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习近平何人可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人祸招致天灾,天灾因人祸而更甚。武汉肺炎瘟疫至今没有个头,连拐点何时而至都不清楚。虽然,能开17万人大会发表超万字演讲(2月23日),湖北省和武汉市的中共书记能一夜换人(2月13日),但是,仍掩盖不了习近平的真实处境——四面楚歌。

事到如今,习也算是孤家寡人了。举例说,2月10日下午,习近平到北京治疗新型肺炎患者的地坛医院视察,新华社刊发的照片显示,习所戴的医用外科口罩的金属条明显没有按压下去。习戴错口罩不算稀奇,稀奇的是竟然没人提醒。感染病毒可是要命的事情,这件事自然就引出一个问题:有人真心对习吗?

“习家军”是习上台后迅速组建起来的,突出体现在,中共19届政治局25名委员,新上任的15人中,绝大多数都是带有标签的习派人马,其中6人越级提拔,蔡奇更是“三级跳”。

但是,与习近平的集权速度相比,“习家军”的扩容确是相当迟缓的,以致捉襟见肘。这从习对涉港高层人事的调整可一窥端倪。

其一,骆惠宁本已到龄退休,2019年11月30日卸任中共山西省委书记,还无港澳工作经历,却突然于今年1月4日傍晚,新华社公布,出任香港中联办主任,并于2月13日兼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副主任。

其二,曾与习共事的原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退居二线,2018年3月以66岁的年龄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又突然于今年2月13日,兼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一职。

香港反送中民主运动让中共颜面丢尽,束手无策,只知一味野蛮镇压。习早就想修理涉港系统,却一限于中共内斗,二限于死不认错的传统,三限于人选难觅,所以一拖再拖,迟至此时。

问题是,以当权者的有利地位,为什么“习家军”没有迅速兵强马壮呢?这不太反常了吗?

根本原因是习的路走错了。

习一再声称,“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这纯粹是自欺欺人。基于其邪恶本性,共产政权本身并没有自我改良的能力。在抛弃共产政权和死抱共产政权之间,没有第三条道路可选。

其实,共产政权的破产,习氏父子自身早迫害的遭遇就足以说明了。习却仍受惑于共产政权的权力和自出生就被灌输的党文化,以及青少年时代形成的毛泽东情节和红卫兵烙印;置近代中国走向共和、肇立民国的艰难历程和历史性成就于不顾,反面理解苏东共产政权的解体,要扶中共大厦之即倾。

如果逆历史潮流而动,习又能有多少同路人呢?中共覆灭的现实性,在中共全党上下早已成为共识。所以,人们看到难以计数的资金流到国外(上世纪90年代中国就已成为世界十大资金输出国之一),裸官层出不穷,“满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就是习的最大政治敌手——江、曾之流,也早已做好了“沉船计划”。就只有习还妄想“保党”而独立支撑,这不是愚蠢是什么?

更可悲的是,这个党内顽固派对习近平也不信任。这个党既要利用习来保它,又防着习。所以,习表面上是核心,大权在握;可中共却是寡头政治(如坊间流传着的“500个家庭控制着中国的命脉”之说),内斗从未消停,强烈掣肘着习的施政,习同样也是“政令出不了中南海”。

在这种情形中,时日不长、根基不深、实力不强的“习家军”,会对习忠心耿耿吗?中共各级官员都是人精,对这一切心知肚明,那么“习家军”还能迅速扩容吗?

中国人口众多,从来不缺乏人才,但中共却是个 “逆向淘汰”的 体制,即使拉拢各界名流入党给自己脸上贴光,但这些人实质上也只是个花瓶,根本进入不了核心,起不了多大作用。

而且,习上台以来,社会控制极端化,政治形势日益恶化,想走民主道路的人对习也颇为寒心,自然不会向习靠拢。

这样,中共政权就彻底腐烂了,腐败和无能成为中共官员阶层的两大标签。例如,在当前的瘟疫中,社交媒体上盛传一张网民制作的八骏图,历数了八位失职严重的政府官员,其中提到:一问三不唐志红, 准备不足邱丽新, 人不传人是高福, 物资充足王晓东; 等待授权周先旺, 深感内疚马国强, 可防可控王广发, 答非所问蒋超良。

习近平如果有人能用,那才是咄咄怪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