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线医护生死难料 世卫考察内情流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8日讯】世界卫生组织(WHO)考察中国内情流出。WHO发言人近日坦承中共没有提供医护人员的感染资料,对全球防疫的造成大缺口。被认为证实了中共推医护人员做炮灰一说。武汉疫情爆发后,中共调集大批医护人员支援武汉,由于防护物资匮乏,导致许多人染病及死亡。

由于中共对武汉肺炎的隐瞒,导致疫情扩散,一场世纪大瘟疫正在全球蔓延。

《华盛顿邮报》报导称,世界卫生组织(WHO)直到2月14日,也就是疫情爆发超过1个月后,才在一篇研究报告里发现,中共官方提及境内有1700位前线医护遭到感染。

在记者追问下,WHO发言人贾撒列维克(Tarik Jasarevic)坦承,中共政府没有透露医护人员的染病细节,因此无法评估医院内部的传播情况,也无法研拟帮助前线医护人员降低风险的办法,对全球防疫造成大缺口。

美国乔治城大学奥尼尔国家与全球健康法研究所、专攻全球健康政策与治理的学者玛拉(Mara Pillinger)说,中共从政治上串通WHO,绕过公众抵制,造成这种棘手的窘境,WHO必须尽力要求中共加强合作。

目前,武汉疫情扩散48个国家,并已在多国大爆发。美国哈佛大学流行病学教授利普西奇(Marc Lipsitch)日前表示,疫情恐难以控制,一年内全球可能有40%-70%人口感染。

大陆医护人员向国际求助

2月24日,支援武汉的广东医疗援助人员在英国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网站发文,呼吁全球医护人员前往中国,帮助抗击疫情。

文中说,她们是1月24日前往武汉疫区的第一批医疗援助人员。她们一直在隔离病房工作。武汉当地的医护条件和环境远比想像中的困难和恶劣。

除了各种防护物资严重短缺,她们的手已经长满了皮疹,耳朵额头有压疮、嘴唇起疱。还有护士因血糖过低与缺氧而晕倒。

除了身体疲惫不堪外,她们经常感到无助、焦虑与恐惧,即便是经验丰富的护士也可能会哭泣。尽管全国有1.4万名护士来到武汉,但是他们仍需要帮助。

文章发表后,大陆一些媒体翻译转载,但在26日又全部被删。同时 广东援助武汉医疗队也发声明,要求《柳叶刀》撤销这篇文章,澄清事实并道歉。

有网民评论说:中共不希望它的问题曝光,哪怕因此牺牲更多医护人员跟它陪葬也在所不惜。

中共把医护人员推到前线当炮灰

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中共当局调集大批医护人员和物资前往武汉支援。由于医院人满为患,加之防护物资严重匮乏,医护人员被感染的情况相当严重。

网民纷纷批评中共隐瞒疫情一手制造这场大灾难,却把医护人员推到前线当炮灰,政府造孽,百姓买单;“每当灾难来临,全是拿平民百姓当炮灰!这个恶政该滚蛋了!”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科医学主任彭志勇早前接受《财新网》采访时曾说,该院对口帮扶的武汉市第七医院,重症室有2/3的医护人员都感染了。

武汉某医院工作人员芹芹(化名)对新唐人透露:一线医护人员都倒下好几批了,她自己已写好遗书,以备随时可能发生的状况。

1月27日,有人向外界透露,一位在第五医院工作的医护人员通过内线电话哭吼:两个科室的医生护士“一个没剩下,全死了”,“昨晚一小时内武汉五院死了70多个病人。”

而大陆官媒的报导似乎印证了这一点:1月29号,江西一支医疗队入驻武汉市第五医院,接管该院呼吸科、重症科等病区,并组建新的传染病区。

2月中旬,网上还传出疑似武汉中心医院后湖RCU(呼吸重症监护病房)的护士长给院领导的求救信。

信中说,后湖RCU是该院首个重症隔离病房,医护人员已经累计奋战了40多天,夜以继日。很多同事都处于心理崩溃的边缘。尤其面对同事频繁濒临生死的抢救。除了媒体关注的李文亮医生已去世,还有胡卫峰医生插管,易凡、梅仲明主任插管抢救。

这些惨痛的状况让处于崩溃边缘的医护人员彻底崩溃。

不仅武汉,中国其他地区也出现医护人员被感染案例。2月3日,北京市政府召开记者会,承认北京复兴医院爆发群体感染事件。江苏南京中医院女副院长徐辉7日凌晨猝死在抗疫一线。

据中共的数据,截至2月11日,全中国共有3019名医务人员感染新冠状病毒,5人病亡。陆媒15日称,过去两个月,已有6位中共两院院士过世。而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在不到两周内5名教授病亡。外界怀疑,真实数据可能更加庞大。

旅美中国学者吴祚来说,大批前线医护人员被感染,主要是因为中共封锁信息、控制舆论。对自己的人民对一线的医护工作者非常不人道,甚至是一种邪恶。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