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远快评】王岐山模式连累李克强?习近平17万人大会另有用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6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2月25日星期二,欢迎大家继续关注我们的快评。

今天首先想和大家讨论的一条比较大的新闻,就是习近平在23号关于疫情防控和经济发展工作的讲话。这条新闻出来其实已经有2天时间,但几乎所有媒体仍然在关注报导这次讲话,因为这次讲话有两个特点,一个是规模超大,全国总共超过17万人通过视频连线参加了会议,直接听习近平训话,这是中共建政以来头一次,当然引人注目。

另一个特点是,习近平讲话时间很长,全文超过万字,是不折不扣的万言书,这也是很少见的。身为党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一个非常时期,以非常规格,发表了非常内容的讲话,其分量当然不容忽视。不少媒体和媒体人,都已经对习近平这次讲话有了不同角度和层面的解读,都很精彩,下面我也想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些个人看法。

统观整个讲话,主要内容其实就是3个部分,第一部分就是对此前一个阶段的防疫措施的回顾和总结,第二是对当前防疫的7点工作布置,第三部分是对经济社会工作的8点要求。这个讲话的第二和第三部分,因为涉及到一些具体措施政策,所以备受媒体关注,但我个人觉得,习近平这次讲话的真正重点,是在第一部分。

可能很多看过全文的朋友也感受到了,第一部分给人最强烈的信息,就是习近平不厌其烦的罗列了他从1月7号以来,开了多少次会议,采取了什么措施,收到了什么成效等等。很多人嘲笑说,这是习近平唯恐大家不知道是他在亲自领导,亲自部署,所以要显摆一下自己的工作成绩。这话其实没错,但不完全。习近平的确是有意在显摆他做的工作,而且是在急迫的显摆,这种急迫甚至都到了不顾台面上最起码给李克强这个防疫小组组长留一点点面子的地步。

这不是很反常吗?的确是很反常的举动。因为瘟疫爆发后,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一个话题,就是习近平最起码应该效法过去的皇帝,出面公开给自己下个罪己诏。但事实上,他不但没有做检讨,反而以史无前例的方式,公开高调给自己下了一份表扬书。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他不仅仅是为了一点面子好看。

在习近平的讲话中,有一句非常关键的话,很多朋友可能也注意到了,就是他说,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中共建政以来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这个说法其实是一种含蓄的表达,他真正想说的是,这次瘟疫危机,是中共建政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其对中共政权的威胁要超过历史上任何一次危机,连文革、六四都比不上。他为什么要以前所未有的规模来开会讲话,就是因为这场危机也是前所未有的。

事实上,这场瘟疫可以说真正让整个中南海高层感到了真切的亡党危机,据说李克强内部开会就毫不讳言说现在是国难当头。

也就是说,习近平是把这次瘟疫危机,看作是他保党,也包括保住自己权力地位的最后一次机会来看待,他要背水一战。

一旦看清楚了这个背景,我们就不难理解,他为什么要像个不懂事的小学生一样不停显摆自己的成绩,因为他不得不这样做,他在进行一场豪赌。

面对这样一场极其险恶的危机,无论谁来主导防疫工作都会要冒巨大风险,但如果一旦防疫成功,其政治回报也是巨大的,光是这份保党的巨大功劳,就足以奠定其党内地位和影响力,而这种影响力足以达到功高震主的地步。

这就是为什么说,李克强这个防疫组长其实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个虚职,因为习近平不可能让政治局常委会排名第二的人,再获得一份无人可以超越的功劳,那会是一个非常棘手非常难以处理的局面。

我们可以简单做个对比:当年王岐山从海南急调北京市长,主导防控萨斯疫情。由于王岐山措施得力,仅两个月后,世界卫生组织就宣布解除对北京的旅游警告,并将北京从“非典”疫区名单中排除。

这次防疫的功劳让王岐山声名鹊起,获得了巨大政治声望。2003年11月17号,北京零点调查公司公布《二○○三年中国二十县市首长表现民意调查报告》显示,王岐山的支持率达到70.5%,高居榜首。而王岐山也正是凭借这个主要的政治资本,后来一路高升直到进入政治局常委。

王岐山当年不过只是北京市长,其应对的也只是北京疫情,还不是全国性。如果李克强这个组长兼排名第二的常委,真的重演当年王岐山的成功,那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可能谁都说不清楚。

所以,对习近平来说,这次瘟疫固然是一个危机,但他可能觉得,何尝不是一次化危为机的机会?这不正好给了他一个可以展示他挺身而出做男儿,为了保党而力挽狂澜的机会吗?

从这个角度看,胡锡进说什么习近平要进行17万人视频连线,是为了避免基层领会不了习近平讲话的要点,为了避免曲解中央精神云云,基本就是胡扯。习近平真正的目的,就是要让所有人看到,是他在完全主导这次防疫之战,是他在力挽狂澜显示所谓的英雄本色——这可是他的原话,说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所以你看他的意图很清楚,当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习近平的巨大危机的时候,他不这样看,他觉得恰恰相反,自己可能获得了一次天赐良机,可以一举奠定真正的终身一尊地位。尤其在贸易战和香港事件中接连遇挫后,他更迫切需要一个翻身证明自己的机会

这才是他为什么不厌其烦一一罗列,这是我做的,那也是我做的,重要的工作都是我做的,真正原因就在这里。

从另一面讲,习近平之所以敢下这么一场豪赌,形势逼人无法抽身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他现在出来高调开会的背景,是大陆整体疫情形势开始稍有缓和。虽然习近平公开宣布说拐点尚未到来,但可能发病的上升势头有所减缓,这的确给了习近平进行这场豪赌的信心,用他自己的话说,叫做“疫情防控形势积极向好的态势正在拓展”。中共公开宣布的数据谁都知道不可信,但他们内部是有一套接近真实数据的,习近平对疫情走向的判断,也是基于内部数据和专家意见,还包括了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这些技术上的帮助。所以,他并不是冒冒失失就冲出来抢功的莽汉,背后肯定是有一番精心的算计的。

此外,还有一点需要补充,当年王岐山不仅靠防控非典获得了政绩,其实也靠主导防控的机会,建立起了自己的一套高效管治班底,其中很多人都成为王岐山后来在中纪委大杀贪官的得力部下。从某种意义上,王岐山就是靠非典防控拉起了自己的山头。这对当今的习近平来说,不是经验而是教训。我们看到他从反腐以来,最痛恨的就是拉山头搞小圈子。李克强如果这次防控新冠肺炎掌握了实权,客观上必然建立一套遍及全国的听命于李克强的垂直管治体系,这恐怕也是习近平所不愿看到的。

好的,接下来我想和大家再讨论一下关于病毒来源的问题。

最近中共官方明显采取了一系列的动作,针对病毒来源问题发动了一场舆论攻势。先是有27位中外学者联名在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一份声明,呼吁大家抵制阴谋论等等。然后是武汉病毒所党委书记兼副所长肖庚富出面,正式接受国内科学网的专访,回应了关于人造病毒和抢注美国药物瑞德西韦专利等问题。而最近的一个举动,是大陆媒体普遍转载了一篇据说是海外最新研究,认为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可以直接传染人的文章。

下面我就和大家分享一下对这系列现象的一些看法。

首先,柳叶刀发表的27位中外专家联名的文章,严格说不是文章,不是论文,而是一封信件,英文单词是Correspondence。从信件内容看,全文也没有提出任何可以证明病毒来自天然的硬核证据。文章发出了呼吁抵制阴谋论,说伤害了很多为防疫而奋战的医护人员。这里面存在一个逻辑误导。有专家质疑病毒的真正来源并要求厘清,这恰恰有助于保护医护人员,有助于防疫,这和伤害医护人员是不搭边的两回事。

这其实就是大外宣的套路了。大陆媒体的报导,只字不提这只是一封读者来信,而是突出渲染柳叶刀的权威杂志名头,给大批人造成错觉,以为是权威杂志的学术结论,这明显是借船出海的招数,就是老百姓说的拉大旗做虎皮,目的是借用柳叶刀的名头堵住一般人质疑的声音。

而武汉病毒所副所长肖庚富在接受专访的时候,承认石正丽参与了2015年人工合成病毒的研究,也承认石正丽提供了独家拥有的编号为SHC014冠状病毒的S蛋白。上两次我的快评节目已经详细谈过这部分,就是说这个合成病毒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萨斯病毒为骨架,另一部分就是石正丽提供了SHC014冠状病毒的S蛋白——也即是钥匙,这个合成病毒成功打开了小白鼠的肺泡细胞密码锁,导致小白鼠被感染。

肖庚富的回答中,声明病毒所未合成、保藏过这个合成病毒,也未对该病毒进行后续研究。

这话听上去似乎很无辜。但问题是,和武汉病毒有密切关系的病毒,并不是SHC014,而是RaTG13,也就是石正丽雪藏了7年,直到瘟疫爆发后才拿出来的病毒,所以肖庚富绝口不提这个RaTG13,明显是在避重就轻。

此外,石正丽2015年的研究的意义,并不在于她是否保存了那个感染小鼠的合成病毒,这项研究的关键点,在于说明石正丽掌握了如何通过人工干预,使冠状病毒获得跨物种传染的能力,关键点是石正丽掌握了这项技术。至于她以后挑选什么样的病毒来进行升级版的合成病毒研究,那完全是另一回事。说白了,如果她真的在研究生物武器,那她肯定要寻找毒性最大,最适合改造的目标,而SHC014这个病毒,仅仅只是一个初级阶段的产品而已。

最后一点,关于大陆媒体普遍转载的海外最新研究的文章,我查了一下,这篇报导的主题,是关于一个叫凯文·奥利瓦尔的疾病生态学家对蝙蝠的研究,这个奥利瓦尔隶属于一家叫做“生态健康联盟”的机构,而这家机构与中国研究者有长期合作关系,其中就包括石正丽。

这个生态健康联盟的主席名叫皮特·达萨克,他和石正丽的关系非常密切,因为他就是石正丽2013年在《自然》杂志发表论文的共同作者之一。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个达萨克至少和石正丽合作发表了2篇论文。

所以你看,这件事情就非常有趣,甚至可以说有点搞笑。搞了半天,中共大力宣传的所谓海外最新研究,结果就是石正丽的老朋友兼合作伙伴,让他的下属职员出面宣称自己有了一个新的研究成果,然后被报导出来,就是这么个来龙去脉。

而这个报导提到的研究成果很简单,说蝙蝠携带新冠病毒可能直接感染人,而且武汉病毒来源嫌疑最大的就是石正丽藏了7年的那个RATG13病毒。当然,这个结论本身并不新鲜,石正丽2013年的论文就已经提到这个结论。这次只不过是炒冷饭做一次科普性质的报导而已。

这个说法的核心信息是什么呢,就是说蝙蝠冠状病毒可以不需要中间宿主,直接就能传染人。但问题就来了,前不久华南农业大学才宣布他们发现了穿山甲就是中间宿主,而且这些穿山甲身上的病毒和武汉病毒达到了同源性99%,比石正丽雪藏7年的那个RATG13病毒还要高。如果官方认可这个石正丽老朋友的结论,岂不等于说华南农业大学在骗人?

其次,这个RATG13病毒全世界只有两个地方有,一个是云南深山老林的蝙蝠山洞,另一个就是武汉病毒所。现在官方坚决否认武汉病毒所有泄漏,那么答案就只剩一个,这次武汉肺炎的源头,极可能就是云南深山中的蝙蝠洞。

众所周知,蝙蝠携带的病毒绝大多数情况下是无法直接感染人的,这是因为蝙蝠体内的生化环境和人体有着巨大的差异。即便偶尔有某只万中选一,甚至是百万中选一的蝙蝠体内的病毒出现变异,变得能够直接传染人了,也还有一个巨大的问题需要解决。

因为蝙蝠一般栖息于深山老林之中,除了石正丽这类带着特殊目的四处抓捕蝙蝠的人,蝙蝠与人类几乎没有什么交集。所以,必须要这只百万中选一的云南蝙蝠,在本来应该冬眠的时候突然不冬眠了,然后飞出了山洞,然后以某种我们无法了解的途径,跨越了千山万水来到武汉,而且来到了人烟密集的海鲜市场,然后和某个人发生接触,然后感染了这个人,然后就发生了搅动全世界的,让习近平都为之头疼的严重公共卫生危机。

实话说,我觉得这个概率实在有点太低了,比一个从来不买彩票的人,偶然兴起买了一张2块钱的彩票就中了两亿乐透大奖的概率还要低很多很多。

好的,今天就讨论到这里,谢谢各位,我们下次再见。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