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年 太原理工大学八旬教师的苦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3日讯】20多年来,太原理工大学现82岁的退休教师、法轮功学员周凤鸣遭受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千峰派出所、千峰街道办事处、太原理工大东社区居委会等的迫害。

明慧网报导了她遭受迫害的部分经历: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对法轮功发动了全面的迫害后,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周凤鸣于7月23日进京到了天安门广场。广场上布满了便衣警察,他们大肆非法抓捕了和平抗议的法轮功学员

便衣警察问周凤鸣是干什么的,她说是来上访的,警察就将她抓上了车。车上有很多被抓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被拉到北京市石景山体育场。那里坐满了来自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周围布满了警察。

第二天,周凤鸣被送回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千峰派出所。派出所警察强迫她写保证不再去北京,逼迫她放弃修炼真、善、忍,遭到她的拒绝,后来她丈夫把她接回家。

20年多来,千峰派出所社区警察任静水、黄爱凤等人一到中共认为的敏感日就给周凤鸣家里打电话,伙同街道办事处和太原理工大东社区居委会的人上门骚扰,威胁她不许炼功、不许与法轮功学员来往等,还给她摄像、拍照。

社区居委会主任姚伟(前任)、高宝(现任)每次派人配合派出所警察迫害周凤鸣,平时还让住宅楼的戴红袖标的人盯梢、监视她。

2006年5月13日,周凤鸣的亲属、法轮功学员李燕被太原市三桥派出所无故绑架,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杏花岭公安分局法制科科长熊颜红教办案女警编证据栽赃陷李燕。

周凤鸣去太原市杏花岭公安分局、三桥派出所、太原市公安局“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要求释放李燕。市公安局“610”主任韩迷中、杏花岭公安分局让千峰派出所对周凤鸣跟踪监视。

监视的人有的坐在她居住的单元门口、楼头,有的在后面楼道窗口看守她。专职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给监视她的人发雨伞、自行车。她去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连小区门房的人也盯梢她、向上面汇报她的行踪。她被跟踪了整整三个月,但他们一无所获。

2008年5月,李燕被枉判7年,非法关押在山西省女子监狱。2014年5月21日上午,周凤鸣去山西省晋中市中级法院找法官穆志照要人。穆志照用电话通知法警及晋中市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申建军阻止周凤鸣。

最先过来了几个法警,不一会儿大队长申建军带了六个人来绑架周凤鸣。他们来势凶猛,有的抢她的包,有的给她照相,并问她来干什么。她说:“你们没有权利审问我!”她站起来就走。国保的车跟着她,随后把她拉上了车带到国保大队。

申建军的国保翻了周凤鸣的包并对她进行蒐身,从包里抢走了法轮功护身符和手机。周凤鸣把护身符拿回来含在嘴里,一个大个子男警察将手塞进她的嘴里,抓烂了她的嘴,撬动了她的牙齿,掏走护身符。鲜血从她嘴里不断流出,她的两个脸颊青肿。

然后,他们把周凤鸣拖到国保大队的地下室里给她照相、戴手铐、关小间。这一系列的迫害是她今生最难忘的,是对她最大的侮辱。

当天,国保大队长申建军伙同太原市万柏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包红斌、千峰派出所教导员带8人到周凤鸣家抄家,抄走了法轮功书籍。

申建军等人又回到国保大队审问周凤鸣,强迫她在他们打印好的材料上签字、按手印,还强迫留下她的十指指纹及掌纹,并给她照相、抽血。申建军把她拘留了五天之后,因她岁数大不执行拘留,才让她的儿子把她接回家。

2015年9月,因为周凤鸣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她通过邮政快递EMS寄给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的控告书被中共拦截。千峰派出所警察任静水带派出所其它警察到她家里抄家、抓人。

一天上午,周凤鸣不给警察开门,快到中午时,警察就把她家的两道门锁撬烂,进家蒐查、抄家。下午警察把她抓到派出所审讯,最后因她年龄超过70岁不执行拘留,夜晚才把她放回家。

千峰派出所向太原市理工大学宿舍区专门要了房子给社区警察任静水住,任静水与周凤鸣住在同一个宿舍区。18年来,千峰派出所,任静水在周凤鸣的公安身份档案里写满了诬陷法轮功之词,使得她办不了护照,不能和海外的儿女团聚。

2017年初,任静水退休后,千峰派出所社区警察黄爱凤接管太原理工大东社区,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周凤鸣的公安身份档案里继续抹黑法轮功,对她进行迫害、骚扰。

如今80多岁的周凤鸣孤身一人,她的丈夫已经离世。中共剥夺了她去国外探访子女的基本权利,不能享有子女的照料,在家每天生活在被公安骚扰、监视之下。她在海外的子女无时不担忧老母亲的安危。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文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