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北惊魂:朝鲜狱警带女囚摸黑偷渡(视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6日讯】朝鲜民众冒险“脱北”出现更惊魂一幕。据英媒报导,朝鲜狱警全光进打开牢房的铁门,带着女囚犯金芝善摸黑偷渡图们江,成功经中国逃亡。他们在一处安全地点讲述了他们惊险的逃亡过程。

英媒BBC报导说,现年26岁的朝鲜人民保安省警员全光进,前几年已经被派驻到比邻中国吉林延边州的咸镜北道稳城郡人民保卫部拘留场(稳城郡警察局监狱),在那里认识了囚犯金芝善(化名)。

金芝善之所以被关押,是因为她帮助了一些逃离了朝鲜的同胞与家人联系。入狱时,金芝善衣着精美,举止优雅,引起了全光进的注意。其实,这已经是金芝善第二次入狱。

从表面上看,金芝善和全光进,没有任何相同之处。

金芝善是一名犯人,但对朝鲜严酷的共产主义统治之外的世界有所了解;全光进在过去十年间一直入伍当兵,浸泡在朝鲜专政的共产主义思想中。

只是,他们没有意识到两人的共同点——对自己的生活深感沮丧,前面无路可走。

报导说,金芝善是个中介。她帮助脱北者与留在朝鲜的家人联系,主要帮助脱北者转账和与家人通话。朝鲜的手机无法拨打或接听国际电话,所以金芝善用从中国走私来的电话接听,然后收取费用。

对于普通朝鲜人来说,这是一门有利可图的生意。金芝善收取约30%的佣金。而有研究表明,脱北者汇款平均约为280万韩元(1.6万人民币左右)。

金芝善第一次被捕,是因为一类格外危险的中介服务——帮助朝鲜人越境进入中国。

金芝善说:“没有军队的关系,永远也干不成这一行。”她贿赂军人,让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最终,正是军队中的关系出卖了她。她被判处5年徒刑。

当金芝善出狱时,她打算离开中介这一行,因为风险过高。然而,生活中新的变故,让她不得不重新考虑这一决定。她在狱中服刑时,丈夫带着两个女儿再婚。她需要找到一种新营生,才能活下来。

于是,她再次出山动用自己的关系帮人脱北,开展一项风险较低的中介服务——帮助在韩国的脱北者转移资金,以及帮他们和家人进行非法通话。

但她再次被捕了。她从村里带一个男孩上山,去接听男孩逃到韩国的母亲的电话,秘密警察跟踪上他们。

在朝鲜,从事与敌国(韩国、日本、美国)有关的活动是重罪,甚至只是涉嫌,面临的惩罚可能比谋杀还大。

再次入狱,她知道未来处境将艰难。所以在她看来,出逃是活下去的唯一选择。也因为遇见全光进,成为她命运的转折点。

示意图(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狱警与犯人一起出逃朝鲜首例

2019年5月,两人决定出逃前两个月,全光进和金芝善初次见面。当他遇见金芝善时,这种想法仅仅是一个种子,随着他们聊的越多,种子开始慢慢发芽。

金芝善受审后,被判四年三个月监禁,服刑地点是令人恐惧的转车里监狱集中营(Chongori prison camp)。她知道自己可能永远无法活着走出转车里监狱。

曾在那里服刑的人透露,这所朝鲜监狱中有猖獗的虐待行为。她说很绝望,想过十几次自杀,哭了又哭,去了监狱集中营,就被剥夺了公民身份。

全光进说,“你不再是个人,和动物没什么分别。”“我想帮助你,姐姐。你可能会死在监狱集中营。我能救你的唯一方法就是帮你离开这里。”

像许多朝鲜人一样,金芝善学会不轻信他人。她认为这可能是对方的诡计。“你是间谍吗?监视我、摧毁我,你会得到什么好处?”

全光进告诉她有关自己的一些故事,金芝善开始相信他。

全光进说,自己虽然不会为自己的生命担心,但也深感沮丧。他儿时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警察。可是,他的父母,都是农民。即使能够入读顶尖大学,获得最高成绩,除非有钱,否则难以保证有个光明的未来。

对于大多数朝鲜人来说,生存本身就已经够艰难了。因此,当全光进明白当个警察的野心是不可能的,他就开始思考另一种方式来改变自己的生活。

一天,他对金芝善悄声说了几句话,从此,改变了两人的人生。两人决定出逃。

金芝善说,“我的心跳得像疯了似的,朝鲜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囚犯和一个守卫一起逃脱。”

一名朝鲜狱警持枪带女囚摸黑偷渡偷渡图们江,成功经中国逃亡。示意图(Carl Court/Getty Images)

两人摸黑渡江:担心要葬身此地

去年7月12日,全光进明白时机到了。金芝善转监的日子就在眼前,他的上级也回家过夜。全光进什么都考虑好了——切断监控线路,主动申请延长自己的夜班。他甚至在后门为她准备了双鞋子。

午夜时分,全光进叫醒金芝善,他准备按照计划中的路线,带她逃跑。

他还准备了两个背包,里面装有食物和备用衣服,还有一把刀和毒药,并拿上一把枪。金芝善劝他别带枪,但全光进还是坚持带上。

全光进说,“我明白,只有那一晚。如果那天晚上没成功,我会被抓住,然后被杀掉。如果他们拦住我,我会开枪,然后跑,如果跑不掉,我就开枪自杀。一旦我准备好赴死,就什么都不怕了。”

他们一起从窗户跳下,冲过拘留场的操场。在黑暗的掩护下,他们跳下窗户,翻过围栏,穿越稻田,并成功渡河。

全光进说,“如果我独自一人,我游过去就行了。但是我背着包……拿着枪,如果枪被弄湿,就没用了,所以我用手举高它。但是水越来越深。”金芝善不会游。他一只手握住枪,另一只手拖着她。

“当我们到河中央时,水已经没过我的头顶,”金芝善说,“我开始呛水,睁不开眼睛。”她求全光进回去。

全光进告诉她:“‘如果我们回去,都得死。要死就死在这里,而不是那里。’但是我已经……精疲力尽,心想:‘我就是这么死的么,这就是一切的结局吗?’”

最终,全光进的脚碰到地,两人跌跌撞撞走上岸,穿过最后一块陆地,到达中朝边界的铁丝网。

即使此时,他们仍不安全。他们在山上藏了三天,直到遇到一个当地人,借给他们电话。金打电话给她认识的中介寻求帮助。

这位中介说,朝鲜当局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已派出一个小队逮捕他们,还会与中共的警察一起对该地区进行排查。

逃出朝鲜的全光进,改变了原来的主意,想去美国而不是韩国。

“跟我一起去美国吧。”他恳求金芝善。她摇了摇头。“我不自信。我不会说英语。我很害怕。”

全光进想说服她,说他们可以一起学习英语。无论你走到哪里,别忘了我,金芝善静静地说。他感到难过,这个与自己一路走来的女人,将和自己去往不同的目的地。

但是他们能离开朝鲜的高压政权都很高兴。

金芝善说“回想起来,我们所有人都生活在监狱里。我们永远都无法去想去的地方,做任何我们想做的事。”“朝鲜人有眼睛但看不见;有耳朵但听不见;有嘴但不能说话。”

目前,他们在一处安全地点讲述了他们上述惊险的逃亡过程。因安全原因,报导中没有透露访问两人的地点。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