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女子监狱副狱长朱鸿的恶行

文字整理:李洁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6日讯】甘肃女子监狱设立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所谓的“反×教科”,朱鸿曾担任科长长达14年,亲自实施迫害。

明慧网报导,朱鸿直接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暴力的洗脑“转化”(逼人放弃修炼),包夹犯人(专门严管法轮功学员的犯人)都是由朱鸿、孙立伟(后任科长)从各监区挑来的,一般都是刑期在10年以上、文化程度较高的犯人,用减刑的方式引诱她们不择手段地卖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2016年上半年,朱鸿被升为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监狱长。接任其科长职务的是孙立伟,副科长为刘晓兰,其他成员是肖燕、魏莹、丁海燕(已于2017年下半年调走)、曹一微等。

每次当法轮功学员刚到女监时,朱鸿就必定在大厅里或监道上跟其谈话。谈话时,朱鸿坐着,跟她谈话的人必须蹲著。法轮功学员刘菀秋谈话时不蹲,被跟在后面的包夹一脚踢在腿弯处,人就不由自主地蹲下了;还有的法轮功学员不蹲,被包夹犯人直接强行压倒蹲下。

朱鸿的个人信息

朱鸿,ZHU Hong ,女,1967年4月16日出生,籍贯甘肃临洮。

朱鸿在明慧恶人榜上的编号:E000028023;警号:6218086;电话号码:13919121959

朱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分恶行

祁惠荣,70多岁,庆阳市法轮功学员,于2016年11月25日被西峰区当地警察从其租住的房子中绑架,遭冤判3年,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到甘肃女子监狱。

祁惠荣在大厅里遭朱鸿辱骂,朱鸿恶毒地对她说:“你又来了?你还没死?我以为你出去后死了呢。”

韩仲翠,兰州市法轮功学员,曾是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火车站街道办事处的公务员。朱鸿时常让她24小时罚站,不让她睡觉,长达一年多。期间,韩仲翠还不断地遭到包夹犯人的暴力殴打,致使身体多处受伤,尤其是脑部受伤严重。

由于韩仲翠晚上不能上床睡觉,导致她站立时头重,无法支持,不自觉地下垂,同时弯腰,有时头都要碰到地面了。

自此,韩仲翠经常头沉、眼睛模糊、记不住东西,走路时感觉身体倾斜,失去平衡。上述症状一直伴随到她出狱。

谢桂芳,时年61岁,甘肃省嘉峪关市核工业404厂退休职工。2013年3月,谢桂芳被嘉峪关公安局的警察送进甘肃女子监狱。一进监狱,她就被脱光衣服蒐身,然后被强迫换上监狱的衣服。

谢桂芳的包夹犯人是于炜炜,兰州人,诈骗犯,被判十几年。一进号室,谢桂芳就被强迫写所谓的简历。因她不写,就在于炜炜的床头被罚站了一个晚上,监狱一直没给她吃饭。

第二天,谢桂芳头晕得站不住,一量血压,高压超过200。她被带到卫生室打了一针,回来后继续被逼写所谓的简历。

谢桂芳写不出“思想汇报”,就被于炜炜拳打脚踢、撕头发,被迫一直在教室里写到深夜1、2点钟,甚至通宵。因她没通过朱鸿的所谓“转化”考核,于炜炜不让她睡觉,一直让她站到后半夜;她们还说,如果她早上还答不上来她们的歪理,就不让她吃饭。

谢桂芳被强迫倒于炜炜的尿盆,洗于炜炜的所有衣服、床单、被套,而她却没有时间洗自己的衣服。

白香兰,70多岁,玉门法轮功学员,遭冤判5年(2012年至2016年),被强迫罚站一星期、被禁止睡觉、被孙立伟用电棍电击。

金俊梅,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金崖镇法轮功学员,1957年腊月出生,今年63岁,身高不到1.5米,腿部有残疾。2008年8月15日,城关法院非法庭审金俊梅,冤判她8年。

2008年12月,她丈夫去世后,她因身体状况被“监外执行”放回家。

2012年7月30日,金俊梅再次被绑架,直接被送到甘肃女子监狱朱鸿的科室,先是被蒐身,并被脱光衣服照相,当时围了很多人,然后她被强行穿上囚犯服。

无论朱鸿、丁海燕还是犯人,经常表面上简单问一个问题,如果金俊梅不顺着她们的思路去回答,就被一顿毒打,拳打脚踢。金俊梅多次被丁海燕用电棍电击。

陈淑凤,陇西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入监后,几乎每天被逼写“思想汇报”,每次被包夹拉到监室里先暴打一顿,然后被强迫抄写包夹写好的汇报。

后来,朱鸿换马雅琴做“包夹”来迫害陈淑芬。马雅琴是当时那里的数一数二的恶霸,她身高体胖、力气偏大、施暴手段残忍,很受朱鸿及其他警察的“重用”。

马雅琴也因此有恃无恐、猖狂至极,在狱警的唆使下,大胆施暴。由此,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马雅琴残忍地施暴过,陈淑凤就是其中的一个。

吕银霞,40岁左右,庆阳法轮功学员,被冤判4年,于2017年1月份离开黑窝。吕银霞在宁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1个多月,于2014年4月16日被劫持到兰州九州甘肃女子监狱。

吕银霞大学毕业,是老师。为了让她“转化”,朱鸿每天要吕银霞回答20至30个提问。吕银霞不按她的要求回答,包夹就对她破口大骂,让她长时间熬到深夜,才允许她去睡觉。

一次包夹用厕所的刷子打吕银霞的嘴,打得她的嘴流血并肿烂,连刷子也被打坏。因未完成“转化” 任务,朱鸿让新调来的队长刘晓兰用电棍电吕银霞,电得她的脖子上全是伤痕。

朱鸿还亲自主持所谓的“揭批会”,强迫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写“揭批”的稿子,她科室里的所有警察,还有包夹犯人都要参加。

朱鸿等人逼迫包夹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例如有个叫支英的包夹,快要出监的时候,非常恶,打人非常狠。她几乎每天晚上失眠,人最后瘦得脱了形。

支英刚开始时基本上不参与打人,也不打她所“包夹”的法轮功学员,也不参加群殴。在恶犯咸德英、谢小兰的打小报告和撺掇下,时任科长的朱鸿和孙立伟罚她洗便池,后来她就开始打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