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微博被封 叹如惊弓之鸟,不知什么话可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9日讯】武汉疫情肆虐,困在围城中的湖北作家方方每天以日记的形式,记录武汉人所经历的最真实苦难。但她日记经常被删,微博也被封停。27日,方方在日记中感叹,“活下来就好”,微博再次被屏蔽,简直如惊弓之鸟,已然不知什么话可说。

身居武汉的作家方方从武汉封城后的第三天(1月25日),写下了第一篇“封城记”之后,过去一个月里,她几乎从未间断。

据武汉网友说,他们每天第一件大事就是看“方方日记”,既从她那儿了解疫情的变化,也从她那儿感受其他武汉人的艰辛和悲凉。

方方日记记录疫情爆发以来,武汉人的喜怒哀乐以及个人的真实感受。这些日记,既有日常琐碎,也有民生大事,直言不讳地向外界传递出清晰有力、诚实可靠的声音。让疫区内外的人看到了与电视报纸不一样的画面。

方方日记也让人们看到了生命的脆弱,个体的渺小乃至无助无奈无能无力无望,看到芸芸众生的哀哭和挣扎,看到武汉封城之后人们经历的最真实的苦难。

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戴建业23日撰文称,对于当前正在湖北进行疫情报导的陆媒记者们“不敢恭维,也不想多说”,这些官样文章与“方方日记”对照,境界和见识便高下立见。

(微博图片)

方方日记中2月9日写道,“这几天,死亡者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邻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妈和老婆都死了,然后他自己也死了。人们哭都哭不过来。”

这次的灾难,不止是死亡,更多是绝望,是呼救无用,求医无门,寻药无着的绝望。病人太多,床位太少,医院也猝不及防。剩下的,除了等死,又能如何?

多少病者都一直以为岁月静好,有病看医,毫无死亡的心理准备,更无求医不得的人生经验。他们死前的痛苦和绝望感,比深渊更深。

“人不传人,可控可防”这八个字,变成了一城血泪,无限辛酸。

2月16日,方方日记写道,武汉人的痛,不是喊喊口号就能缓解的。什么时候公务员们前去工作不举旗帜不再合影留念,什么时候领导视察没人唱歌感恩,也没人做戏表演,人们才算懂得了基本常识,才算知道了什么叫作务实。

方方日记16日描述武汉当下的灾难:灾难不是让你戴上口罩,关你几天不让出门,或是进社区必须通行证。

灾难是医院的死亡证明单以前几个月用一本,现在几天就用完一本;灾难是火葬场的运尸车,以前一车只运一具尸体,且有棺材,现在是将尸体放进运尸袋,一车摞上几个,一并拖走;灾难是你家不是一个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几天或半个月内,全部死光…。

2月27日,方方日记中以“是的,活下来就好”为题写道,昨天微信号所发文章,又被删除。微博再次被屏蔽。我以为微博不能发了,试了一下,发现还可以再发其他,只是屏蔽了昨天的那一条,立即很开心。

“唉,我简直如惊弓之鸟,已然不知什么话可说,什么话不可说。”

(微博图片)

下面是27日方方日记的原文:

天气又阴了。有一点凉气,但也不算太冷。走出去望望天,觉得没有阳光的天空,多少有些阴郁和沉闷。

昨天微信号所发文章,又被删除。微博再次被屏蔽。我以为微博不能发了,试了一下,发现还可以再发其他,只是屏蔽了昨天的那一条,立即很开心。唉,我简直如惊弓之鸟,已然不知什么话可说,什么话不可说。抗疫头等大事,全力配合政府,听从所有安排,我都快捏拳头宣誓了,还不行吗?

我们都还被关在家里,足不能出户。而另有一些人却已在大唱颂歌,连胜利的书都看到了封面(如果不是恶搞的话)。武汉人有什么话可说?焦躁也好,烦乱也好,我们都得忍下来,是不是?胜利也是你们的胜利。

今天看到一个段子:在听到有人说“我们不惜一切代价”这句话时,不要以为你是那个“我们”,你只是那个“代价”。

不说了,继续等待。保持平和之心,保持稳重之情,等待。用我大哥最朴素的话说:很无聊,在家追剧打发时间。

今天,医生朋友告诉我说,出院的人已经很多了。治愈者已达两千多人,轻症治愈不是难事。床位亦大大缓解。死亡人数也降低很多。我查了一下,前一阵几乎每天近百人死亡,及至昨天,已降到29人。

唉,希望能尽快看到零死亡。这样,所有焦急不安的家属才能安心。只要人能活下来,其他都好说。慢慢治疗,时间长点也能接受。

刚刚看了《南方都市报》的一个视频,拍的是医生抢救病人的过程和他的想法,此外还有病人自己的感慨。很感动。一个被抢救过来的病人说,我靠我的毅力,也靠医生给我的信念。另一个病人说,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活着,会珍惜每一天的生活。是的,活下来就好。

让人无法理解的仍然是:新增确诊和新增感染人数还是很多,这使得武汉疫情呈胶着状态。

以昨天情况看,确诊和疑似达九百多人。这真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那些人,应是封城之后感染的。所以,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处于什么位置、以及在什么样情况下被感染,疫情通报,或许可以说得再细一点。

将新增患者的病因公开,一则可以让其他人有所设防,二则可根据患者的位置开始陆续释放远距离的市民出屋。我的另一位医生朋友则认为,疫情已经控制住了,新增病人主要是监狱和养老院的。

既然如此,那还需要闭户禁足这么多人吗?或许,这几天会有好的消息?自己瞎猜呀!

从感染角度论,这九百多人是很大的数字。但放到全省几千万人中,他们只是一丁点。就是这一丁点人,将全省几千万健康人都死死地捆绑了起来,谁都不能动弹。而这些健康的人们,又将面临什么呢?会不会牺牲的代价更大?我说不上来。

还有,被迫滞留在外的五百万武汉人,不能回家,不知他们这些天怎么过的日子。前阵的歧视,到现在是不是好了一些。而被堵在武汉的外地人,亦不可出城。

昨天看到一则消息说,他们中,有人没钱住店,或是没店可住,成日住在火车站。还有人没有饭吃,只能捡垃圾,吃别人扔掉的东西。抓大事的人,经常忽略小事;顾多数的人,也常会忘记少数。

好在,我后来看到另一则消息,那里提供了一份“疫情防控期滞留在汉人员临时生活困难救助咨询电话”。每个区都有这样的电话。只是我不知道这些电话是不是真的管事。因我知道很多官方的咨询电话,只是做给人看的,比方上级。

实际上你打一个试试?几乎无用。你遇到的只是踢球运动员,最终你非但得不到任何帮助,还浪费了电话费。官场很多人,一辈子没学会什么,但做假动作从来是高手,他们会用一些你想都想不到的方式来对付你。

而且他们推诿的水平也非常高端。没有这些东西的铺垫,这场疫情,何至会变成今天这样的灾难。

武汉疫情,从最初发现到封城,中间延误二十多天,这是不争的事实。而延误的症结在哪里,究竟是何人因何事,给病毒蔓延提供了时间和空间,从而导致武汉史上未有的封城。将九百万人禁足在家,是个奇观,绝不可以自豪。

这件事的根底是必须追查的。中国谄媚的记者很多,但勇敢的记者也从来不缺。这几天,我们看到一批记者在刨根问底,在穷追猛打。

这个网络发达的时代,靠记者以抽丝剥茧的方式调查,靠网民共同发力一层层扒出关键的时间节点和事件原形,终归是能将那些密封和掩盖至深的秘事,逐渐大白天下。

无论如何,有些过程必须深究。比如,武汉来过三批专家,每一批来的是什么人,领导者是谁,来汉后什么人接待,领去了哪家医院,走访几个科室,开了几次会,什么人发言,询问了哪些医生,得到了什么回答,看到过什么材料,了解到什么情况,最终得出什么结论,谁拍板的这个结论。诸如此类。

毕竟“人不传人,可防可控”这八个字,将武汉人害得惨不忍睹。

细查到这一步,不信拎不出说谎人。而说谎者为何说谎,受何方指令说谎,知不知道这是谎言,还是明知对方欺瞒,自己则愿意相信欺瞒,或者自己需要被欺瞒。无论官方,还是专家,逐条逐条地梳理,应该都能查明。

这样的灾难,绝不可能免职或撤职就可以了结。对于武汉人民来说,所有主推手和帮凶者,一个也不会饶恕!

两千多(甚至更多不在名册上的人)“他杀”的亡灵和他们的家人,日日夜夜拚命救人的所有医护人员,900万苦熬日子的武汉人民,500万难以回家的流浪者,都会要一个说法,要一个结果。

而现在,我们只是等待。先等城开,再等交待。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