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远快评】美国狙击大外宣 大陆全民反外国人永居条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4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3月3日星期二。这两天中共在国内和国外都各有一条比较引人注目的新闻,而且二者之间还存在一些联系,所以我想今天就想把两条新闻一块聊聊,顺便延伸谈一个话题,就是中国人的身份认同问题。

先说国际上的话题,昨天美国国务院宣布,在美国的5家中共大外宣机构,就是此前被定为“外国使团”的5家宣传单位,包括新华社、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中国日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和人民日报,他们驻美机构的中国籍雇员人数必须从160人减少至100人,减幅约40%。

这个动作其实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因为美国针对中共官媒做出中国籍雇员的数量限制,是前所未有的,而且,美国目前还没有对其他国家记者或媒体机构实施过类似的人员限制。

另一方面,美方这次的举动,明显是对中共驱逐华尔街日报记者的一个回应。话说到这里,我们先简单回顾一下华尔街日报这件事情的过程,方便一部分没太关注新闻的朋友全面的了解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事情的起因刚好在一个月前,华尔街日报在2月3号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标题是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翻译过来就是: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文章同时还有一个副标题,比较长,我就直接说中文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中国的金融市场可能比其野生动物市场更危险”。

这篇文章主要内容是抨击中共官方掩盖疫情真相,防疫救援行动迟缓,其表现让海内外丧失了对中共的信心。而且在经济层面,由于瘟疫的冲击可能导致长期积累的金融危机爆发,从而在全球化背景下,给全世界也带来巨大损失等等。

对于文章针对的是中共政府还是中国人,很多网友都见仁见智,在我个人看来,从标题副标题到内容,针对的对象都是在批评中共政府的乱作为和政策失误。而且,有一个背景需要说明一下,美国媒体批评美国政府都经常毫不留情,批评各国政府更是常态,说某国是病夫这个梗,也不只是对中共说过,华尔街日报过去就说过奥斯曼帝国的衰落是欧洲病夫,也说过菲律宾是亚洲病夫,甚至就连英国因为脱欧问题纠缠不休进退两难,也被说成是欧洲病夫。

反过来,中共党媒新华社,早在去年6月18号就发表了一篇新华国际时评,标题就是《“美国病了”才是真相》。文章的主题也很直接,痛批美国,说什么美国再次伟大是假象,美国病了才是真相。这里虽然没有明确说出美国病夫这个词,但意思已经非常明白。所以你看,这是一件非常搞笑的事情,如果说搞种族歧视,伤害国民感情,中共大半年前就已经挑衅在先,就已经在歧视美国人民,伤害美国人民了。而且还是国家级通讯社这么去歧视,华尔街日报只不过是一家私营报纸,还代表不了美国政府,相比之下,哪个的歧视来的更严重呢?

好了,话题不扯远了,我们说回来。实际的情况是,中共官方因此大做文章,指责华尔街日报是种族歧视,尤其把大清末年腐败疲弱的时候被称为东亚病夫联系起来,然后又是一番民族主义大炒特炒,要求华尔街日报撤稿道歉。

当然华尔街日报不是NBA的火箭队,没有理会,于是中共在2月19号驱逐了华尔街日报驻中国的三名记者以示报复。其实中共这些年对外国记者动不动就限制签证,甚至监控,恐吓,拘禁,殴打等等可以说一直都是家常便饭,每次也都是相关国家口头抗议一下就完事,所以中共从来没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

但这次不一样了,中共驱逐华尔街日报记者后美国国务卿彭佩奥马上发出声明谴责。然后我们就看到了国务院出台的这项措施。

这项措施其实有很重要的意义,主要体现在几方面:首先,这是一个重要标志,标志美国对中共在贸易领域之后,又一个领域开始采取对等策略。这个策略很简单,就是你给我什么待遇,我就给你什么待遇。尤其这个举动发生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时候,就更有特别意义。

什么意思呢,我们都知道过去美苏冷战时期的三大特征,就是经济上脱钩,意识形态上敌对,军事上竞赛。在爆发了差不多两年的贸易战之后,才刚刚暂停下来,双方又爆发媒体战,尤其对美国这样一个一向以言论自由和开放最为自豪的国家,现在也毫不犹豫对中共的宣传机构进行实质性的限制,这个信号是很强烈的。在我看来,这实际上已经意味着美国已经做好准备,不惜再打一场冷战,甚至可以说,双方已经进入冷战状态,只是嘴上没有这样明确的宣布罢了。

美国当前危机委员会成员章家敦就明明白白的说,现在就是战争,包括中共在这次疫情过程中,用各种方式把瘟疫失控的责任嫁祸给美国的行为,都是不折不扣的战争行为。

从另一方面,中共这方面来说,可以说是继上次NBA事件后,中共炒作民族主义的又一次挫折。不同的是,上次是来自美国民间舆论的反击,这次是来自美国政府的反击。

这些年来,中共把国际社会对中共政府的批评,尤其是对中共践踏人权,迫害本国民众以及在国际社会战狼式横行霸道的批评,一概偷换概念,说成是辱华,等于是不断绑架全体国民,用民族主义来掩盖自己的问题。这个做法曾经屡屡见效。尤其西方近年政治正确流行,对种族歧视这类话题高度敏感,无形中给了中共混淆视线的机会,一说中共政府的问题,就被歪曲成伤害中国人民感情,侮辱中华民族之类。

中共煽动的民族主义也好,爱国情绪也好,严格说是一种“伪民族主义”。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真正的民族主义,真正的爱国者,恰恰是最能分清国家和执政党的区别的。他们清楚的知道,一个政党如果有问题,会给国家带来灾难,会给民族带来灾难。就像纳粹德国一样,那些狂热支持希特勒的纳粹军人,和反对希特勒的德国人,谁在毁灭德国?谁在拯救德国?我觉得任何稍有理智的人可能都不难得出正确的答案。

我们都知道,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中共炒作伪民族主义次数多了,时间长了,其实无形中也给自己埋下了地雷,会让中共自己在国内也遇到麻烦。而且很有意思的是,这个地雷和中共党媒在美国踩雷几乎同时炸响,这就是国内突然很热闹的外国人永久居留条例事件。

这个事件本身也不复杂,就是中共司法部在2月27号公布了《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这个条例出来后,经过短期的发酵,在上周末一下称为网络焦点,原因是大批民众对此持反对态度。而引人注目的是,其中相当部分网民原本都是小粉红,都是中共频频煽动爱国民族主义的中坚力量,结果这次调转枪口反对条例了,不再无条件支持政府的政策,不少人甚至高喊草案发起人杨宜勇是汉奸,要在五四的时候上街抗议等等。

一个有关外国人申请永久居留的草案,居然引发了严重的维稳危机,这可能是中共做梦都没想到的。这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上网看朋友们已经总结了很多反对的理由,包括申请门槛太低,一旦成功基本就是有权利没义务,可以享受很多中国人都享受不到的福利,包括买房、生孩子,享受各种保险等等。而尤其备受关注的是,条例规定获得永久居留权的外国人可以按照规定兑换外汇汇往境外。当然现在我们不清楚这里的规定都是什么样的具体内容,但的确让很多网友产生一个担忧,就是可能会有不少已经拥有外国国籍的官二代三代,或红二代三代,都出口转内销来申请永久居留身份,然后合法转移资产。

这种可能完全是存在的,因为我们都知道在中共体制中任何政策其实都是弹性的,只要关系到位,所谓的政策约束都不是问题。

不过,今天我不准备讨论这个技术性问题,我想从另一个角度和大家简单讨论一下中国人的身份认同问题。就是说,中共这个条例为什么招致大面积国人以爱国的名义反对,和中共长期炒作伪民族主义有密切关系。

实际上,这是中共在中国人的身份认同上自相矛盾造成的。是典型的作茧自缚。

长期以来,中共都把自己塑造成为中国人的代表,甚至是中华民族的代表,这是中共为了争取执政合法性的政治需要。因此,中共实际上在全国营造了一种排外的意识形态。尤其是当局鼓吹四个自信,可以说把民族情绪推到了极端,夸张一点说,甚至已经推到了种族主义的程度,战狼小粉红随时挂在嘴上的我大中国如何如何,就这么来的。

但现在这个外国人永居条例,可以说给所有狂热自信的国民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因为大家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在党的眼里,还不如亚非拉穷国来的某个黑人地位高。

我为什么一再说中共炒作的是伪民族主义,原因就在于,中共从共产主义原教旨教义开始,其实就是反民族主义的,大家都知道共产主义一开始提出的目标,就是要消灭国家和民族的差别,最后达成所谓世界大同。这也是为什么中共一开始在中国闹分裂,称自己的地盘为苏维埃共和国,人民日报公开发社论给伟大的父亲斯大林庆贺生日的原因。中共是以意识形态为祖宗归属认同的,从来不是以民族身份为归属认同。也就是说,中共从一开始就没有把自己当成中国人。他们的身份认同,一直都是马列子孙,而不是炎黄子孙。

为什么后来中共180度大转弯,摇身一变,又成为民族主义代言人,最直接的原因是毛泽东的共产主义模式在经历大饥荒和文革后彻底失败,中共被迫改弦易辙。所以,中共现在高举民族主义大旗,从一开始就是权宜之计,只是为了保政权而采用了邓小平白猫黑猫式的实用主义的结果。这只是一种技巧手段,一种伪装,中共从骨子里并没有真正认为自己是中国人,这是文化决定的。

此前我在节目中曾经聊起过这个话题,就是中共其实不是中国人,就是这个意思,因为中国人的身份内涵,这5千年来,其实都是由文化认同决定,而不是单纯的血缘种族认同来决定。

什么意思呢,我们先说说什么是中国。《战国策•赵策》有这样一句话:“中国者,贤圣之所教也,仁义之所施也,诗书礼乐之所用也”。所以中国的概念,你看一上来就是文化为核心,就是圣贤之所教,仁义礼智信之所用的地方,就是中国。那么从这个概念出发,我们就可以说,只要受到了圣贤之道教化,遵循天道人伦,施行礼乐仁义的人,就是中国人。那么这个圣贤之道的源头,是从“人文初祖”黄帝就开始的。

我们都知道,中国自古有华夷之辩的说法。就是说如果单纯从民族血统、种族角度来区分,有华夏族和四方夷狄的区别。而这个区别最大的地方就在于夷狄和中原文化不同,所以夷狄一般情况不被视为华夏同族,不被视为中国人。

但如果夷狄之人同化了中原文化,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远一点说,孟子就讲,说舜是东夷之人,周文王是西夷之人。他们虽然从出生的地理位置上,一度被视为夷狄,但他们都能够同化中原文化,并且还成为后世称颂的中国圣贤之王。

到了后世,包括我们认为分裂时期的五胡乱华时期,蒙古入主中原建立元朝,满清入主中原建立清朝,都是相似的情况。从血缘种族上说,这些游牧民族都是异族统治华夏中原,但为什么我们仍然把他们视为中国人,也把他们朝代的历史归纳入中华24史之中呢?真正的原因就在于他们虽然形式上是异族入主改朝换代,但他们依然同化、继承了中华文化,延续了这个文化的血脉,而没有破坏这个文化,所以我们今天依然把他们视为中国人的一部分。

刚才绕了一个圈子,目的就是想说清这个概念,中国人的内涵,是由文化决定的。这个文化在,无论如何改朝换代,中国都在,中国人都在。如果这个文化不在了,被毁灭了,那是真正的中国毁灭,中国人也就不存在了。

明代大儒顾炎武曾经提出亡国与亡天下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用他的话说:“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意思就是,亡国只是改朝换代而已,但如果文化灭亡了,仁义道德沦落,人人像野兽一样相互撕咬吞吃,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下灭亡。

我们都知道,中共有一整套的党文化系统,这个党文化的来源是德国人马克思,这套东西的核心内涵就是我们大家都很熟悉的暴力革命。只要接受了这套理论洗脑的人,无论其原来是哪国人,无论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都会表现出惊人的思想行为的一致性,同时丧失了他原来那个民族的特有的文化。所以,我们看到无论这个共产主义走到欧洲还是亚洲,都表现出一样的残暴和野蛮,反文明与反社会。

所以这样的人,从文化意义上说,他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人或俄国人,他就是马列的子孙。中共对中国的统治,其实是真正意义上的异族入侵,他们表面上长着中国人的面孔,但他们骨髓里的文化基因,完全是来自西方的一个邪教理论,所以中共不是中国人,他们内心深处也根本没把自己看成中国人,所以他们才会表现出来,对中国人是一种占领军式的、掠夺性的统治,同时要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灭绝式的破坏铲除。

现在的中国人,虽然表面上的传统文化基本被毁灭殆尽,但中国人骨子里的许多文化基因还在。所以当中共炒作民族主义,必然唤醒国人的身份意识。但当中共出于某种利益,又想大量引进亚非拉异族文化人口进来,很多人一下子就产生本能的排斥。因为在深层,很多人并不是感到现实物质利益受到威胁,而是文化身份认同上发生了冲突。这个矛盾真正的根源,就在这里。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谢谢朋友们的观看,我们下次见。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