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外宣炒作病毒源头在美国 陆专家:源头在武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3日讯】近日,有台湾亲共媒体做节目炒作新冠病毒源头在美国的说法,引发舆论关注。但一名从事保护生物学研究的大陆专家对媒体逐条分析了前述“药理学教授”提出的论据后指出,那些证据恰恰说明源头在武汉而非美国。

中国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以来,在中国网络上一直有人在宣扬病毒是美国人(或日本人)投的毒,但因这种说法毫无根据,并没有产生多大实际效果。最近,在台湾某亲共媒体播出的一当电视节目中,一位号称“药理学教授”的嘉宾引述一些论文或媒体报导的内容,言之凿凿的推断出美国是新型冠状病毒来源地的结论。该说法被中共控制的大批网络五毛在微博微信转发,引发外界关注。

据了解,该“药理学教授”用以佐证其结论的论据主要有以下三条:

论据一:网络上流传的一篇挂上了“中科院”招牌的文章。这篇论文用生物信息学的方法,分析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 新冠肺炎COVID-19病人的新冠病毒基因序列,其中在美国首例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测序中发现了 单倍型H38的病毒样品,而单倍型H38被视为在武汉广泛发现的单倍型H1的祖宗。但论文没有说明的是,美国的首例病人发病前刚刚从武汉返回美国。

论据二:“药理学教授”重提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美国电子烟致死案例,因为那些病人的主要症状也是肺部纤维化不能呼吸,和新冠肺炎COVID-19症状很像,因此判断新冠病毒来源于美国,但没有对电子烟致死案例作严谨的医学分析。

论据三:美国一位乔治城大学 (Georgetown University) 的一个流行病专家在美国《科学》(Science)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新冠肺炎COVID-19的第一例应该是在2019年11月就已经被感染。“药理学教授”认为,中共官方宣布武汉的最早病例是12月8日发现的,说明最初的病毒来源不在武汉,但他没有说明11月感染的那位“零号”病人究竟是武汉人还是美国人。

(视频截图)

针对上述节目,中国大陆媒体《经济日报》发表了一篇对从事生态学和保护生物学研究的兰州大学研究员赵序茅的专访报导。赵序茅通过对台媒节目中“药理学教授”所提出的证据进行深入分析后指出,那些证据恰恰说明病毒来源于武汉。

这篇报导首先指出,有关嘉宾判断新冠病毒源头在美国的主要依据就是那篇由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华南农业大学和北京脑科中心在ChinaXiv联合编撰的论文。论文的研究者搜集了2月12日以前出现在12个国家的93个新型冠状病毒样本的基因组数据,并宣布从中发现了58种单倍型,而其中在美国发现的单倍型H38可视为在武汉样品中发现最多的单倍型H1的“爷爷”。

针对这个“论据”,赵序茅分析指出,论文中的单倍型演化关系显示,单倍型H13和H38是比较“古老的”单倍型,通过一个中间载体——mv1(可能是祖先单倍型,也可能是来自中间宿主或“零号病人”)与蝙蝠冠状病毒RaTG13关联,并通过单倍型H3衍生出单倍型H1。

形象化来说,新冠病毒最开始的老祖宗通过单倍型mv1衍生出了H38和H13这两个新冠病毒家族企业的第一代创始人,之后的H3是病毒的第二代掌门人,而H3衍生出孙子辈H1则是病毒的第三代掌门人。这个孙子辈H1让病毒空前强大,还继续衍生出了曾孙辈的H56和mv2,作为第四代掌门人,并在中国大陆形成了严重的疫情。

而论文研究团队发现,两个“古老的”单倍型H13和H38的病毒样品,分别来自深圳的病患(广东首例)和美国华盛顿州的病患(美国首例)。按照正常逻辑,爷爷辈的单倍型所在地就是病毒的祖籍。

问题的关键是,在台湾出节目的那位“嘉宾”没有进一步搞清楚(或者知道却没提),深圳和美国的那两位患者的旅行记录显示,他们都曾经在2019年12月底至2020年1月初期间在武汉活动,并因此而被感染了新冠病毒,他们分别回到深圳和美国后很快就发病并被确诊。

换句话来说,其实论文研究团队提出的证据恰恰证明,两个“爷爷辈单倍型H13和H38”的来源还是在武汉。

至于现有武汉样本中为何没检测到“爷爷辈”单倍型的问题,赵序茅指出,这与论文研究团队的样品主要采自几家定点医院,而且样品采集时间局限于2019年12月24日和2020年1月5日有关。“武汉因为采集时间较晚,此时爷爷辈的单倍型很有可能已经被父辈、孙子辈的单倍型替换了。”

他坦言:“病毒是不断更新换代的,根据这篇文章的研究报道,美国携带H38单倍型的病毒患者有过武汉期间的旅行史和武汉地区密不可分。且病毒确诊病例在美国的基数比较小,病毒扩散得比较慢,因此病毒更新换代也慢,因此找到爷爷辈的单倍型也不奇怪。最关键的问题是样本量太少只有93份病毒样品,且样品采集时间较晚,这是影响分析结果最重要的因素。”

其次,针对台湾那位“药理学教授”提出,“美国流感死亡1.2万人,其中有很多可能死于新冠肺炎”。赵序茅认为,这种没有数据依据的推测可信度不够。

他解释说,虽然新冠肺炎和流感的临床症状有一定的相似性,而且两种都属于RNA病毒,但是这是两种没有亲缘关系的不同病毒,而且流感和新冠肺炎的检测方式也不同,美国医疗机构不可能把这两种病毒混为一谈而做出误判。

最后,台湾电视节目的“嘉宾”提出新冠肺炎COVID-19的最早病例是在2019年11月感染的,但他没有说明这个病例仍然发生在武汉。

据公开的资讯,Science杂志2020年1月26日发表的一篇新闻稿(不是学术论文)中,乔治城大学流行病专家Daniel Lucey接受采访时提到新冠肺炎COVID-19“第一例可能发生在2019年11月”。这个说法来源于中国学者2020年1月24日在《柳叶刀》(The Lancet)上发表的一篇论文,该文指出,早期的41位病人中有14位没有接触过海鲜市场,尤其真正的第一位病人出现症状是在12月1日,考虑到病毒有潜伏期,所以该患者感染病毒的时间应该在2019年11月。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