三个病毒的E蛋白都达到了100%一致。在专家看来,这是一个非常难以解释的反常现象。什么意思呢,有朋友问过我,说既然E蛋白这么一致,不正好说明武汉病毒有可能就是由云南病毒或者舟山病毒变异来的吗?说明它们之间有亲缘关系吗?

是的,这个理解从逻辑上看似乎是成立的。而且,云南病毒和武汉病毒的基因序列达到96.2%相同,舟山病毒也有89.1%相同,是目前已知冠状病毒中和武汉病毒基因同源性最高的两种病毒。换言之,武汉病毒来源于这2种病毒的可能性最大。

但是有一个关键因素需要解释清楚,就是无论武汉病毒来源于刚才提到的两种病毒中的哪一种,都说明这个病毒成功实现了跨物种传播,对病毒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因为病毒整个生存环境,它依赖的各种生化条件都发生巨大变化,所以病毒必然也要发生很多关键的变异,它才能在这个全新的环境中生存。比如,病毒的形态、组装方式、传播方式以及病毒的致病力等等,正常情况下都会相应发生改变。

而根据目前病毒专家对冠状病毒的了解,这许多的功能,都和E蛋白有密切关系。也就是说,如果病毒成功发生了跨物种传播,发生了关键的变异,这个E蛋白也要发生相应的变异才是正常的。不管变异多少,有变异才是正常,而一丁点都不变反倒是不正常。

所以我们就看到,专家对这个E蛋白的质疑的关键其实就在这点上。如果武汉病毒是某个原始病毒自然变异的结果,那它的E蛋白应该和那个原始病毒不一致才正常。但现在我们看到两个被认为最有可能是武汉病毒来源的原始病毒,云南病毒和舟山病毒,它们的E蛋白都和武汉病毒100%一致,这是一个客观事实,而且是一个很奇怪的事实。当然目前的专家,无论是支持病毒被人工干预的,还是不支持有人工干预的,谁都没有更进一步的证据来彻底解释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奇怪的现象。那么站在科学家的立场,他肯定要提出种种假设,然后一步步去求证对吧,科学家就是这样的一种研究思路。

我们都知道,在面对一个未知的现象的时候,任何一个负责任的科学家都不会肯定地告诉你这百分百是什么原因,他们都是用概率来看问题。所以,对这个E蛋白的应该该变但却没变的现象,我请教过一个病毒专家,他就告诉我说这几乎不可能是自然现象。那我觉得换种表达方式,就是说人工干预的嫌疑非常大。

至于S蛋白的疑点,其实我觉得也不复杂,我们可以用钥匙来打比方。首先有个背景需要说明,不是说病毒一进入人体了就能造成你被感染。人体细胞都有密码,不同的细胞密码还不一样,就像一把把不同的锁。病毒要想进入细胞内真正起到破坏作用,必须要有解开这个锁的钥匙才行。

现在我们都知道了,武汉病毒拥有和萨斯病毒几乎一模一样的钥匙,这就是为什么武汉病毒也具有和萨斯一样强大的传播力的根本原因。这把钥匙就是S蛋白,那个病毒图片满身都是的小蘑菇,就是那个东西。

在基因层面,科学家发现萨斯病毒入侵人体细胞的那种亲和力,实际就是病毒的传播力,是由这个S蛋白某部位的5个位点决定的,武汉病毒的S蛋白也有这5个位点,但被发现其中4个位点的氨基酸片段被替换成了其它的东西,而最奇怪的是,这种替换一点没有影响这个S蛋白的3D构像。

什么意思呢,我们还拿钥匙打比方,就像一把铜钥匙上有5个齿,其中4个齿的材质发生了变化,被替换成了其它材质,但这5个齿的形状仍然保持不变,一点不影响其开锁的功能,甚至替换后的钥匙开起锁来还更快更方便。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已经有专家发现,这4个位点的改变,大大加强了武汉病毒的入侵力。

病毒为何像是有高智商?

如果有朋友是第一次看到这个视频,或看到关于这个S蛋白的内容,很可能会情不自禁发出感叹说,这也太精准了吧,怎么这病毒像是有高智商。是的,科学家发现这个现象的时候也是同样的感受,这就是为什么很多科学家质疑武汉病毒有人工干预嫌疑的主要原因之一。

因为自然变异发生如此精准的改变,那么的恰到好处,是非常令人难以置信的。但专家依然是用概率来看待这个现象,只是他们认为自然发生这种堪称完美变异的概率实在太低。

那位备受争议的印度专家,他的结论是这4个位点被替换的片段,是艾滋病毒的片段。其实准确点说,应该是类艾滋病毒片段。因为有其他专家指出来,说这几个片段并非艾滋病毒特有的,在其他一些病毒也可能存在。

好的,我们简单总结一下,关于病毒来源,其实就是两条线,病毒基因学方面有2大疑点,显示病毒有很强的人工干预的嫌疑。而石正丽的研究轨迹,我们上次节目聊过,就是一个如何对病毒进行人工干预,使其获得跨物种传播的能力。

这两条线目前非常接近,但客观地说,还没有发生最后交叉。从已知信息看,石正丽在2015年制造的那个杂交病毒,算是半成品,因为只在小鼠身上试验成功了,在人体身上好不好使,到目前没有任何公开的资料。

所以,病毒来源的最后真相,还有待进一步的挖掘。白宫要求调查病毒来源,当然是因为他们有了充分的理由,所以才要求采取措施。

好的,关于病毒来源的问题,我们就暂告一段落,以后如果有了新进展,再和大家一起讨论。下面我们接着和大家聊一下疫情最近的几条新闻。

数字诡异 湖北为何“核减”?

昨天最受关注的新闻,莫过于武汉和湖北官方通报确诊数据的差异问题。湖北卫健委20日公布,2月19日0~24时,全省新增确诊349例,但武汉市新增为615例,反倒多出266例。这个奇怪的数字当然引发舆论哗然,然后党媒就煞有其事出来解读,说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数字倒挂,是因为湖北很多地方进行了“核减”。这个核减可算是中共发明的又一个新词,就像失业叫做下岗,破产改称重组,亏损叫做负增长一样。

按照《人民日报》的说法,核减的原因,是由于官方的统计标准改变,使用了第六版诊疗指南,剔除了临床诊断病例,导致湖北省内不少地方数据往下减,所以才看到全省新增确诊数字小于武汉这个奇怪现象。

大家可能都记得,仅仅一周之前,湖北官方通报确诊病例数据,一夜暴增14,840人,也是引发舆论哗然。然后官方解释说,原因也是因为修改了诊断标准,也即是官方公布的第五版诊疗指南中,加入了临床诊断,也就是不一定非要核酸检测阳性了。当然,很多人都在猜测说,实际上是因为湖北新官上任,为了政绩好看,要先去库存,所以修改诊断标准的真实动机是为了甩包袱。

按照这个逻辑,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由此推论,现在再次180度转弯,修改诊断标准,重新坚持核酸阳性,放弃了临床诊断标准,其真实动机是为了防止再次背上包袱呢?

我觉得可能还不仅仅是这一点。

按照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于2月20日召开的记者会上解释说,这次第六版的诊断标准为什么要改回去,是因为基于核酸检测的能力已经大大提升,可以快速地进行甄别,使疑似病例快速进行排查;改善了当时在武汉地区大量病人集中发病,导致核酸检测不能及时满足临床需求的情况。所以,第五版采用临床诊断标准只是当时特定情况下的权宜之计。目前的实验室诊断能力已经完全可以满足需求,所以第六版诊断要按照全国一盘棋,也就是一个标准。

我们都知道,此前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2月7号接受央视采访的时候公开说过,目前对疑似患者使用核酸检测,只有30~50%的阳性率。也就是说,有至少一半患者是假阴性。他还特意指出目前都是采用咽拭子的办法采集样本。

这样一来,问题就来了。可能很多朋友也都看出来了。官方修改诊断标准的依据,是核酸检测的数量充足了,以前很多人轮不到用,现在可以用上了。但这并不是核酸检测的阳性率提高了。核酸检测的数量多少和检测的准确性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

我们看到官方的说辞中,从头到尾没有一句话提到阳性率,也就是说,核酸检测并没有发生技术升级,其阳性率在这短短的两周之内并未得到改善,检测试剂数量再充足,依然有超过一半的患者会被漏掉。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如果按照官方要求的一户不漏、一人不漏这个标准,这个漏洞可以说开的比那些官员的脑洞还要大。

修改诊断标准的秘密 2月底须控制疫情

但为什么官方明知这么大漏洞,还是要坚持修改呢?我觉得真正的原因和复工有关。

瘟疫迟迟不能控制,已经重创了中国经济,这是官方强制各地复工的最大原因。好多地方出现企业抢人现象,甚至有的地方出现公安强制台商复工,可见复工已经是政治要求,要强制执行的。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算是中共经济智囊吧,他就在一场研讨会上说,如果疫情控制在1月,经济影响的主要是消费,重点是餐饮、住宿、娱乐、旅游、交通运输等服务业。

如果控制在2月份,影响就要扩大到实体产业,涉及到工业、建筑业、农业;如果延伸到3月以后,影响到就是长期生产力,将有大量企业无法履行合约,发不出薪水,现金流撑不住,就要倒闭破产,这时候就是伤筋动骨。

所以他建议当局应争取在2月底控制住疫情。实际上,我们看到官方已经在开始发动2月底控制疫情的舆论攻势,什么大数据统计,官方通报数据,专家预测等等,都来了。

但是复工必然带来瘟疫扩散的风险这是客观存在的对吧,现在已经出现不少例子,一家企业出现一个感染者,结果就是几十甚至几百工人被隔离,费用还要企业自己出。所以,很多企业就不愿复工,明里暗里抵制。

当局其实对这点非常清楚,否则也不会推迟举行两会了。我们看到官方甚至不得不公布了西城区一个官员被感染的案例,西城区是中共党政机关所在地,防范最严的地方,都被病毒攻陷,说明疫情实际上仍然在恶化,所谓的拐点很可能是为了复工而人为制造出来的数据。官员们自己不愿承担感染的风险,却要逼迫大众复工维持他们的统治机器运转,而且还不想表现的吃相太难看,那要怎么办呢?这个时候,修改诊断标准就成了杀手锏。

什么意思呢,按照规定,确诊病例要隔离治疗,密切接触者也要隔离观察至少14天,对企业来说这个损失就太大。现在修改诊断标准后,至少有一半的假阴性不能列入确诊,那么这个人就只能算疑似病例。

根据最新的第六版新冠肺炎诊疗标准,疑似病例本人要进行隔离并做进一步检测和治疗,而密切接触者只是需要进行检查,并没有规定一定要全部隔离。那么也即是说,企业可以继续开工,不管有多少人可能已经被感染,只要病人核酸检测是阴性,他就永远是疑似病例,不至于影响了企业复工的政治大局。

换言之,修改后的诊断标准,客观上成为复工的一大松绑令,给政府的强制复工铺平了道路,只要患者不确诊,企业就必须撸起袖子加油干。临床诊断标准的诊断权在医生手中,政府不好控制,现在核酸检测诊断权在政府手中,那就很好办了,一切都是党说了算。至于真实的感染者是什么后果,官方现在不是已经在铺垫舆论了吗?要像流感一样看待这个病,以后会和大家长期共存,所以大家适应适应就行了。

好的,今天就讨论到这里,我们下次见。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