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中共网法出台 媒体“死亡”代价惨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4日讯】【新闻看点】中共网法出台/控网严厉 媒体“死亡”惨重代价(2020/03/03)(总第537期)

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从3月13日开始,中共驻美国的5家官媒最多只能在美国雇佣100名员工了,而不是现在的160名。昨天(3月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这个决定时表示,美方用这个行动促使北京公平对等对待其他国家的新闻媒体。

在前天《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正式生效后,昨天中共官媒报导,由于病人数量大幅度减少,武汉硚口区方舱医院已经关闭。不过网友爆料的情况与此完全相反,说武汉肺炎(武汉肺炎COVID-2019)再次爆发了,医院重新爆满,病人主要是来自方舱医院。不过我们在网络上没有查找到更多的信息源佐证。在中共严控信息、媒体死亡的情况下,当局付出的代价是惨重的。

美寻求对等,限制驻美官媒人数

蓬佩奥昨天宣布,对中共驻美官媒机构实行人员上限。按照新的限制措施,新华社、中共环球电视网、中共国际广播电台、中国日报发行公司和人民日报海湾版的总代理海天发展公司,这5家中共官媒机构,将从现有人员中裁员60人。

根据规定,中共国际广播电台的人数上限是2人,中国日报是9人,环球电视网是30人,新华社是59人,对海天发展公司暂不采取行动。名额缩减后,被裁减的60名员工将失去签证。如果没有新雇主,他们必须离开美国。

彭佩奥指出,这几家机构与在中国的外国媒体机构不一样,并不是独立新闻媒体,“实际上由中共政府控制”。多年来,中共政府对在中国运作的美国和其他外国记者施行越来越严厉的监视、骚扰和恐吓。

彭佩奥表示,川普总统已经明确表示,北京对外国记者的限制是“误入歧途”。美国政府长期以来都欢迎外国记者、包括中共政府控制的记者在没有报复威胁的情况下自由工作。

国务卿说,美国的目标是对等。“就像我们在美中关系其他领域所做的一样,寻求建立早就应有的公平竞争场地”。他表示希望美方的这个行动可以促使北京采取“公平对等的方式”,对待美国和其他在中国的外国新闻媒体。

外界认为,美国此举是在报复中共驱逐3名华尔街日报的记者。不过美国政府表示,仍然寻求与中方发展公平互惠的关系。

外国记者工作环境明显恶化

在今天的记者会上,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驱逐华尔街日报3名记者“只是及个别现象”。600多名外国记者只要“遵守中国(中共)法律,依法依规进行报导,就没有必要担心”。赵立坚还指称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的年度报告是“拉偏架”。

就在彭佩奥宣布美国决定的同时,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发表了年度报告。其中指出,在华外国记者的工作条件越来越恶化。从习近平2013年完成权力接管后,中共通过驱逐或拒绝延长签证的方式,总共强迫9名外国记者离开中国。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担心,中共驱逐外国记者的人数会越来越多。报告指出,中共已经把签证问题武器化,“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把签证当作武器对付外国记者”。

中共在去年8月先是驱逐了华尔街日报的记者王春翰(Chun Han Wong),今年2月又吊销了另外3名驻京记者的签证。中共指称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辱华”,不过那篇文章与被驱逐的3人并没有关系,而这3名记者正在报导新冠病毒疫情。

报告表示,越来越多的驻华记者获得签证的有效期被严重缩短。通常驻华记者每次可以获得一年的签证。但是从今年开始,2名驻华记者只获得1个月的延长签证。去年至少有12名记者,只拿到了6个月、甚至更短的签证。人数也有大幅增加,是前年的2倍多。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对114名记者做过一项调查,其中82%的受访者在新闻报导中曾经经历过干扰、骚扰或者暴力;44%的受访者表示,自己的中国同事至少受到过一次骚扰。55%的受访者感到在中国工作的环境严重恶化,没有任何受访者感到工作环境有改善。

报告中指出,外国记者协会成员在报导六四30周年、香港抗议时,都遇到过阻碍,甚至报导中共70年阅兵也受到了干扰。

一位英文媒体主管向协会表示,中共外交部多次跟他们约谈,告诉他们越过了哪些“红线”。对方威胁称,如果再越过“红线”,会面临着不良后果。这些红线包括新疆、香港,但首先是关于习近平的任何报导。

疫情究竟如何?

中共对外媒控制尚且如此,可想而知,对中国境内的媒体控制就更严了。

前天(3月1日),被称为迄今为止“最全面、最严厉”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正式生效了。尽管中共官媒在宣传出台这项规定的意义,但许多人都意识到,“今后只有好消息了”。

当局生效新规定,这个时机相当敏感。因为事关身家性命,人们都希望了解一些真实的新冠肺炎疫情情况。哪怕是坏消息。

一位网友曾在我们节目下方留言,说每天看新闻看点都是“令人心情沉重”的消息。但网友表示还是忍不住要看,因为这是真实的消息。

新闻看点报导的真实内容,中共媒体是从来没有的,也绝对不敢报的。它们首先会进行自我审查,过滤这些资讯。所以在大陆媒体上,只能看到“暖心”的新闻,只能听到“形势一片大好”的声音。

特别是这个新规生效后,人们只能宣传和中共一致的政策、核心价值观等等。无论大陆媒体还是自媒体,所宣传的内容必须与官方保持一致。否则就是违法,将要受到整治。

中共层层加码控制网络,目的当然是为了它的统治。当人们的眼睛被捂上,耳朵被塞住,嘴巴被封口,中共才认为它的政权稳固。无论是用谎言还是暴力,都会容易很多。

昨天中共央视报导,新增病例数量减少和出院病人数量大幅度增加,武汉在疫情高峰期紧急搭建起来的多家临时医院,目前已经进入“床等人”的状态。所以武汉修建的第一所方舱医院武体方舱医院关闭了。

中国之外的疫情还在扩大,目前已经增加到了75个国家和地区。而中国是疫情始发地,这么快就控制住了疫情?

还是那句话,真心希望疫情快快退去,人们都好起来。但是对中共官媒的报导,我们也必须打个问号。

中共早前曾说过,进入方舱医院的人,都是症状轻微的患者。但是方舱医院负责人曾亲口对患者家属讲,“这里(方舱医院)不是医院”。

不是医院,那位负责人说得很清楚,就是没有治疗,只是隔离。在没有治疗的情况下,染病的患者是自我康复的吗?

29日,有网友推文说了一个令人紧张的消息:武汉肺炎再次爆发了。

网名叫“独行侠”的网友表示,“据可靠消息,平静了快一个星期的武汉各医院重新爆满,病人主要来自方舱医院。方舱医院2月15日投入使用,到今天(29日)刚好14天,武汉市政府愚蠢制造的交叉感染,把武汉市民推向深渊”。

网络上没有查到更多相关消息,无法证实这个与官方说法完全相反的消息真伪。因为大陆的网络封锁,来自大陆的爆料越来越少了。我们希望得到证实,最好是图片或者视频,配上一些文字说明。

“两个一千万”?

中国有句话: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人们看不到真相的时候,就会有各种“小道消息”传播。

网上流传着一个网络截图,看其中的语气,似乎是某位知情人在透露内容。其中说“你问到疫情状况,一些具体数据不便对你透露,但实情与你的猜测差不多。感染人数虽有下降,但依然维持高位。根本不存在什么决定性的拐点,有拐点也是拐上拐下不断反复。至于宣传上鼓吹已经胜券在握,不过是为了复工而造势而已,想必你也理解”。

截图中继续说,“昨天起高层忽然开始流传一句话,据闻是今上亲口所言,即两个一千万。大意是不复工政权崩溃,共产党死一千万,复工疫情大爆发老百姓死一千万,我们该怎么选择。这句天问似的最高指示我捉摸了很久,越想越不寒而栗。只怕绝非非此即彼,万一搞不好共产党与老百姓都会牺牲一千万,那就是两千万了。势必成为胜过文革的一场大浩劫,对中华民族彻底伤筋动骨”。

回复中还说道,“你提到自今上亲自领导以来,把国事搞到这班地步,国人送其雅号“总加速师”,我看了哑然失笑,感慨良多。此雅号让我顿悟,今上并非大愚若智,还是大智若愚。万一他本来即与你们海外酸儒同心同德,深藏不露苦心经营,以搞垮政权为己任,那他这一系列胡作非为都可以得到合理解释”。

最后说了一句,“老弟,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我们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这段话的信息量很大。首先说的是疫情依然维持在高位,并不存在什么“拐点”。当局反复说胜券在握,只是为了复工造势。

其次是“两个一千万”。就像我们之前节目中所分析的,北京当局在赌博,赌新冠疫情会随着温度升高而自动消失。所以现在不断催促人们复工复产,以试图保住中国经济。但是正如对话中所担心的,万一搞不好,那就是两千万人命。

至于第三点“总加速师”的说法,这个仍然需要关注。

当局如果真想搞垮中共政权,早就可以做到了。在习的第一任期,反贪打虎声势高涨。那个时候,如果要解体中共政权,可以说是顺天意,得民心,但是北京没有做。而现在,北京的种种保政权的怪异行为,早已使人心离散,各方都不再看好。

具备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都没有解体中共组织,北京会在人心越来越散、几乎到了众叛亲离的时候放弃政权吗?值得怀疑。

但是这里折射出一个问题,北京说什么,底层官员就做什么。就像我们以前说的,中共官员现在的心态是“支支动动,拨拨转转”,都不想担责任。

刚性体制的弊端

这次疫情的发展过程,已经严重暴露出了中共官僚体制上的问题。所谓官僚体制,就是指等级制度、上传下达、汇报请示等等。

在强大的政治压力下,媒体只报导当局允许的声音。而中共的规章制度、条条框框越来越多,中共官员越来越谨小慎微。凡事都要请示汇报,自主能动性受到很大约束。

斯坦福大学社会学教授周雪光把这些称为“刚性体制”。北京当局把整个官僚机构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机器,上面让怎么运转就怎么运转。官员按照指令运作,扮演着一个听话照办的角色。只向上负责,执行自上而下的指令。

但这样的官僚体制却不能有效的采集和传递自下而上的信息,造成自下而上的信息流通困难和启动应急对策滞后,而且使专业人员不能在决策过程中发挥作用。

具体到武汉发生的这次疫情,武汉市长周先旺在央视直播中就直接表示,他们向上级进行了汇报,但是必须等到回复授权,才可以向外通报。

中共倚赖的流行病学专家钟南山也说,疾控中心的职权太低,不能直接向社会通报疫情。

就是说,中共的各地各级政府都在听令,在没有当局明确指示之前,都按兵不动。

周雪光认为,在中共这种刚性制度下,才会使疫情发展成如此之大的灾难,造成许多生命损失、家庭破裂和经济中断。他指出,有的时候,体制是问题的渊源,而不是解决问题的答案。

节目最后,简单说两个事,一是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无论是向我们大额捐款的,还是加入会员频道的,还是一直关注新闻看点的朋友,谢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我们会继续努力。

二是我们的征文活动从3月1日已经开始了,现在已经收到了10多位朋友的来稿。我们希望大家踊跃投稿,说一说这场瘟疫给您的工作、生活造成的影响。字数限制在500字以内,体裁不限。

好,以上是今天的电视部分。在会员专区,我们还会谈到一些爆料信息,比如武汉正在拆除华南海鲜市场、世界足球先生C罗卷入新冠病毒的恐慌,以及前往武汉打工的外地人被困武汉20多天的街头流浪经历等等。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