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双黄连抗疫推手上海药物所深藏巨大利益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最近的新冠肺炎(武汉肺炎)唤起人们的非典记忆,而这17年来2次大疫情期间把中成药双黄连打造为“抗疫救星”的幕后推手──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也引起关注。

据官方介绍,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以下简称上海药物所)的前身是创建于1932年的国立北平研究院药物研究所,在历经迁沪、几度更名、并入中科院之后,于2003年搬至浦东张江高科技园区。曾有报导如此评价:2003年是上海药物所的发展理念从“出论文”向“出新药”转变。

张江高科技园区在上海药物所落户之前有个轰动两岸的商业新闻。2000年11月,宏力半导体公司奠基仪式上,台塑大王王永庆之子王文洋致辞时说:“在我得知江副院长(江绵恒)多年来有个兴建8吋晶圆厂的梦想后,我无时无刻都想实现他的梦想。”但为江绵恒圆梦的不是王文洋,而是江泽民。

张江高科技园区1992年成立,1999年8月上海市委市府明确园区主导产业,2000年5月江泽民亲自视察。公开信息显示,张江高科技园区意图构建三个国家级基地:国家生物医药、集成电路和软体三大主导产业,即园区被构建成“中国硅谷”以及“中国药谷”。而上海药物所被指“药谷原始创新不竭的动力之源”,重点发展化学药、生物制药、现代中药。

2003年非典新闻显示,疫情让权力惯性不改的江泽民遥控时任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前往巡视北京军区后发表了一段耐人寻味的谈话施压胡温。江绵恒也以二把手之姿取代中科院院长路甬祥而频赴相关一线视察,并高调指导防治非典药物攻关科研进展。

媒体报导,2003年非典期间,上海药物所左建平的研究小组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具有抗SARS冠状病毒的作用,上海药物所将双黄连口服液列入SARS诊疗计划。

2004年上海药物所牵头组建“上海中药现代化研究中心”,推动中药科学化、现代化。

2005年上海药物所、上海生科院以及国内著名中医药企上海绿谷集团三方合组“绿谷研究院”,该院院长由时任上海药物所所长丁健担任。

与此同时,2005年 8月江绵恒正式成为中科院上海分院新掌门,当时报导称:在中科院的11个分院中,上海分院体量较大,地位特殊。在江绵恒之前,还没有人以中科院副院长之职兼任上海分院院长的前例。

2006年江绵恒为中科院上海浦东科技园筹备处揭牌。2010年,江绵恒视察浦东科技园首个建成并入驻的平台──新药研发平台,时有报导称,上海药物所所长丁健亲自汇报工作,江绵恒表示满意。

2014年2月江绵恒首次以上海科技大学(以下简称上科大)校长身份现身。2016年上科大新生开学典礼上,江绵恒报告《科学技术进步与人类健康》的重中之重,是传染病的传播与疫苗的发明。

今年湖北武汉因疫情1月23日封城后,1月25日上海药物所与上科大联合研究团队宣布发现一批(30种)可能对新冠肺炎有治疗作用的老药和中药,其中有12种都是抗HIV(爱滋病)药物。上海药物所针对抗冠状病毒新药开发的合作药企是“前沿生物”。有媒体曝光,前沿生物取得候选新药DC系列在中国大陆地区临床开发、生产、制造及商业化的独家权利。公开信息,有“中国抗艾第一股”之称的前沿生物正在采用第五套标准申请科创板上市,外界却诸多质疑前沿生物IPO股权转让程式瑕疵、研发能力堪忧、累计未弥补亏损超4亿等。

1月31日晚间,新华社微博发布、人民日报微博引用,两大官媒联袂促销:“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联合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线上线下的双黄连瞬间售罄。A股市场恢复交易后,作为双黄连主要生产企业的太龙药业,股价更是一路飘红,太龙药业内部股东也适时抛出600万股的减持计划。有资深投资者表示,按武汉肺炎疫情发展情况,今年的双黄连口服液或可占到太龙药业营收的70%。

公开报导显示,太龙药业曾“事半功倍”收购的北京新领先医药改制于中科院下属研究院,与上海药物所系出中科院同门。即上海药物所与太龙药业二者姻亲关系。

上海药物所在2003年将重心转往“新药出”后,一直以来与药企都有密切合作,换言之,与制药公司之间的商业往来,是上海药物所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2015年上海药物所15项新药研发成果转让合同总额高达8亿元,还曾有4种候选药物获中国独家开发授权,让合作药企付款高达4亿元。

2019年12月29日,上海药物所召开发布会,绿谷制药出品的阿尔兹海默症Ⅰ类新药“甘露特钠”(商品名“九期一”)上市开卖。绿谷制药此前宣称“让普通家庭吃得起九期一”。但有医药媒体计算后发现,使用“九期一”治疗轻中度阿尔兹海默症的患者,月支出超过3500元人民币,作为对比,国内现有治疗阿尔兹海默症的相关药物费用每月约为1500元。

如众所周知,上海药物所长期商业合作伙伴多负面传闻不断,而包括绿谷集团其系列灵芝“抗癌”产品在内的一些上市新药虚假宣传,央视的曝光都没能阻止,公开的秘密是上海药物所为其背书机构。

像是“九期一”是17年来唯一获批的“国产”阿尔兹海默症新药,但其核心发明人上海药物所研究员耿美玉被实名举报医学造假。曾有出自医生的微信文章深刻指出,监管机构的新药待批其95%都是“伪新药”,反正本来就多针对绝症或慢性病,很难证伪,但药品市场却可点石成金。如2015年一项多地取样的研究表示,中国是世界上患阿尔兹海默症人数最高的国家,每位患者每年的治病费用大概为13万元,即全国在治疗该疾病上的总花费超过1.6万亿元。

网上还屡见类似讨论,国内医院看病的肯定有过这种经验,每次看病在给你对症下药配了西药以后,必定会给你配两盒中成药,很多医生也很委婉的表示他也不想开,却碍于医院有指标要求开中成药占比多少多少。同样是公开的秘密,中成药被宣传多吃无妨没有副作用,中成药安慰剂,商机也是无限大。

自2003年以来,上海药物所明显两大重点“中药科学化现代化”以及“重大新药创制”。无须讳言,这背后是一项单品动辄上万亿的医药市场。同时,上海药物所商业投资布局广泛,而且从所长、研究员到职工入股企业更是常态,如率先证实双黄连抗SARS病毒的左建平持有江苏左右生物医药公司35%股权,“九七一”核心研究员耿美玉、原所长丁健等人名下都有一家或多家企业的兼职或股权,而这不仅仅是冰山一角的披露,这些公开可见的持股人在蛛网般的股权结构中只是利益链的中下游。

上海药物所双黄连口服液治冠状病毒,洁尔阴清洗液治非典,有网评指出这是新药研发界的明珠?或只是落在王冠上的苍蝇?其实上海药物所新药全国独家销售权可让苍蝇变明珠。

针对这次武汉肺炎,上海药物所与上科大联合研究团队称发现“虎杖”、“山豆根”等中药材中可能含有抗2019-nCoV有效成分。上科大是上海市和中科院共同建设。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段介绍来自江绵恒:学校位于上海浦东新区张江高科技园中区内,……与中科院上海药物所新药创制平台……等国家级科研机构和大科学装置融为一体,与张江高新区的产业界、投资界有机衔接。

经过十几年的商业布局,上海药物所已经明显利益版图大、利益链条长,深深藏其背后的巨大利益链备受关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