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大锅药”请领导先吃,治好脑子再说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3日讯】武汉疫情失控引全民恐慌,中共高层力推中药防疫,但相关举措引发全网激烈争论。有作者发文说,吃中药连幼儿园都不放过,更离谱的还要求集体组织服用“大锅药”,那就请领导先吃,治好了脑子再说话。

据陆媒报导,在新冠肺炎的防控治疗领域,一些地方机构试图拿中药当做“疫苗”来服用,用以预防新冠肺炎。

2月29日,云南省临沧市第二中学发布关于组织服用“大锅药”的通知,要求全校师生、家长,根据临沧市中医院开具的处方,自行到所在县、乡(镇)医院购买“大锅药”自行煎服或委托医院煎煮服用。

3月1日起,来自云南临沧学生家长的投诉显示,临沧市各教育体育局以及多所学校纷纷发文,要求管辖下的学生从当日开始,按照官方统一提供的药方喝中药,更甚的是还要求所有学生必须将买药、以及喝药的照片发到班级群供查验。

而根据当地红黄蓝幼稚园保健人员发布的通知,要求3到6岁的幼童必须每天喝,并在每天5点前,将喝药照片上传到班级群。

官方提供的理由是,喝中药防疫,为复学做准备。但相关防疫措施,引发全网激烈争论。

拥有289万粉丝的知名儿科医生裴洪岗在微博说,给人开处方让人吃药需要医生执业证,教育局行政命令让学生、包括幼稚园的健康孩子都喝中药是违法。

作者“冷青衫”发表网文说,“大锅药”请领导先吃,治好了脑子再说话。

作者说,自己对中医治疗新冠肺炎嗤之以鼻,没想到又有人又出来作妖,愿意吃吃点得了,还大锅药。

(网络截图)

而且这个“大锅药”连幼儿园都不放过,那么弱小的身体经得不住这么折腾吗?再说中医不是主张一人一方,私人订制么,这还怎么凸显优势。

(网络截图)

什么是大锅药?作者引述网友鹿鸣君”的话说,大锅药就是用几十种上百种药草放在一起煮出来的药汤。

一个个健康的孩子,没有病,为什么要吃药?还是无差别吃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用于预防和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特效药,如果有,早就通告全国了。

这么几十种上百种药放在一起熬煮,到底会产生什么副作用,谁去做过试验?谁有安全性报告?即便是中国的老话,也说“是药三分毒”不是吗?

医生开药,上面往往都写着“儿童慎用”不是吗?比如这次大锅药药方中可见的柴胡、苏叶,都是肝肾代谢负担很重要的药。

但是,现在市政府、教体局就可以下令要求所有学生,包括3-6岁的幼儿园孩子, 都要喝,还必须上传喝药照片供核查。药方必须是执业医生才能开,现在,对所有的孩子,统一喝药。我就想知道,哪个医生胆子这么肥壮?

作者说,《现代预防医学》2008年有一篇论文介绍说,2005年6月份,为预防水痘,昆明市禄劝县某小学组织服用“大锅药”,服药后,全校224名学生、2名教师及5名学生家长产生不良反应,并有1名学生死亡。

死者是一位12岁的五年级学生,喝药两个半小时之后就头痛、头昏、恶心、呕吐、腹痛、腹泻等,而后很快昏迷,经抢救无效死亡。

事后,云南省药监所对药方中的15 味原药和剩余药渣进行检验, 结果均符合国家药典标准。即便从中医角度来看,这大锅药也只能算是15 味中药的混合物, 药单全无中医处方应有的君(主)、臣(次)、佐(随)、使(从)之分。

(网络截图)

大锅药,一般来自一些边疆乡村寨子,因为没有现代医学知识,也缺乏现代医疗条件,乡民们就把山上的各种草药都摘回来了,放一锅煮了,不管生了什么病,都吃这个。

在过去,这种淳朴的、混合的自我疗愈方法,可以理解为没有办法下的一场药物冒险。类似于神农尝百草,洋溢着一种可敬的原始实验精神。

但是,现在是什么时代了?难道不是2020年了吗?

作者说,中共地方领导分多种:最糟糕也最可怕是思想力弱、执行力强的领导——脑袋里一片浆糊,但是,因为超强的执行力,往往一次次地把团队带到坑里去,甚至没有坑,自己也挖一个坑来跳。

这个地方的市政府、教育体育局就是这种。一顿操作猛如虎,几十上百种药一顿乱喝,让辖区所有健康的孩子们来一场浩浩荡荡的原始时代药物冒险!

中共力推中药防疫,但相关举措引发全网激烈争论。(pixabay)

作者说,同样令人担忧的是,如果把“大锅药”当作心理神符,折腾完大锅药之后, 正常的、繁难的现代防疫工作就不重视了。

我们应当鼓励中医多发挥作用,非常时期,尤其需要众志成城。但是,我们鼓励的是真正济世救民的医者,而不是鼓励一些违反常识的人,抬着一面大旗混淆视听,这些“高级黑”大行其道,又是谁的幸与不幸呢?

前段时间,因为中共研究所和媒体一场双簧,双黄连一夜脱销。闹出一个大笑话:一群健康的人跑去药店买药。

其中河南郑州有一位大妈,疫情期间天天守在家里,就那个晚上出去抢购双黄连,结果感染了。江苏连云港一位男子,出现症状了不去医院,在家里自行服用双黄连口服液,结果加重了,还是送医院。这真是只有电影编剧才敢写的剧情。

中共宣传双黄连可抑制新冠病毒,引发民众疯狂抢购,有人被挤倒摔下台阶。(合成图片)

自由亚洲报导说,面对舆论的持续反弹,临沧官方2日迅速宣布终止相关计划。但在官方的通报中,也仅仅称强制服药并要求拍照等不妥,甚至将责任推卸给了临翔区教育局的一个叫凌波的普通工作人员,但官方并没有就备受诟病的中医防疫方法进行说明。

一位临沧籍的人士说,临沧政府机关到普通中医很多都不具备基本科学素养,没有经过临床实验、没有验证哪些患者能吃哪些不能吃哪些中药,无法回答混合后的药液成分发生了什么化学反应等,就强制学生服用,足见当局愚昧之极。

他又表示,临沧属肝肾疾病高发区,且居民的平均寿命也远低于中国平均寿命,很多都是从小乱喝草药所致。

资深教育界人士杨宁远博士说,官方提出的药方未经临床验证,执行过程中更涉违规收费。《防止传染病法》规定得清清楚楚的,这些政府行为都不能收费的,包括隔离啊,发放这个免疫药品,都不能收费。

资深教育新闻、从业者石军称,现在中医已经成为政治性问题。由于中共高层力推中医,体制内的专业人士迫于压力也不敢反对。

陆媒称,云南省临沧师生及家长近万人服用“大锅药” 2日已经被紧急叫停。中共工程院院士石学敏对第一财经表示,中药不具有预防新冠作用。

(记者文馨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