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强:武汉“出城”乌龙通告隐藏的秘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连日来,武汉市的“第17号通告”和“第18号通告”,引起了外界的密切关注。

2月24日上午11:30左右,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关于加强进出武汉市车辆和人员管理的通告》(第17号)称,因保障疫情防控、城市运行、生产生活、特殊疾病治疗等原因必须出城的人员以及滞留在武汉外地人员,可以申请出城。但要坚持错峰出城、分批实施,适时安全有序原则。

大约3个半小时之后,武汉疫情防控指挥部又发布第18号通告,称第17号通告是该指挥部辖下的交通防控组未经指挥部和领导同意就自行发布,“现宣布该通告无效”。

第18号通告还称,已对相关人员进行了“批评处理”,武汉市“坚决贯彻”习近平的“外防输出”的重要指示,严格管控人员与对外通道,严防疫情向外输出。

那么,到底是武汉疫情防控指挥部中的什么人签发了可以出城的第17号通告?

后有官媒称,“此次通告是由武汉市一名副市长直接签发,未经指挥部研究和主要领导同志同意。”

如果是这样的话,按照中共官场的运行机制和常识,像解封武汉这样重要的决定,一个小小的副市长,是没有权力和胆量来做出的,很大可能是经过请示上级之后,按照工作程序去签字执行而已。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位副市长吃错了药,或者是停药了,自主决定发出了17号通告,自愿走上前上级周先旺市长的不归之路,但是,这种可能性极小,这里不做讨论。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17号通告在3个小时之后就被叫停呢?有以下几种可能。

有评论分析认为,签发通告是全国抗击疫情组长李克强要求签发的,我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李克强实际上只是挂名,并没有太多指挥疫情的实权,特别是在湖北和武汉,如今在湖北和武汉主持大局的是习近平的亲信应勇,因此,签发通告的副市长请示的对象应该是应勇。更何况,如今,疫情形势严峻,指挥者要承担最终的责任,习已经明示他全权指挥,李克强实在没有理由在此时引火烧身。

那么,应勇同意解封,还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向习直接请示后习同意,后习感觉不妥后叫停;一种是应勇没有请示习,后被习叫停。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

应勇没有向习请示做出解封决定,其实也容易理解。在中共治下为官者,作为一方诸侯,不能事无巨细都向老板汇报,既要灵活处理,又要不韪上意,把事情办好。这个本身难度就很大,主要是把分寸不好把握。

更何况,习近平在23日的17万人参加的电话会议上,给中共全体官员提出了一个充满矛盾又绝对无法完成的任务:既要复工保经济,又要尽全力防疫;既要听中央最高领导的话,又要自己负责任。因此,如果是应勇自行做出解封武汉决定的话,并不奇怪。

其实,即使是做出武汉解封的决定,就是真正要民众出城了吗?绝对不是。这个学问很大,这绝对不是给民众带来方便,注意17号通告其中的规定和措辞:“可以申请”,那么,申请之后,什么样的人才能拿到出城的“通行证”?

那么,17号的所谓出城乌龙通告,可能并不是乌龙,而是疑似给困在武汉的中共权贵们开启的一条VIP逃逸通道,但是风险太大,被习否决叫停。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