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世卫考察组在四方面被中共利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24日,由中共官方主导、安排的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在结束了在中国为期九天的考察后,在北京举行了新闻发布会,考察组中方组长、中共卫健委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处置工作专家组组长梁万年与考察组外方组长、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出席。中共官媒央视与世卫组织官方网站均对发布会内容做了报导,通过两者的报导所透露出的信息,笔者认为世卫考察组在四方面被中共利用来欺瞒中国人和世界。

第一个方面是关于病毒的来源和是否变异。

央视的报导称,目前的研究表明,蝙蝠有可能是新冠病毒的宿主,穿山甲可能是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之一。但根据世卫的报导是“现在尚未明确,但根据中方提供的相关资料提示蝙蝠可能是它的宿主, 穿山甲可能是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之一。现在科学家们正在进一步的研究,明确病毒宿主”。

央视和世卫报导的差异在于,前者以偏向于肯定的推断,来暗示新冠病毒来自于蝙蝠或其他动物,而后者则明确是根据中方提供的资料显示蝙蝠等动物可能是病毒的宿主,但尚未得出结论。

中共如此报导自然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其目的与2月18日大陆多家媒体同时刊登国际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线上发表的一篇由27名科学家联署声援武汉医务人员的通讯声明一致,即否认外界认为病毒来自于人工合成,来自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质疑。由于《柳叶刀》上的声明对于“病毒来自于大自然但由人为萃取后进行人工合成”的说法不予置评,中共在刻意混淆没有取得成效后,又借世卫考察组之口再次将目标引向蝙蝠等,还是意在否认病毒乃是人工合成。

中共不直接回应为何一些科学家在病毒中分离出了其他病毒的成分,不回应为何俄罗斯官方文件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由蝙蝠的冠状病毒和未知来源的冠状病毒,重新综合组成的病毒,并且它的基因排列顺序,有70%跟SARS是相吻合的”结论,而是借世卫考察组转移视线,不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而针对病毒是否变异,梁万年在介绍中称,通过对不同地点分离出的104株新冠病毒株进行全基因组测序,证实同源性达99.9%,提示病毒尚未发生明显的变异。问题是,提供毒株的是中共,中共完全可以掌控提供什么样的毒株,因此得出病毒尚未发生明显变异的结论乃是中共的需要。

事实上,在2月初,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在《国家科学评论》(National Science Review)发表了一篇论文,证实研究人员在分析广东省一些家庭感染病例后,发现病毒在家庭中传播时,2个氨基酸已发生改变,这证实冠状病毒已突变,但研究人员不确定毒性是否增强。

而如果证实病毒存在变异,那么以撰写《生物武器法》而闻名的哈佛博士博伊尔(Francis Boyle)不久前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的爆炸性内容就不可忽视,他表示:“武汉BSL-4试验所是新冠状病毒的来源。我猜测他们正在研究SARS,并通过功能突变获得将其进一步武器化的特性,这意味着它可能更具致命性。”

基于中共深为恐惧病毒真正来源为世界所知,因此借世卫考察组之口否认病毒变异与将病毒来源引向蝙蝠等,目的一致。

第二个被利用的方面是传播途径。

央视报导称,目前认为,呼吸道飞沫和接触传播是主要的传播途径,但同时还存在粪-口传播、气溶胶传播,不过,央视报导自行添加了这样一句“气溶胶传播,在中国这不是主要的传播方式”,而世卫的报导写的是“粪-口传播和气溶胶传播的流行病学意义和价值还有待进一步证实”。

在世卫并未认同的情况下,中共为何要否认气溶胶传播是主要传播方式?显然,在保经济从而保政权的需要下,为了不让被中共强迫复工复产的民众心生恐慌,中共必然要淡化空气传播,而这将导致民众的麻痹,在复工复产后造成新的灾难。

第三个被利用的方面是确诊和死亡人数是否增长。

梁万年在介绍中称,“两周内新增确诊病例下降80%是真切的”,“轻症、重症和危重患者的比例是80%、13%和6%左右,还有一些无症状感染者”,“全国的病死率大概是3%到4%,全国除武汉外,其他省市的病死率在0.7%左右”。

艾尔沃德在通报中也称,中国所采取的策略改变了新增确诊病例快速攀升的曲线,能够说明这一点的最简单、直接的就是数据。“两周前我刚到中国的时候,每一天新报告的确诊病例大概都是两千多。”“当联合考察团结束考察任务的时候,两周之内实现了80%的下降。”

尽管艾尔沃德表示考察组是通过不同信息的来源,来确定这样的下降是真真切切的,比如实地学习和考察,比如和医生们的交流,但艾尔沃德没有提及的是,专家们的实地学习和考察、交流,可以看到的不过是中共想让他们看到的,可以交流的不过是中共早已选好的医生。

就连艾尔沃德自己也在回答记者“为何没有隔离14天而马上要搭飞机离开”时,不小心透露自己并没有去过武汉医院的任何“脏区”(dirty areas),而且今天早上已接受了冠状病毒检测。艾尔沃德的回答引发舆论哗然。或者可以这样推测,考察组只去了所谓的样板医院,根本没有去那些人满为患的医院,更不可能有机会看什么危重病人,也不可能与那里的医护人员自由交流。自然,考察组们看到的引用的数据、图表也是中共提供的。这样得出的确诊和死亡人数有意义吗?不过是再次为中共背书而已。

如果考察组可以深入社区,看看那些被封闭在小区和住宅里的确诊和疑似病人,如果考察组可以走入火葬场,看看24小时运作的焚尸炉……,他们还会得出同样的结论吗?

对此,世卫突发卫生事件规划执行主任 Micheal Ryan在2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也提出了一个观点,认为中国病例的下降违背了流行病的规律。而能够颠覆这个规律的正是中共。

毋庸置疑,在中共的掩盖下,外界难以得到确切的信息,但根据海内外民众和媒体披露出的消息,现在确诊、疑似、死亡人数并未下降,而且死亡人数至少超过1万。比如近日有微信称山东监狱确诊的就有2400人,但这显然没有涵盖在官方数据中。可以说,包括北京、上海、山东、武汉等多地都存在瞒报现象。

第四个被利用的方面是考察组居然呼吁各国学习中共控制疫情的经验,呼吁各国停止限制。

艾尔沃德在通报中公开赞扬中共控制疫情的经验,并建议各国向其学习。同时,他还称“任何国家若在贸易或旅行方面采取限制和障碍性措施,只会影响世界应对新冠肺炎的能力。任何国家对中国采取了超过《国际卫生条例》推荐建议之外的其他措施都应重新平复,因为中国的风险在下降,而中国能够为世界带来的贡献在增加”。

众所周知,在武汉肺炎爆发后,世界多国都采取了撤侨、停止飞往中国的航线,并限制持中国护照者入境、停止进出口货物等措施,这让中共在国际社会大失颜面。尽管世卫此前在宣布武汉肺炎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时不建议各国采取各种限制措施,但效果并不明显。如今考察组的外方组长再次为中共背书,其指向性也是不一般的明显了,而这才是借考察组之口否认病毒来源和变异、淡化空气传播、降低确诊和死亡人数的最终目的。

正是在世卫考察组为中共背书的基础上,世卫也在24日宣布新冠病毒的爆发并未在全球范围内失控,也没有造成大规模死亡,现在谈论大流行病还“为时过早”。

不过,世卫也无法否认,世界各国疫情正在快速的在中国以外的36个国家和地区爆发,近日韩国、意大利、日本、伊朗等国飞速激增的病例和死亡人数,让这些国家民众大为恐慌。对此,世卫突发卫生事件规划执行主任 Micheal Ryan在当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还是提醒各国:“现在是做准备的时候了,我们正处于为潜在的大流行做准备的阶段,这并不是让大家停下该做的事情,我们现在已经有足够多的国家出现了(新冠肺炎)疾病,现在该准备了,尽一切可能准备应对大流行。”

一方面认为谈论大流行病还“为时过早”,一方面又让各国“尽一切可能准备应对大流行”,被质疑深受中共渗透的世卫看来是既不想得罪中共,也不想在将来挨其他国家的骂。

笔者并不清楚,世卫考察组的最新通报可以让多少中国人和各国政府相信,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谁信了,就一定会上中共的当,会让自身付出惨痛的代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