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网信办最严法规出台 中国比国外更安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3日讯】【热点互动】网信办最严法规出台 中国比国外更安全?

近日在中国接连进行了两例新冠患者双肺移植,引发极大质疑。同时外媒聚焦中共网信办3月1日开始实行的最严厉网络法规,被指从今以后只剩下“好消息”。另一方面,近期官方发布的湖北之外的疫情数字在大幅下降后几乎开始清零。 肺移植的消息为何令人惊悚?中国的疫情真的已经全面下降甚至比海外更安全吗?

嘉宾:
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
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

#热点互动 每周三集 欢迎订阅视频 => bit.ly/rdhdSUB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3月2号星期一。近日在中国进行了两例新冠患者双肺移植手术,引发外界的极大质疑。同时外媒聚焦,中共网信办3月1号推出的最严厉网络法规,有网友称从此以后再没有所谓的坏消息,而只有所谓的好消息。另外一方面,中共官方发布的湖北以外的疫情数字,近期持续下降,甚至几乎清零。在网络上开始宣传中国比国外更安全,那么湖北以外的数字是否真的已经接近于零?美国疫情的状况究竟怎样?

今晚我们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讨论这些问题,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二位好。

杰森:你好,观众好。

横河:大家好。

 新冠病人肺移植来源为脑死亡病人?脑干死亡工具可迅速让人脑死亡

主持人:好,谢谢。好了,观众朋友也欢迎您在节目中间跟我们互动,您可以发手机简讯,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那想先跟二位谈一个,在这次疫情中传来一个很不同寻常的消息,那我想先请杰森博士来谈一谈,我们看到最近两天有消息,在中国接连进行了两单双肺移植的手术,新冠患者他是重病,结果在无锡在5天之内他们找到了另外一对肺,然后就给这个新冠患者移植上了。那么浙江后来浙大的一个医院在两天后3月1号,又进行了一次这种双肺移植手术。

所以就是说5天之内找到一对匹配的肺,然后包括两天之内有两对这样的肺给这两个患者移植上,外界非常大的质疑,你的肺源哪里来的?而且你这个适不适合用这样的方式,在这样的时候去做治疗,你怎么看这个事情?

杰森:你说无锡的那个人民医院,他事实上声称已经做过上千例双肺移植了。

主持人:之前。

杰森:肺移植基本上是杀人移植,就是对方供体,他只谈到这样子救了一个五十多岁的新冠患者,另外一个案例是六十多岁的一个新冠患者,但是他没有提到另外一方(供体),有网上说。

主持人:他说供体说脑死亡的,两个,接连出现两个脑死亡的。

杰森:而且是匹配的这么好,而且从他这个角度,从他的描述来说,他事实上是先观察找到一个需要换肺的新冠病人。因为他说他有一些条件,就是他选中了一个病人,然后很快拿到了供体,他不是说是有供体以后,去找哪个新冠病人合适。他的整体描述都是他先确定这个新冠病人,他跟踪了好几个新冠病人,发现他符合这样的条件,然后很快就拿到了肺。

所以说脑死这个概念是非常非常模糊的概念,因为我们知道当时有一个叫王立军,他当时作为一个警察警官,他创造了制造脑干死亡的一个工具。事实上,中共的公安可以迅速的让一个人立刻脑死,他有这样一个机制。所以说我觉得这种脑死,医生可以昧著良心说脑死,整个脑死的过程其实有的时候是存在很大的猫腻的。当然本身这个案例是在全世界都已经认可,中国处在出现庞大的活摘人器官,达到医学目的的这样一个事情存在。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

那么这个事情在此时此刻爆出来,它事实上是从科学上是荒谬的,但是从实际上是可怕的。从科学上荒谬的概念是这么样,就是说任何一个人他得了过比如说新冠肺炎,那么这个人他说他有抗体,才能压制住这个病毒不再冒出来,甚至不再受到感染。而任何获得这个器官移植的病人,他一定得反复,医生一定得反复吃、压制,就是自身的免疫系统。

主持人:体内的免疫系统。

杰森:以免产生很强烈的排斥作用,那么这个事实上就是说,对于新冠病人利用肺这是非常不合理的,如果这个肺在西方的话,他事实上是选择最有效的使用的病人,而新冠病人的话,他一方面他身上可能带毒,他必须要有很强的免疫系统去妨碍病毒再次出现。而同时的话,你移植了以后,他又要吃压制它的。这是在科学领域,这是不可思议的,就是你浪费这两个珍贵的肺,你却去用在新冠病人身上,这个是完全不可思议的,在任何一个正常国家里头。

当然他那个报导底下有一句非常重要的标题,就是“开发出来一条挽救新冠病人的途径”。那么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可怕的那个部分,某种意义上讲的话,这个案例可能不是普通老百姓要用的,很可能就是说,因为现在毕竟湖北两会期间传出这个病情,很多湖北的厅级官员都中招了。那么有人说北京也在传,甚至北京有些高官也在中招。那么这种双换肺的这种结果,事实上是给很多中共的高官提供了一个延续生命的机会。

那么换句话说的话,那肺从哪来呢?其实每个健康的中国人听到这个消息,都应该是有点发毛的。

主持人:毛骨悚然的。

杰森:我们知道了湖北武汉这个地方,历史上以什么出名,以大学生失踪出名,我们历史上做过几期节目。

主持人:做过,对。

杰森:近百例的大学生莫名其妙的就失踪了,在全部都有监控摄像头的时候,突然就失踪了。事实上,武汉很多时候是说,没有武汉就没有中国的器官移植事业。很多时候你可以看到中国的器官移植事业,有的时候是非常恐怖的,就包括几个事情,科学上你完全不合理的事情,他硬要为之,其实某种意义上讲,很可能就是唯一目的就是给一些高官一个延续生命的机会。但是他的供体就是,某种意义上讲,中国人本身是一个毛骨悚然的一个事情。

为传染病做移植,器官来源得有多充足?疑为权贵做实验

主持人:横河先生您怎么看这个事情?

横河:这个事情有几个不合理的地方,第一个不合理的地方就是医疗资源向权贵倾斜,我现在不说这两个人什么情况,你要知道再绝大部分,相当一部分的疑似病例当中,还没有办法去进行确诊的情况下,他们居然就有可能去给他去做一个移植。

主持人:而且这个人已经重症了,已经在重症室了。

横河:对,这是第一。第二是就刚才这个疑点,就是杰森已经讲过的疑点,我就不讲了。第二个是这不是一个适应症,你要知道所有的急性传染病,都不是器官移植的适应症。

主持人:都不适合于做器官移植。

横河:都不适合做,对,他只有说急性传染病,就是你这个期间是跟急性传染病完全没有关系的,而这两个病例都是在急性传染病期间,因为你是同一个原因进医院的,还没出院的时候就做了移植了,所以他是在急性传染病期间,这是不应该做的,那么为什么要做呢?这就很可怕了。一个就是说他们可能自己就是权贵,因为能够让这么紧张的医疗资源,全国的医疗资源都在支援湖北武汉,然后医疗资源非常缺乏的情况下,居然可以定定心心的去做两个移植,这就很可怕。

那么再一个就是,如果说这两个是做实验的,就是他们本人并不是权贵的话,那么是为谁做准备?这个也是非常可怕的。再来这两个人和这两个地方都是很可怕的,一个是吴锡这个医院和陈静瑜这个医生,他是中国等于是做肺移植最多的一个医院和个人,那么这个是追查国际长期调查的。比如说他最早的时候曾经报导有一段时间,做了一百多例。那早期的时候很难做嘛,做了一百多例,而这一百多例是在中国没有器官移植的资源捐献时候情况下做的,那么你的器官是哪来的?所以一直是个疑点。

另外一个是浙大的第一附属医院,浙大的第一附属医院就是郑树森所在的那个医院,郑树森就是当时是参加香港世界全球的那个移植大会的时候,最后把他的论文撤下来,把他赶走的那个人。

主持人:对,因为他没有办法解释他的肝还是肺的来源,是吧?

横河:他是肝移植,他本人是肝移植,那这个地方又做了一个肺移植,是同一个医院。那么这里紧接着就有另外一个问题了,为什么,我们知道当然武汉本身是器官移植的一个最大中心。然后这两个都是很有特色的,就他们在肝移植方面,浙大的这个医院是全国排第一位的,然后在肺移植方面,又是吴锡的这个医院是排第一位的。所以说这本身就是疑点非常大的,而当时郑树森本人还是一个所谓浙江省反邪教协会的副理事长。

所以说这都连在一起了,像这种情况,这个叫什么呢?全球都在关注,过去这一年都在关注中共的活摘器官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们居然趁著已经一段时间没有炒作这个事情了,居然趁著疫情的时候又开始做。你要知道今天也可能是巧合,可能不是巧合。

国际人民法庭今天公布了最后判决全部文本,就是最后文本今天公布的,我想这些事情应该引起高度关注,这可能就是一个反人类的罪行,利用疫情在重新死灰复燃,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停止过。没有停止过,现在居然就把它公开炒作起来了,似乎好像就是跟国际舆论和全球的正义力量在顶着干。

主持人:是,我问一句,是不是在正常国家等待一个肺的移植一般至少要一、两年?或者几年?

横河:基本上,因为它有几个因素,因为是肺移植它必须健康的,很多提供捐献者他的器官不一定健康,因为不一定能够做。再一个,一般都得等一、两年,这是最短的时间。那么肺呢可能就更困难一些,因为它有很多条件。就是具备这么多条件的,在捐献者当中本来就非常非常少,因为肺移植在世界各地都是比较少的,和其它器官(比较),像肾移植就比较多,肺移植一直是比较少的。所以肺移植这么快、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能够拿到一个匹配的的肺的话,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主持人:而且接连两个。

横河:另外一个是一个月,他是1月2号进医院的。

主持人:他是1月底进医院的。

横河:2月2号进他们这个医院,然后到3月1号做了手术。这一个月当中完全是在用人造的膜,用叶克膜在维持生命。那是非常非常贵的,就是为了维持这个人的生命,最后等到那个器官花了这么多时间,医疗资源在中国分配非常不合理,但是现在这个过程当中,在疫情当中更显得突出了。

主持人:是,这两例器官移植只差了两天,一个是2月29号,一个是3月1号。

横河:对。

31号网络新规全面封杀言论 疫情真相更难流出

主持人:好的,真的是值得国际社会持续关注。我们接下来再谈一谈另外一个也是国际社会、外媒聚焦的事情,杰森博士先请您谈一下。

之前有人在预告说3月1号会断网、网络大屠杀什么的,但现在这个终于来了。我们看到它是一个最严厉的,网信办发布的这种网络审查规定,基本上是说不管你是谈什么,疫情也好、中美贸易什么的,你都可能被封,而且不只是封,好像是永久封号。那您怎么看这样一个严厉措施出台大背景?是不是会造成说我们从3月1号以后很难看到,我们之前看到网络流传的一些疫情的真实的视频或者是图像呢?

杰森:有可能是这样子。它以前是针对个案,现在叫做网络生态环境,就是说它是一个全局的治理,而且治理的方向、方式非常非常的严厉,换句话说,网民说以后就只有好消息了。它现在需要这个东西。中共现在非常需要这个东西,因为第一就是,目前中国的疫情往哪走?事实上中国所有现在的数据都不是科学上能解释的。但是它需要这个消息控制来保证这个疫情,按它的意愿方式走。湖北以外到处都在清零,这个概念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因为我们以前做过一次节目,按目前新冠病毒的传播的方式,杜绝这个病毒可能性几乎是零。第一,你的检查只有50%的灵敏度,换句话说你可能大量的、漏检的就是假阴性。同时,复诊的人,广东报出来14%痊愈的人又返回阳性,还有很多长期的隐藏期,就是说一系列科学的观察告诉,目前这个病毒你只能控制不可能杜绝。所以说零案例,大范围的,中国几乎是大部分省分现在都是零案例,这样的情况在科学上是无法解释的,而且事实上也无法解释。

用逆的案例,比如说,网民报出来,我们的反馈里头告诉,说四川达州他们知道有一个案例,结果四川达州还是零增长。这个事情我从国内好多方面渠道都听到,包括陕西、上海都听到这样的消息。比如说从辽宁飞到韩国的一个中国人,被韩国当地立刻确认为阳性,而本地是零增长。其实这种事情你可以非常清楚的知道,中共现在过去23天里头,中央开了4次要复工的会议,复工是当务之急,所以各地明确的知道不能再报新的案例了,谁报,就地贬职,好像丹东刚刚报了一下,立刻当地卫健委的官员就被免职了,就是要求你零案例,从此以后中国几乎一定是。

但是如果老百姓互相传怎么办?就是我把我家的消息传出来,因为零案例非常难保证,如果要是报一例,你还可能说那一例就是我报这一例,每个人都没法说,你是零案例,只要有任何一个人说我家邻居确诊了,那零案例就破了。所以说这时候要极其严格的严控,因为它要保证零案例,要保证零案例就要保证零发生。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它一定得要这么严格的控制。

与此同时,它可能还想把疫情从坏事变好事,因为现在某种程度上讲各方面都有迹象,它准备把自己做为全球抗疫的先锋、老师,要教全球怎么抗疫等等,在这样的情况下绝对不能展现出任何弱的方向。如果你又返出来了,复工的时候又开始传染了,所有的这些事情,保证此时此刻它要求这样的严管,长期来说也符合中共过去这么几年,整体严格舆论控制的大趋势。这个大趋势走到今天一定是走到这里,因为在这之前,刚开始某种程度上讲,你报它的阴暗面的时候它抓你,后来的话,你说警察一点坏话,调侃一下开个玩笑也抓你,最后疫情的话,哪怕你报了跟小区几乎是一致的,小区说确诊你也说确诊,你不是官方发布渠道也要抓你,那么到最后的话,基本上你不能再说话了。

而且这一次它还规定了很多类,包括中美之间药物的专利的问题,就是所有这些敏感的话题,它全部抓。甚至包括捧中共的,它也担心你捧出不同派系的纷争,在这样的情况下,它也卡。几乎中国的老百姓,如果真的是按这个网上流传的这样一个概念的话,以后中国老百姓在网上只能谈吃、谈喝、谈岁月静好。现在旅游也没法谈了,只能是这么样,某种程度上讲,中国未来可能就要走到万马齐喑这样的一个社会监视。

主持人:横河先生,您觉得它会不会也会觉得说这次疫情对它政权的冲击和打击太大了,如果真的让信息这样流传下去,会对它的政权造成致命的打击?不知道您怎么看?

湖北以外疫情数字几近清零?三方面信息说明官方数据造假

横河:对,这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中共越到危机的时候,它对社会的管控会越强,它的崩溃是突然发生的,不会是慢慢慢慢放松然后造成的崩溃,是不会这样的,它一定会加强。因为越是危机的时候它越是要保,危机的时候任何一个漏洞或任何一个地方都可能出事。所以你可以看到,就是刚才讲的假数据,现在这个零数据,有三个比较明显的证据可以证明它假的。一个就是山东省披露出来的数据,山东省自己有一个24号的数据,那天的数据是零,但是它各地汇总起来是47例。

主持人:对,大纪元好像还获得了独家的文件。

横河:对,这是第一个证据。第二个证据是卫检委系统要求销毁所有的资料。

主持人:是辽宁省卫健委是吗?还是?

横河:不是,是省里面的一个市,朝阳市,但是朝阳市可不是自己能够下决定的。中共的这一类的通知都是从中央一级下来的,然后各地用各地的方式去传达,就像那次讨论的时候讲习近平为什么要跟17万,一直到县团级的直接去开会呢?就是传达过程免掉了,一杆子到底。所以卫健委虽然是朝阳市的,但是一定是从上面一层一层下来的,绝对不可能哪一个市自己想出来说下令销毁资料,谁敢做这个事情?毁错了怎么办?

主持人:(销毁)跟疫情相关的资料,好像不只一个地方。

横河:对,所以这是好几个地方同时进行的,这两个就是比较硬的证据了。就是说要连这个都要销毁掉,以后查不到了,在中共历史上经常有这样的事情,就是把一个重大灾难的所有的资料,包括在大跃进失败以后,饿死很多人嘛,各地后来也是各地销毁资料,也销毁了很多资料。

主持人:完全不知道真实情况。

横河:这是比较明确的证据,明明不是零的,他造是零。还有一个刚才讲的丹东一个,这三个是比较明显的,可以来证明中共现在是在造假。其实最好的证据就是大家知道疫情有没有过去了,要看两会开不开,两会开了,那可以说,以前你这个两会开的这个时候,你所公布的数据,那可能是真的,这样才能相信,既然两会不敢开,说明零的数据,各地的零增长的数据肯定是假的。

主持人:而且这跟习近平自己说的也矛盾,习近平不是说拐点还没有到吗?拐点还没有到怎么全部已经开始回落,已经垂直下跌了呢?那不就拐点已经过去了吗?

横河:这个造假,中共是有一套造假系统的,这个造假系统是有一些,不是说下命令说你们一定要都说零,但是它是说各地一定要严控,不能有新病例发生,如果发生新病例的话,主管官员要负全部责任,它是这样的,然后造假的责任是你的,它通知上我可没叫你造假,这是中共这个系统怎么工作的,它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完成的。所以你只要研究一下丹东一个县的卫建委的主任,处理的意见你可以看到,因为它只是说一直是零,这天突然爆了一个确诊案例,但它绝对不讲这句话,它就说在处理这些案情的处理上没有做对,就是处理案情上没有做对,但他具体不会怎么说的,因为一说的话就知道你在造假,所以它有一套它内部的造假规律,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从现在开始这一段时间,我们国外所听到的官方的消息,如果说国外有人在采用中国官方消息的话,那就是有意的在替中共背书,因为大家都知道是假的。

杰森:其实任何时候,中共只要说把疫情的数字和官员的政绩结合起来,从此这个数据都不可信了。这个事情其实在SARS就发生过,SARS全球现在报出来SARS,我每次看那个数字我都觉得可笑,上次我们谈过了,香港六百万人死了300个人,中国十几亿人,死了350个人,怎么可能呢?整个来说,其实那只是一个案例,所有这种事情中国都是这样子,目前中国老百姓,我觉得其实进入了一个黑暗阶段了,前期的话还觉得每天大家还能看到一个数字,往后都是零,但是在人群中会有大量的病毒协带者在传播,而且整个传的过程中,中共怎么处理你,一旦发现了以后怎么处理你,以前是监管,那可能还在给你治,未来怎么处理这就是一个巨大的问号,所以中国老百姓是每一次信息封锁的最大的受难者。

主持人:是。你边上谁确诊了,或者谁真的因为这个病死亡了,到哪里去了都不知道了,怎么消失都不知道。

病毒来源于美国?美国流感死亡部分因新冠病毒而死?

横河先生,这样的疫情的管控,对言论的管控,它还有一个副作用,现在你看到的很多舆论,其实是官方要的舆论,我们看到现在在网上,现在流传的国内网上,包括很多海外的华人,现在都开始受到这个舆论的影响。

自从钟南山说疫情发作在中国,但病源不一定来自中国之后,我们看到马上舆论就两种,一个就是针对美国,一个是暗示病源发自于美国,比如CNN有个报导,那个报导上说,美国发现第一例不明来源的病例,感染这个人不知道他怎么感染的,结果中国的网上就说,美国媒体承认病毒来源于美国。

基本上英文都在下面了,他上面就可以这样翻译。还有第二个说法,美国的流感而死的人,很多是因为新冠病毒死的,您怎么看这两种说法?

横河:第一种说法,当然这是个很荒唐的,因为所有的病例,各地出现的病例是以武汉爆发以后,在武汉成为重灾区以后,从武汉出去的人带到各地去的,这基本上都有迹可循的。各个国家包括美国在内,如果是美国先发生的话,最简单的就是,最早的病例应该出现在美国了。你说中国在武汉发生的时候,同时有这么多病例了,然后中国的医生,中国的科学家就能够发现,在美国肯定能发现。美国不是说非洲第三世界国家或者是一个医疗条件非常差的国家,一种重大严重的急性传染病爆发了这么久,死亡这么多人,美国医疗系统没有发现?这不可能,至少美国在这方面,他是世界最强的,发现新病种、新病例和找它的根源,这是毫无疑问的。

主持人:它可能暗示,不是说美国不能发现,而是这个病毒直接弄到中国去。

杰森:有人说是有意从空中投放到中国的。

主持人:或者蝙蝠飞过去。

横河:这也太荒唐,我们不值得去讨论,只是说如果是美国先发病。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牵涉到这个问题了,就讲美国的流感会不会因为误诊,没有把这么多新冠病毒的,新冠肺炎给查出来,这个可能性也非常小,因为中国大陆你去看一下这次新冠肺炎,武汉肺炎所发现的过程,就是说当他们出现一个特别病症的时候,当它的主要症状不能够被现有知道的这些病所解释的时候,它立刻就会想到这可能是一种新传染病,然后就要马上送去检查了,所以在美国会同样发生这样的事情。

因为新冠肺炎或者武汉肺炎,它跟流感的一个非常大的区别是临床病状是很不一样,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它肺部有非常非常严重的病症,这个病兆在CT上面是非常明显的,跟流感完全不一样。现在流行的流感,我们不考虑1918年的大流感,就是现在流行的流感,它是普通的流感,就是人类对它是有一定抵抗力的,很多也打了流感疫苗,所以它的病症是比较轻的,真正死亡的是并发症。

所以在美国大量的流行没有被觉察,没有被诊断出来的可能性非常小,因为它用临床症状就可以诊断了,所以现在美国面临的问题是什么呢?社区流行估计绝大部分都是属于症状比较轻的,和流感没有办法分开来的,区别开来的没有这种典型的,就是武汉肺炎这种严重的症状,这个可能性是有的,所以这两天美国现在开始调整,而且新的诊断试剂又发出去了,所以可能会发现一些社区感染,像华盛顿州已经发现了,可能会发现一些,但是不至于说和流感,因为像武汉这样子大流行,如果在美国发生的话,到现在没有发现可能性是没有的。

主持人:在初期的症状如果轻的话,可能混淆,但是你说致死,人都死了怎么可能还发现不了他因为肺的变异?

横河:他是不了解美国的疾病防控的机制,美国的疾病防控的机制可能在防御上,不见得有这么强,但是他在识别、诊断和治疗方面,我觉的是非常强的。

中国比国外更安全?这种宣传本身既不负责也没良心

杰森:其实我自己的感觉上,有的时候中国的网民是情绪在说话,你稍微给他讲讲理,他也知道这是不合理的,但是他情绪上是希望是这样子,莫名其妙的,他希望美国是病源,他希望美国是什么这样子。其实我的感觉上,包括钟南山,他是个院士,我们尊重他是个科研人员,但他说这个话非常不严谨,甚至是我觉得对不起全世界的人,因为谁都知道病是从武汉发的,因为本身来说的话,就包括中国都知道,要是从别国传到你中国,不可能大家都弄武汉,只在武汉传,应该是全中国各地方都会有的,怎么就是武汉?

主持人:上海那个医生张文宏他也说了。

杰森:对,他也说了。从武汉传到全球,包括现在最严重的国家,包括韩国,包括日本,几乎都能追踪返回到武汉这个地方,包括美国第一例也是从武汉去的,在你给世界造成如此大的恐慌,如此大的悲剧的情况下,你却说这个病有可能是从国外,非中国传出来的,这种说法实际上是,我觉得非常非常没良心。

主持人:日本媒体说话很温和,但他也很气,他说被疫情发源国倒打一耙。

杰森:事实上是的,全球大家都在普遍的支援你,包括韩国现在排队的长度都要横拍去看买口罩,早期韩国是大量给中国捐口罩的,包括美国这边,包括一些华人私自的就把美国的口罩买空了寄回中国。就是你从各种角度来说是,全球在早期普遍的支援中国的情况下。中国此时此刻,中国网民居然如此兴奋的在讨论,就是世界就是说疫情会多么可怕。同时的话疫情来自于国外,中国要防范疫情侵入中国。

我的感觉就是各种方式就是说,也许这不代表普遍的中国人,我希望中国人不是整体这样一个素质。但是这样的消息能在中国普遍传,它至少说明二点。第一点中共希望这种消息传,因为所有微信上传播的消息都是中共鼓励的。第二个,还是有人愿意传,还是有一定的中共群众基础,受中共党文化群众基础的。换句话说希望是这个消息的人还有满大量的,就是说这种非常没良心的说法,在中国还有普遍一大群人真的是希望有这样的说法,这就非常悲哀。就是某种程度上讲的话,最是中共喜欢做的事。然后中国人居然也乐于做的事,其实某种意义上讲,是最不合逻辑的最体现出没良心这样的说法。

美国疫情不乐观 美国政府在不断调整对策但颇为高效

主持人:那我们实事求是的来看一下。我看到现在确实不少人也说,说他在中国的亲戚跟他说,居然还说这个中国现在比国外安全,说你要不要回来。

杰森:外交部也说了,必要的时候我们会组织国人返回。

主持人:撤侨,特别是说美国怎么怎么样,可能要大爆发了。所以美国现在的疫情情况,倒是我觉得也可以谈一谈,您怎么看?

杰森:是,特别是过去这二、三天里头,大概在27日美国改变了疫情检测的推荐人,就是标准。那么就是从29日出现第一例死亡,到目前出现了6例死亡。然后目前确诊的病人达到100例,其中的话美国本土有40多例的确诊。这些数字都是短短的在过去几天里发生的。是的,而且美国在加州和美国在西雅图地区都出现了明确的社区传染。社区传染就是传染病人发现了,但是你找不到最终根源。就说比如说来自于中国来自于伊朗,你还找不到,很明确的是在社区传染。

你特别是就是大家就能看到,在1月中旬从武汉回到亚马逊的一个软件工程师。他是当时整个华盛顿,甚至是美国的第一例。那么从那一例到27号发现的华盛顿的第二例,2月27号中间隔了5、6周,而这二例的病毒的基因序列几乎是一致的,就是大概率它们是一个传播系列。那么换句话说,而这二个人又只是在一个县而又互相不认识,也不在一块住。就非常明确的知道,美国确实进入了社区传染这样的阶段。但是整体来说的话,那就是你还得承认,美国毕竟现在还在100例这样的范围。

而且的话就是说,各方面美国社会确实是刚才横河也谈到,它整体医疗不是没有问题。就是在早期的话呢,他的CDC就是那个疾病防控机构,把这个定义定的过窄。只描准中国,只说是发热来自于中国,有中国旅游史。这个让它吃惊的是,很快地它会发现这个病传播的方式特别隐蔽。而且包括第一例,大家当时认为第一例还是很自觉,很快有病的立刻就开始就医了。没想到他在就医的前后那几天,就已经在当地传染开来了。

主持人:感染人了,是这样。横河先生您怎么看,特别是杰森博士提到了第二例,华盛顿州第二例。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是说,它这个第二例发生之后,就有科学家很快就做出这种基因的这种叫做进化术。所以他就看了说第二例和第一例,是在一个分支上。所以很可能是第一例传给他。就是让我觉得说,在每一例上他可以得出很多信息在美国。

横河:其实在中国也可以得出很多信息,但是由于它政治的考量的话,有一部分的东西它不会去挖掘。你比如说最近它就搞了一个东西,就是也是搞进化术。然后就发现说是,分成爷爷辈,孙子辈之类的,就在那里分。然后就用这个方式来证明美国的(病毒)更老一些。

主持人:就是病毒的这个。

横河:其实这个进化术的分析,它有它自己的规律。做为中国的科学家从这一点来看我们从他的早期诊断来看,他是有非常强的能力的。应该是不会比美国差到哪里去,但是他受到很多限制。特别现在,现在他们对这个科学家对外发布,已经做了新的规定。

主持人:没错。

横河:在这之前实际上它们钻了一个空子,所有的科学家利用英文在国外发表文章。那这样的话,等于是一下子就驳斥了这个行政当局所做出的各种各样的谎。

所以后来就有规定了,所有的国外发表文章都必须要经过审核,才能够发,经过政府这个机构去审核才能对外发。所以这样的话,我就很明显的看到现在能够用英文在外面发的文章,就是说有目的。至少说某种东西他不能对外发了。那对于美国来说的话呢,它这种环境的话,它能找到很多讯息。比如这个的话,它非常清楚它已经画出那个,我们可以看到那张图。

那张图实际上就是把现有的几个国家,不同的分支。因为它会突变嘛,突变以后就某一个分支就发展出去了,某一个分支就发展出去了。所以可以很明显的看到,虽然说我们不知道社区传播是怎么传播的,但是知道这个社区传播的来源就是那个从武汉回来的那个亚马逊的马侬。就是这个技术的话,我觉得追踪病的来源确实有很大的好处,它知道这个社区传播怎么发生的。其实在中国的话,如果早期就采用这种方式的话,可能也会有很好的结果。但是问题在于行政当局不采取行动,你再怎么调查也没有用。

杰森:换句话说美国是一个开放的社会,就是在未来的几天你会看到更加混乱的现实。就是说美国是这样的一个社会,任何一个事情出来的话,每个人都可以发言。而且每个人都可以骂政府,所以说你看到非常多。

主持人:很多抱怨

杰森:对,你会看到非常多抱怨的事情。但是美国的话,与此同时的话,它也会展现出跟中国完全不同的方式。你比如说美国的卫生部长在国会听政的时候,他不是说:“我不能”。议员问:“你能不能保证将来出来的疫苗每个人都用得起。”他说:“我不能保证。”就是说死问他死活不能保证,这个很简单,简单的原因就是说疫苗它是鼓励各个公司研发的,它做为国家它没有权力慷别的公司之慨。但于此同时的话,我们也知道美国的医药公司它是有道义的,有社会责任的。

你比如说我知道的,就是默沙东(MSD)开发的伊波拉这个疫苗。它明确公司开发的时候说:“我们公司是赔钱做的研发的”。就是我敢说,政府它不敢保证疫苗价钱由它订,但是如果真将来美国某一个公司开发出疫苗,如果有一个人因为付不起钱,上不了疫苗引发社会传播。那么这个医药公司会被骂爆惨的。所以医药公司会主动的做这件事。所以说这是美国社会,政府无权慷私人企业之慨,但是企业会背负社会责(任)义(务)。

而且另外一个例子就是说,现在传播最严重的就是金恩郡,就是在西雅图的那个县。目前那个县的头说,说是我们现在在讨论,准备买当地的汽车旅馆,这个周末就会买下来。买下来以后我们就赶快把病人放进去隔离,这就是美国的运作方法。就是说它不可能征用,它不可能强盖。其实这是疾病控制最有效的方式,我只要花几百万块钱,我立刻就有几百间房子可以用。

主持人:之前在中国的时候,很多人也在说你武汉不可能有游客去了,你把旅馆变成这个不就行了吗?何必要去盖那个。

杰森:对,美国这你可以看到就是,它是一个县,它只是一个县级的官员,他的行动力。他说立刻我去买几个汽车旅馆,这个周末我们这儿发现确诊的这几例就住进去,以后逐渐的都用这个地区来隔离。这事实上是美国,第一它是买的,你要清楚它是买的,而且现在在讨价还价中,而且准备这个周末就结账。你可以看到方法很有效而且过程很合理。

同时你也会看到未来这个数字还会增加,骂美国政府的各式各样的丑事还会报出来。正常的社会就是这样子,所有事报在面上。你看到最肮脏的东西,同时你看到很有效的运作过程。

主持人:是横河先生,这在检测上好像这个也是很高效。之前不是只有亚特兰大CDC能检测吗?现在纽约是可以了,还有是不是更多的地方很快都会可以?

横河:对,现在已经全发下去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原来大家都在讲,我看中文的微信上很多人讲,说美国用不起诊断试剂。

主持人:测试是免费的,假新闻。

横河:到现在为止测试还是免费的,他是CDC买下来,B06C.4分给大家用。

主持人:是,这个新闻也是流传一阵子,说要3600块钱,后来人家就辟谣。

横河:所以说这个美国的运作方式。我觉得美国人来关心美国的运作方式,而中国人应该去关心中国的运作方式。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精彩点评,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那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