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披露:武汉官员下令不要向居民透露疫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3日讯】武汉封城至今,市民备受煎熬,经历了严重的食物、医疗和人力紧缺等状况。美媒披露,武汉左岭,是一个地方防疫的失败样本。疫情爆发后,一名负责的官员曾下令,不要向居民透露太多疫情。

官员隐瞒疫情 居民以为只是小流感

武汉市左岭新城是一个住着农民、工人和年轻白领的繁忙社区,距离疫情最初暴发的华南海鲜市场约35公里。《纽约时报》3月2日报导称,随着病毒的传播,左岭成了武汉一个顽固的感染热点地区。

“我真没想到这些会发生在我们家,”47岁的左岭居民张劲说,他的父母、妻子和他本人,一家4口人都感染了新冠病毒。

张劲是一名校车司机,他说“我们失去了信心,这一片没人负责。”

31岁的左金金(音译)是左岭居委会的一名工作人员,他了解到,病毒在1月19日已经到达左岭,当天他和其他社区工作人员奉命看守一名疑似感染者的家。这名69岁的女性已被送往医院,她的丈夫留在家里,在隔离中等待。

左金金的妻子是护士,早在去年12月就告诉他,武汉有人感染了一种神秘的病毒。但市领导要大家放心,称这种病毒的传染性不强。负责该地区的一名中共官员还给下属下达了另一项命令:不要向居民透露太多情况,以免在中国新年前造成恐慌。

“当时的报导太少了,没有得到所有武汉居民的重视,”左金金说,“包括我都以为是一个小小的流感,应该还好,直到死了人。”

居民陷入水深火热

疫情爆发后,左岭社区遭遇各种混乱与不和谐,居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这里没有足够的口罩、消毒剂或环卫工人。居民们挤在唯一囤积物资的大型超市。官方指定接受病患的公立医院距左岭新城约16公里,这使得寻求治疗变得更加困难。

1月23日这一天,武汉突然封城,左岭居民、物业经理李望娇的女儿也开始发烧。一家人开车带女儿去了当地一家更大的医院,但医院里有100多人排队看病,有几名病人倒在地上。

李望娇说,“没什么医生,病人太多,那个时候的恐怖心理无法形容。”

公立医院人满为患,2017年投入使用的左岭社区医疗中心仅有99张床位,对于每天激增的数百名病人来说太少。只能让许多发烧的病人回家,自己在住所隔离。

当地居民说,这种做法让病毒不断传播,全家人都被感染,从祖父母传染到孩子,从一家人传到另一家人。

根据社区记录,2月1日,左岭新城有11个病例。一周后变成了79个。截至2月11日,确诊感染人数为116人,其中4人死亡。在那之后官方就不再公布信息了,这让许多居民感到愤怒。网上有人声称左岭有数百例感染。

一位左岭居民本月在一个官方网站上控诉,“因为相关政府职能部门防控严重不作为,导致越来越多的人中招了这个肺炎。”

李望娇把女儿从医院带回家后,她自己的肺部也出现了损伤,她和丈夫、儿子被要求待在自己家里隔离。

“后来,社区打电话给我们,让我们去酒店隔离,”李望娇说。

发着高烧的41岁工程师袁家祥(音译)也被带到政府指定的酒店隔离,但他说“根本没有治疗,只是把病人关起来。”“那时我感到有些失望,这种持续发烧没有得到适当的治疗。”

张劲后来被隔离在体育馆,但他的母亲被送往医院不久即去世。张劲曾恳求医生允许他跟母亲做最后的告别,但遭到了拒绝。

“遗体怎么处理我也不知道,”他说,“没人跟我说。”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