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遭中共迫害的武汉法轮功学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8日讯】根据明慧网信息不完全统计,2019年遭到迫害的武汉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50人,其中遭绑架至少90人次、骚扰至少57人次、非法抄家至少20人,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31人、看守所26人、安康医院2人、洗脑班至少30人;被非法判刑18人,另有18人被非法批捕、非法庭审;4人遭迫害含冤离世。经济迫害造成法轮功学员家庭的损失超过百万元。

2019年是中共维持迫害法轮功的第20年,中共武汉当局不仅继续执行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政策,而且借用2019年“武汉军运会”大肆绑架、骚扰、关押、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从而加剧迫害,对法轮功学员及其亲人和家庭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被迫害致死

2019年,4名武汉法轮功学员遭迫害含冤离世。他们是李建华、彭望琴、康佑元、万大久。

武汉市青山区李建华在迫害中离世

武汉市青山区法轮功学员李建华,女,66岁,因修炼法轮功遭受中共长期迫害,于2019年2月4日(大年三十)下午5时左右含冤离世。

李建华原青山4262厂职工,1993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获益。1999年7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灭绝性的迫害,李建华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遭到当局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青山区洗脑班和拘留所。之后她又两次被非法劳教,共陷狱3年半。

李建华被关押在武汉市河湾女子劳教所期间,受尽折磨,一度几乎瘫痪,视力减退到0.001~0.025,近乎失明;出狱后,她生活难以自理。当地警察和居委会人员仍将她作为重点迫害对像,伙同单位开除了她的工作。

李建华本来因修炼法轮功而身心健康,却因被当局的残酷迫害而离世。

武汉市黄陂区彭望琴在迫害中离世

武汉市黄陂区法轮功学员彭望琴,在中共二十多年来的打压迫害中,遭到非法劳教、拘留、关洗脑班、抄家、以及黄陂区公安分局国保科和长堰派出所警察伙同街、乡、村三级中共人员经常不间断的上门骚扰,于2019年4月3日含冤离世,时年56岁。

彭望琴曾被非法劳教1年6个月,期间绝食反迫害。为了强制“转化”(强迫放弃修炼)她,几个彪形大汉对她施以野蛮灌食。她满口的牙齿几乎一半被撬松、撬掉,鲜血从口里往外流,从脸上流到上衣,上衣全部被鲜血染红。

恶人害怕其惨无人性的恶行被同关押在洗脑班的其他人员看见,就端来一盆凉水,照她脸上猛泼上去。她全身湿淋淋的,被拖回监室,恶人们扬长而去。

几天后,恶人见她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害怕她死在洗脑班,把她送到黄陂区中医院抢救。

出院后,中共人员又找上她家的门,闹得全家人惊恐不安,无法正常生活,她被迫流离失所,直至她离世前。

遭冤判

2019年,武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18人,其中,65岁以上9人、80岁以上3人;7人被非法判刑5年以上,最长刑期10年。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的年龄越来越大、他们的刑期越来越长。

武汉市关山83岁范琴霞老人被非法判刑 

武汉关山街汽发社区法轮功学员范琴霞老人,83岁,在2018年2月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武汉关山街派出所强行非法判刑1年,监外执行。

刚解除刑期时,2019年4月26日左右,关山派出所警察去她家,非法强行将她带到派出所,给她带上一种有监听、监视、外形像手表样的定位器。据说,这个定位器有200米远的辐射信号的范围,派出所和居委会随时可以监控她。

警察还恐吓老人说,如不戴上这个定位器,就把她送进监狱。

武汉市青山区82岁吴元丑被非法判刑3年

82岁的法轮功学员吴元丑老人在2017年、2018年期间,因为向人们讲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多次被当地警察抄家。后来他被监视居住。

2019年11月19日,吴元丑被非法庭审;11月26日,被非法判刑3年并罚款3,000元。

非法批捕、庭审

2019年,有18名武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非法庭审,其中,70岁以上6人、80岁以上1人。

王贵霞讲真相被 被非法庭审

2019年3月4日,武汉市新洲区法院非法庭审王贵霞。王贵霞为自己辩护,以自己通过修炼法轮功后发生的巨大变化,向法官、公诉人等讲述法轮功的美好。

庭审法官完全不顾及王贵霞陈述的事实真相,以“态度顽固”、“在法庭公然宣传法轮功”为借口,恐吓王贵霞家属。

王浩被非法庭审 妻子做无罪辩护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浩曾六次被非法抓捕,身体被迫害得极差。2019年7月中旬,武汉天气酷热,他到利川市去避暑,于8月29日晚在利川市被绑架、构陷。

12月30日,他被非法庭审,妻子彭青青作为家属辩护人为他做无罪辩护,要求法庭无罪释放丈夫。

武汉市八旬老人魏显荣遭非法批捕

武汉市江岸区法轮功学员魏显荣,女,80多岁,退休前为中国市政工程中南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家住武汉解放公园路单位宿舍。修炼前她一身病,修炼后迅速康复,身心受益。

2019年3月20日,魏显荣老人被武汉市公安局轨道交通管理分局轻轨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被非法关押在东西湖二支沟武汉市女子第一看守所。轻轨派出所警察对她进行构陷, 4月24日,她被非法批捕。

非法关押

2019年,武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至少有26人、非法拘留至少31人、安康医院2人、洗脑班至少30人。

“安康医院”实际上是由公安部门控制的。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后,在迫害的初期中共内部文件就称:对法轮功学员“还必须采取药物治疗的方法”、“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所以武汉公安将很多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洗脑班和安康医院强行来回关押,最大限度地实施迫害。

武汉市江岸区73岁老人欧阳如芸于2019年3月20日遭绑架后,身体被迫害得很严重,被从武汉第一看守所转到了安康医院迫害。

被关押到武汉市“安康医院”的人不管有病没病,每天被强行打吊针、吃药。人从进去的第一天开始,一直要连续被打吊针15天。每天早上医院要求病人6点起床,6点半发一次药,早饭一人发一个馒头、一碗稀饭、萝卜。到上午10点钟又开始所谓的复查、打针,让病人吃药,一天发四五次药。

借用武汉军运会加剧迫害

“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于2019年10月18日至27日在武汉举行。中共武汉当局惶恐不安,骚扰、恐吓老百姓;在2019年8月至12月期间,不讲任何法律,骚扰、关押,加剧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给他们及亲人和家庭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遭到迫害的有131名法轮功学员,其中,绑架70人次、骚扰57人次、非法抄家16人、非法关押在拘留所30人、看守所12人、洗脑班15人、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1人,关押地址不详9人,非法批捕2人、非法开庭1人、非法判刑 6人。

武汉市陈三兰等7人被绑架

武汉市陈三兰等7人于2019年4月17日被警察绑架到拘留所行政拘留15天。其中陈三兰被转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刑事拘留,其余6人是阮春玲、张带娣、熊红英、段玉荣、施青和周玉琴,她们都被绑架到洗脑班继续关押。

武汉黄陂区张玲梅、李秀梅、江代兰被非法抓捕

2019年6月14日,武汉黄陂区法轮功学员张玲梅(77岁)、李秀梅(68岁)、江代兰(71岁)三人在黄陂区宋岗佳海工业园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发到一个便衣手里。便衣当时就喊来了警车,三人被非法抓捕到黄陂区宋岗腾龙派出所。

经济迫害

2019年,武汉法轮功学员遭受经济迫害所造成的损失超过百万元,有8人遭绑架,被抢走的现金共有17万元;1人被非法开除工职、5人被停发退休养老金、3人被扣发退休养老金。

付攸生、朱光荣被绑架 现金9万元及财物遭抢

2019年9月10日上午,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法轮功学员付攸生在汉阳火车站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发到一个便衣警察手里,便衣警察把付攸生绑架到汉阳火车站派出所。

法轮功学员朱光荣知道后,赶紧到汉阳火车站派出所劝善要人,也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中午,付攸生、朱光荣两家同时遭非法抄家。警察从付攸生家拿走现金9万元及财物等。当晚两人被劫持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洪桂梅、窦堰生冤狱2年 退休金被扣发

2017年7月20日,武汉市东西湖区“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常青花园派出所十几人到洪桂梅、窦堰生家中非法抄家,抢走电脑等私人物品。

后来两人被武汉市东西湖区法院非法判刑2年,各被勒索罚款人民币5,000元。两人在两年期间的退休金合计十几万元,被武汉市江岸区社保局全部扣发, 给他们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