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十字路口:50万人感染病毒?武汉如戒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15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Opening

今天我们一样要继续来聊中共肺炎的疫情,有三个主要问题要跟大家来探讨:

‧问题一:武汉新规定形同戒严 有多少人感染病毒?
‧问题二:中国医护人员 为何感染严重?
‧问题三:日本疫情为何快速告急?

不过,我们先带大家来看几个消息。

中国年轻网友:邪恶中共蒙蔽人民

首先是有一位年轻的中国网友留言给我们,内容相当令人敬佩。他说:“我今年才学会翻墙。我已经20岁了。19年里,我经受着社会教育与新闻媒体的强行灌输,让我一度以为,中国人民真的很幸福、外国很乱很邪恶。如今我才发现,原来真正邪恶的那些人,就在我身边,蒙蔽我的双眼长达19年;我所在的这片土地,已不是一片净土,在这土地之下,埋葬了太多太多无奈而又冤屈的灵魂。”

我想这位年轻朋友的留言,应该让很多人心有共鸣。不过,我们要补充一点,真正邪恶的不是中国人民,而是中国共产党这个极权组织,是中共通过“无神论”、文革、高压统治,还有灌输中共那套怪异的党文化系统,把传统的、善良的中国百姓的思想给搅乱了。

所以我们在节目里经常说:“中国不等于中共”,“中国人民不等于中共官员”,这两者一定要区分开来。

党媒“正能量”宣传 女演员漏馅

昨天,我们在节目里提到方舱医院以及党媒的“摆拍宣传”,央视还找人受访说,在方舱医院里“住得不想走了”。

结果,随即有网友起底发现,这名叫做“张芬”的受访者,正是2月4日另一则新闻里的“女护士陈颖”,虽然戴着口罩,但是从单眼皮以及耳朵形状来观察,几乎是一模一样。看来,央视又葬送了一名女演员的演艺生涯了。

人民靠摩斯电码沟通 是防疫还是打仗?

我们知道,中共为了掩盖疫情真相,最近加大力度监控网络、管制言论,许多中国网友也留言告诉了我们。

不过,现在有不少网友开始运用“摩斯电码”来沟通,借此闪避网络警察。

我们不得不佩服网友们的智慧与创意,能在这么艰困的环境下求生存,在夹缝中争取言论自由。不过,我们也要想一想,是什么样的国家政府,才会迫使人民不得不学会战争时期才会使用的暗码技术来交流疫情资讯?这个政府究竟是“人民的公仆”还是“人民的公敌”?

殡仪馆招募临时工 竟要“大胆、不怕鬼”

最近武昌殡仪馆发出一项招募通知,要找20个人来抬尸体,从凌晨零点工作到凌晨四点,工资是4个小时4000元人民币,相当优渥,也因此引发讨论。

不过,我们不得不思考,20个人连续搬四个小时,那到底有多少遗体要搬?

而且,工作条件中的一项要求是“不怕鬼、大胆”。大家知道,中共一向是宣传“无神论”的,而殡仪馆的征才通告竟然公开地说要“不怕鬼”,这一点相当不寻常。

这是代表,这次疫情真的造成许多冤魂,让殡仪馆人员频频撞鬼吗?还是说,有些被送进火化场的遗体其实还没有死?他们可能只是病重昏迷了,一旦被抬起来还可能会惊醒?或者被丢到炉里后,可能会被高温烫醒而惊呼求救?

这一点实在太诡异,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知道内情的人出来爆料说明。

好,接下来我们来讨论今天的三个重点问题。

⊙Comment

问题一:武汉新规定形同戒严 有多少人感染病毒?

2月14日,武汉当局发出一项紧急通知,要求“全体居民群众从现在起‘非必要、不外出’”,还说武汉“疫情非常严峻”,要从15日开始执行“六个一律”,包括:外来车辆一律不准进市;外来人员一律不准进市;各户人员一律不准出户,道路和村庄内户外不准有人等等。

说白了,这其实相当于武汉实施了“实质戒严”,把城市街道全部净空,所有人员关在家中,多数公司、商店也都停止营业。

我们昨天才跟大家提到过,湖北省委书记以及武汉市委书记正式换人,湖北的疫情确诊人数一天之内暴增超过1.4万人,现在武汉又实施“实质戒严”,除了一方面要减少民众外出互动、减少传染风险之外,另方面也很可能是为了减少被民众目击一些“不适合、或不想被人民看见的政府行动”,避免让疫情被更多人看见真相。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武汉当局祭出这么严厉的措施,当地疫情究竟有多严重?

根据一篇在10日发表的研究论文推估,武汉城内的感染人数应该有5.4万人。

而曾经在SARS期间担任台湾疾病管制局长的苏益仁则表示,他以游轮“钻石公主号”的经验来推算,钻石公主号目前船上乘客的感染率是5%,如果以武汉有1000万人口来说,保守估计武汉的感染人数至少有50万人。

苏益仁认为目前武汉的医疗体系已经崩溃,无法承担这么多的病患,特别是雷神山与火神山医院不可能照顾重病的患者,“因为那个地方的设备、医疗人员都不够,所以你把重度病人送去那边等于是让病人等死,这个地方是个大问题。”

巧的是,一名追踪疫情的武汉民众也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推算当地感染中共肺炎的人数“应该超过50万”。

如果武汉的疫情实况如此严重,从而让武汉下令进入“实质戒严”状态,那么还有一个重点城市也值得我们关注,就是北京。

北京在2月10日与上海同步宣布实施“封闭式管理”,不过,14日北京又出台新命令,要求“所有返京人员到京后,均应居家或集中观察14天”,否则将依法追究责任。

北京推出这项命令,可能是为了应对接下来的返工、复工潮,但是大批人员回到北京,却半个月不能外出上班,企业该怎么复工?大批人员关在居民楼里,会不会出现类似广州或香港的群聚性感染?北京疫情实况究竟有多严重?都是接下来我们需要关注的重点。

问题二:中国医护人员 为何感染严重?

中共卫健委14日公布,全中国已经有1716名医护人员感染了病毒,其中有6人死亡。虽然这个数据看起来有点惊人,但我们还得对这个数据保持质疑。

因为日前,至少有两个消息来源在网络上发布了一项机密报告,报告里的数据是讲述湖北省境内医院医务人员发病的情况,医务人员确诊人数超过15人的医院至少有13家。

我们稍微计算了一下,光是这13家医院的确诊人数,就有501人,如果再加上疑似病例人数,就高达1101人。而且,从报告上可以清楚看到,这些数据的统计时间从12月27日到1月20日之间不等。

换句话说,光是湖北这13家医院、在1月20日以前,就已经有超过500名医务人员确诊、600人疑似感染。如今,时间已经过了将近1个月,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竟然只有1716人确诊?而且湖北近日大量“出清库存”,这其中都没有医务人员吗?因此这项数据,让人不得不有所质疑。

再来,我们要再问,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医务人员殉职离世?主要应该有四个原因:

首先,第一线医疗与防护物资不足,造成许多医护人员没有足够的装备、弹药就冲上前线对抗病毒,等于没有穿防弹衣就冲去跟敌人进行枪战,自然损伤惨重。加上红十字会与部分官员扣留、挪用物资,或者囤积著留给上级检查,从而让前线人员更加困顿。

其次,医护人员不足,面对突如其来、规模庞大的传染病疫情,大量的病患与疑似患者让各地医疗体系难以负荷,特别是武汉与湖北。让医护人员不得不几乎全天候的奔波工作,无法休息,身心疲累,降低了身体的免疫力。

再者,疫情真实规模太过庞大,远远超过官方宣布、承认的数据,让医疗体系无力招架。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中共高层与医院高层的集体隐瞒疫情、提供错误情报,让众多医务人员在对病毒了解不足、防护设备不足的情况上就冲上前线作战,导致众多人员不慎感染。因此,对于众多医务人员的牺牲,中共当局绝对责无旁贷。

问题三:日本疫情为何快速告急?

目前中国是中共肺炎确诊案例最多的地区,其次是新加坡、香港和泰国。

然而,日本近日来却疫情急速上升,2月14日,日本一天新增8名确诊案例,累计确诊人数达到41人,已经超越泰国,成为中国境外确诊病例第三多的地区。再加上在横滨港停泊的游轮“钻石公主号”上,还有218名确诊病患,日本也因此成为现在全球最担心的疫情热区。

大家一定觉得奇怪,日本向来非常重视清洁与卫生,街道非常干净,而且医疗科技也高度发达,为什么现在会被中共肺炎疫情入侵的这么严重?我认为主要有几个原因:

第一,力拼观光经济。

观光旅游业,一直是日本经济的重要支柱之一。2018年,旅游业对日本经济产值的贡献比率达到7.4%。

而且,日本的旅游经济当中,高达82%是来自外国游客的贡献,只有18%是来自本地游客。

其中,中国游客是日本最主要的外国游客来源,一年有838万中国人访问日本,占比达26.9%;而中国游客的消费金额更是占外国游客的34%。所以,对日本来说,中国是观光经济的支撑主力,不能轻言放弃。也因此,日本政府放缓了、放松了对中国的边境管控与防疫工作,从而导致疫情流入境内。

第二,举办东京奥运。

2020奥运会即将在7月24日在东京登场,是日本暌违56年后再次主办奥运,日本当局高度重视,还投入126亿美元承办这次赛事,不但想借此宣传日本,更想藉由奥运吸引更多国际游客前往日本旅游消费。

所以,日本政府可能尽量不想增加出入境限制,避免影响外国游客人数,但也因此在防疫工作上变得相对被动。

第三,听从世界卫生组织(WHO)建议。

我们知道,中共的海外卫健委主任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曾经说过,不对,是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他曾经说“不建议各国从武汉撤侨”、“对中共政府防疫能力有信心”,也没有理由对中国采取旅行管制措施。

日本政府,或许可能因此听从了世卫的建议,放松对中国的防疫行动,从而让病毒趁虚而入。

最典型的例子,是钻石公主号的检疫官。他在登船帮乘客检疫之后,自己竟然也感染了病毒。而检疫官当时是依照世卫提供的防疫指南,全程配戴口罩与手套,但是没有穿防护服,结果却因此染病了。

第四,未经历SARS冲击。

2003年SARS肆虐亚洲,中国、香港、台湾疫情相当严重,但日本却创下0病例0死亡的记录,成为日本的骄傲。

但是与台湾对比,台湾过去曾经饱受SARS之痛,造成73人丧命,后来全面提升医院的防疫设备与传染病防疫的指挥程序,在这次中共肺炎来袭时,应对快速且严格,尽量做到“防疫决战于境外”,从而到目前为止,疫情相对受控。

日本或许因为SARS期间全身而退,而且过去传染病问题并不多,所以在防疫设备与经验上可能相对薄弱一些,比方说负压隔离病房数量不足、如何防止病毒在医院内扩散等等,所以导致这次的疫情快速蔓延了。

不管怎样,我们希望日本的朋友们一切平安。

⊙Ending

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跟你的亲朋好友分享。

订阅我们频道之后,记得打开旁边的“小铃铛”,这样,当我们有新的节目出来,你才会收到通知。

请世界各地的朋友,务必多加留意疫情资讯,注意身体,我们下次再见。


红党有报

电闪照冤魂
民怨江雷奔
恶党残民尽
天火已见焚

点阅【世界的十字路口】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