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出现变异 武汉肺炎毒性变化仍是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4日讯】中国武汉市自去年12月起爆发肺炎疫情,并扩散中国各省及世界各国。研究人员经确诊病例的病毒基因定序,已发现多处不同点,却不足以推论毒性变化,或是散播路径,专家表示,如果病毒基因的变异位置出现在疫苗或药物的作用位置,将影响疫苗及药物开发。

世界卫生组织于2月11日将俗称的武汉肺炎定名为COVID-19(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

中央社报导,部分人士最近在电视上根据病毒基因变异,推测新型冠状病毒是从美国来的,中研究院院士赖明诏认为,现在推论各国的新型冠状病毒从何而来,还言之过早,也没有足够的证据为病毒的散播足迹下定论。

林口长庚医院儿童感染科医师黄玉成说,若透过大量资料及时间比对,确实可以推测病毒传染路径,但美国第一个案例是1月21日在西雅图发现,与台湾时间差不多,不能理解病毒来自于美国这样的推测怎么来的。

日前巴西和英国的研究人员公布巴西首例武汉肺炎确诊病例的病毒基因定序,结果发现与最初在中国武汉发现的病毒株相较,病毒基因已有3处不同点。

黄玉成说,一周前,长庚和台大医院、疾病管制署取得国内6株武汉肺炎的病毒株,发现来自5个病人,结果看到4种基因序列的变化,同期间全球也有60-70株的病毒基因序列,也发现一些变化。

但是,冠状病毒是RNA(核糖核酸)病毒,本身就具有易变异的特性,冠状病毒专家赖明诏告诉中央社记者,光是看到这样资讯,还是无法了解新型冠状病毒的毒性变化,必须从动物试验、对照临床症状等更多研究才能进一步了解。

赖明诏并说,除了新型冠状病毒棘突构造的棘蛋白,病毒其他部位的蛋白可能也扮演重要角色,从掌握病毒入侵人体致病关键,到开发疫苗,一般来说,需要3到5年的时间。

黄玉成表示,冠状病毒有3万个核苷酸,在繁衍、增生的过程中可能有0.1%至1%的因素而突变1个点,若变异的点不是重要位置,也就是疫苗或药物的作用位置,就不会有影响。

(责任编辑:夏明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