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武汉肺炎 朝媒:隔离约380外籍人士 3000人受监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4日讯】毗邻中国的朝鲜截至目前还没有通报感染武汉肺炎的案例,卫生专家认为,贫困朝鲜的疫情恐怕比中国“严峻许多”。今天(24日),朝鲜官方媒体报导,平壤当局已对大约380名外籍人士采取隔离措施,另约有3000人因出现可疑症状而受到监控。

朝鲜官媒“朝鲜中央广播电台”(Korean Central Broadcasting Station)报导说:“我们目前全国已隔离大约380名外籍人士,同时对那些从海外旅行回来者、接触过他们及出现异常症状者加强隔离、医疗监控和检测措施。”

报导并未提供这些外籍人士身份等细节,但他们似乎是派驻平壤的外交人员和涉及海外贸易人士。

报导也强调已强化防疫措施,尤其是在位于朝鲜西北部、毗邻中国的平安北道(North Pyongan Province),宣称约有3000人因出现可疑症状而受到监控。

图为,2020年2月6日,平壤Songyo针织厂的工人生产防新冠状病毒的口罩。(KIM WON-JIN/AFP via Getty Images)

俗称武汉肺炎的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已蔓延28国,包括韩国有超过100例。

中央社报导,但是朝鲜“劳动新闻”于18日报导指出,全国2500万人未出现确诊病例。世界卫生组织(WHO)当天也支持此一看法,世卫官员在日内瓦告诉记者,“没有迹象显示”朝鲜出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朝鲜官媒播出画面显示,身穿防护衣人员在公共场所进行消毒,卫生人员则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危险性对民众进行教育。朝鲜已停飞中国航线,并对抵达平壤旅客进行筛检。从中国入境的外国人一律隔离一个月,就连外交官和援助人员也不例外。

尽管中国在朝鲜对外贸易占比约达9成,朝鲜仍关闭两国逾1400公里长的边界。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FRC)上周表示,已在朝鲜靠近中国边境4个省动员500名志工支援检疫并投入卫生工作。

尽管如此,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引述韩国媒体指出,数名出现类似感染武汉病毒症状的朝鲜人于最近几天死亡,不过报导无法获得证实。一名于2016年脱北的前外交官也对朝鲜官方数据有所质疑。但朝鲜人民和内部消息都被领导人金正恩政府牢牢掌控,国际机构难以求证。

与朝鲜接壤的中国辽宁省、吉林省共已通报逾200个武汉肺炎确诊病例。从中国合法和非法入境朝鲜相对频繁,加上中国一开始延迟通报疫情,在在令人忧心病毒恐怕早已传入朝鲜。

香港城巿大学副教授、亚洲卫生安全专家唐宁思(Nicholas David Thomas)说:“朝鲜与中国边境黑巿网络猖獗。因此只要走私进出的人当中有一个感染,那就够了…而且两国都不会马上就知道。”

分析认为,一旦病毒真的进入朝鲜,将会迅速散播,因为除了首都平壤,其他地区的医疗机构设备不足,情势演变将导致本就健康欠佳、营养不良的朝鲜人民陷入更大风险。

韩国延世大学国际诊疗中心所长印耀翰(John Linton)指出:“如果新型冠状病毒进入先天失调而且欠缺医疗照护的朝鲜,死亡率将会大为提高。由于当地人普遍营养不良,情况会比中国更严峻许多许多。”

据联合国指出,43%朝鲜人营养不良,总数约有1100万人,而且粮食安全普遍没有保障。还有许多人缺乏干净水源。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公布的2019年全球健康安全指数(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在对流行病传播作出迅速反应和加以减缓的能力方面,朝鲜是195国中倒数第一;整体卫生安全与能量的评比则排名第193。

不过WHO驻朝鲜代表萨尔瓦多(Edwin Ceniza Salvador)指出,平壤“有检测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的能力,因为他们有PCR(聚合酶连锁反应)机器”。

萨尔瓦多在声明中说,WHO去年在香港为朝鲜实验室的技术人员和专家进行检测流行性感冒的训练。他表示,朝鲜卫生部于去年12月30日至今年2月9日间筛检7281名入境旅客,在过去一个月期间发现141人发烧,这些人对武汉肺炎病毒全部呈现阴性反应。WHO也对朝鲜提供护目镜、口罩和手术罩衣等设备。

IFRC联合国常驻观察员布莱维特(Richard Blewitt)指出,朝鲜不太可能拥有对抗任何一种流行病的充足物资。他说:“我确定朝鲜政府有一些药物和口罩等等之类的,但是因应任何重大冠状病毒的必要设备数量不够。所以我们必须进行动员。”

朝鲜之所以会缺乏相关物资,这源自于联合国和美国实施制裁,就连比486处理器更先进的电脑也不准进入,而这是1980年代末叶出现的技术。电脑是拥有先进医学技术所需。

布莱维特表示,IFRC正在申请将检验试剂、体温计和诸如防护衣、护目镜、口罩等防护装备运进朝鲜的制裁豁免。

然而,平壤当局采行诸如外国人员不得离开住家等激烈措施来防疫,这基本上让援助团体无用武之地。布莱维特指出,就连救援物资是否准入都在未定之天。同时,因为美国实施制裁的关系,外界没有直接的金融管道可以对朝鲜进行交易,换句话说,必须徒手运送现金。

他表示:“我们会尝试寻求某种豁免,或是某种程序,以便带现金进入朝鲜。”他说IFRC可以用在交通和支付当地人员的资金短缺,“加强因应新型冠状病毒,能够做的有限”。

布莱维特说:“情势十分急迫,我认为因为(30天)隔离期的关系,许多团体基本上需要有足够的资源才能继续运作下去。”

(责任编辑:卢勇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