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媒:四川干部偷偷脱岗援建雷神山 网友:傻子才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6日讯】周一,中共官媒报导了一则新闻,称一名干部未请假私自前往武汉援建雷神山医院,最终获得“容错免责处理”。此消息遭到众网友的冷嘲热讽。外媒指出,在中共官方媒体大肆创作所谓“暖新闻”的同时,官方严厉压缩民间媒体反应民情疾苦的报导空间,真实的声音被无情吞噬。

当地时间2月25日,中共官媒报导称,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住建局下属市政公用事务中心从2月3日起便实行弹性上班制度。当晚,该中心一位名叫王德平的工作人员与几位朋友一同驱车前往武汉,去参加修建雷神山医院。直至2月8日晚,王德平才向区住建局相关领导报告并请假。2月13日,雷神山医院的修建工程完工,王德平返回船山区接受隔离观察。

党媒称,四川当地纪委监委派驻区住建局纪检监察组对王德平“不请假外出”调查之后,决定给予他“容错免责处理”。王德平立即表示“感谢组织的理解和关心”,并表态以后如果“国家需要”,还是会“义不容辞冲锋在前”。

中共官媒的这篇报导刊发后,迅速引发网友们的反弹,众网友纷纷表示对这种样板戏式的所谓“新闻”的真实性难以相信,称“傻子才信”、“只有脑残的才信”。有网友在推特上转发了相关报导后,遭到众多中国网友的留言吐槽。

@kmmao987分析称:“第一次见到官员这么有责任心,看来建院油水也挺多的。可以这样理解么?”

@Stephen则调侃道:“中国地方政府多,编故事大赛竞争激烈。”

@guardia质疑:“ 如何援建的?挖掘机专业?塔吊专业?你特么只会当官,有什么本事援建?”

@xHK9a7vwL8tYOFz则讽刺道:“ 党媒们外用了双黄连,内服了洁尔阴,然后一边删除真相,一边编暖新闻。”

@139uSzTDr7luA8t调侃道:“(王某某)没有被红袖标揍个鼻青脸肿吗?”

@FreedomIsSlav则评论道:“垬党的所有宣传根本不在乎你信不信,只问你服不服,不服就打到服。”

正当武汉新冠肺炎疫情仍呈上升趋势之际,中共中央政法委2月18日下达通知,要求各地政府宣传机构加强所谓“正能量”的宣传,推出更多有泪点、有温度的“暖新闻”。外媒质疑中共政法委此举恐意味着真实反应民情的报导将会被官府“和谐” 吞噬。

一位化名桑德尔的00后北京青年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坦言,中共官媒推出的那些“暖视频”让他感到很“烦躁”。他说,自己现在关心的是: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去换牙套?出国留学考试会延迟到什么时候?这场疫情的隐瞒、拖延及李文亮医生的过世,到底谁要负责? 真相是什么呢?

桑德尔表示,他在李文亮医生过世当晚跟着同龄朋友们转发了#武汉政府欠李文亮道歉#的帖子,结果隔天早上,他的微博就被封号了,没有人告诉他任何理由。现在他重新开第二个账号后,也不敢在微博上吐槽了。

中国一家市场化媒体的一名女记者因为担心自己的安全也不敢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以“奥莉”这个化名接受了采访。她透露说,疫情爆发之初,中国几家市场化媒体以及自媒体即派人赶往武汉,一度发表了一批来自第一线的纪实或调查报导。但是自2月3日后,他们自主采编的权利就被剥夺了。

奥莉说:“(现在)完全不允许发在湖北、武汉的新闻。不允许做他们所谓的负面报导……但这个事情非常过分。”

奥莉表示,现在几个在武汉第一线却被“噤言”的记者,只能继续在医院、在小区、在街头巷尾记录一些现场所见所闻,但这些材料什么时候才能用,也只能“再说吧”。

《自由亚洲电台》的报导指出,中共中宣部2月4日宣布,已调集三百多名记者深入湖北和武汉进行采访报导,这些官媒选派的记者们都带着明确的任务,即报导以“疫情防控宣传”为主的“暖新闻”,而官媒报导的那些内容,与社交媒体上网民呈现出的“处于绝望之中的武汉”完全不同。

由于武汉市政府对已经爆发的疫情秘而不宣,武汉百步亭社区曾在1月18号举办了数万家庭参加的“万家宴”。疫情最终隐瞒不住而大规模爆发后,这个万家宴受到公众的强烈质疑和批评,而这个社区的居民陷入焦虑之中。曾经有自媒体报导了这个社区大多数楼栋都被贴上了“发热楼栋”的字条,但随后这个社区的疫情就成为了秘密,官方媒体不报导,社区也不公示,居民们无法从任何公共渠道得知社区疫情发展的讯息。

百步亭的一位居民接受公民记者“NG家的弟弟”的采访时回答说:“我们都不知道,我们自己在群里问看哪一栋楼有发热情况,他也不做公示…”

中共官方言论管控的大刀,还砍向了知识分子的信息平台及百姓的私人对话群,中国大量私人微信群被封锁、微信账号被删除。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云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