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江派隐瞒毒源 亲历者揭俄防疫狠招

新闻拍案惊奇 大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4日讯】 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截至我们发稿,新冠病毒疫情已经在至少75个国家传播,最严重的依次是中国大陆、韩国、意大利、伊朗,其次是日本。

韩国确诊破5000 全国政府机构24小时戒备 0:50
东京奥运可推迟到年底 80年前就因“武汉”取消 1:15
伊朗进战备30万军人防疫 医院尸满 行人倒地 2:01
法国2市长确诊 总统专心抗疫 2:29
美国纽约第二例确诊 法拉盛街头行人倒地 2:50
武汉等地“还阳”人数多 医生吁要3检才出院 4:09
手机程式“健康码”监测疫情并维稳 数据与警方共享 4:45
俄罗斯华人 亲述莫斯科防疫见闻 7:08
不断有消息议论“病毒泄漏” 疑江派隐瞒毒源 12:37
回顾苏联炭疽泄漏事故 隐瞒十余年终承认 14:48
林业局紧急防蝗 数目将扩500倍 三条路可入中国 21:23

【韩国确诊破5000 全国政府机构24小时戒备】

在国际上,韩国确诊病例已经突破5000,死亡至少28例。在瘟疫最严重的大邱,瘟疫危机已经到达顶峰,韩国总统文在寅宣布,全韩所有政府机构进入24小时全面戒备的状态。

目前,大邱有3600多人确诊,占全国的七成,其后是庆尚北道。余下病例分布在首尔、釜山、光州等地。首尔已经有上百例确诊。

 【东京奥运可推迟到年底 80年前就因“武汉”取消】

在日本,确诊人数达到979例,至少8人死亡。日本与其它国家不一样的事,他们还要举办2020年奥运会,这次武汉爆发的新病毒疫情,让这次东京奥运非常被动。

其实早在1940年,日本东京就要举办奥运会,但是当时还处在二战时期,而且日本军队正在中国大陆打“武汉会战”,也跟武汉沾边,当年的奥运会就取消了。

3月3日,日本奥运大臣桥本圣子表示,根据东京与国际奥委会的合约,奥运可以延期到今年年底。如果这样,夏季奥运,要变成冬季奥运会了。但桥本说,国际奥委会正努力让东京奥运如期举办。

【伊朗进战备30万军人防疫 医院尸满 行人倒地】

在伊朗,截至3日下午确诊已经达到2336例,77人死亡。其中有23名伊朗国会议员被证实感染,该国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下令进入战备状态,调动30万军人参与抗疫。

从流出的录像我们能看到,在伊朗,出现了跟武汉一样的景象。医院里的尸体无人及时收走,摆满走廊。在大街上,已经发生不止一起行人倒地的事件。

【法国2市长确诊 总统专心抗疫】

欧洲的法国,最近病例上升很快。截至3日下午,已经达到204例确诊、4人死亡。在确诊的人中,有法国的两名市长,还有1个省长遭受隔离。法国总统马克龙暂停所有跟瘟疫防治无关的行程,开始专心抗疫。

【美国纽约第二例确诊 法拉盛街头行人倒地】

美国,是国际上大家关注的另一个重点。

3月3日,美国华盛顿州再有3人因感染丧生,使美国死亡病例上升到9人。同时,全境确诊人数,达到118例。

在纽约,继1日的首例确诊后,3月3日出现了第二例确诊,是一名约50岁的男子。与首例去过伊朗不同,这一例确诊没有去过中国大陆等疫情严重的地方,也没有与相关人士接触,所以怀疑是社区传播。

感染者是一名曼哈顿的律师,住在纽约市以北不远的新罗谢尔市,目前症状表现比较严重。纽约州现在已经规定,医疗保险公司不得向客户收取检测新病毒的费用,有众多国际人口的纽约市内,也已经准备好1200张隔离病床,随时待命。

而同样在3月3日,在纽约市华人聚居区法拉盛,发生了惊心一幕。一名20多岁男子在街上走着走着,突然倒地。他戴着口罩,但是倒地后还比较清醒,后来被警察和医护带走。警方说他没有出现与新冠状病毒有关的症状。这段视频在纽约华人中快速流传,因为这一幕,像极了在疫区武汉发生的场面。但截至我们发稿,还没有消息说此人检测出了新病毒。

【武汉等地“还阳”人数多 医生吁要3检才出院】

而目前在中国武汉,还有成都,不断传出新病毒确诊者出院后,又被检测出阳性的病例,这种情况,被媒体谐称为“还阳”。

例如,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近日复查了18名康复者,对每个人进行了5次“咽拭子核酸”检测,其中13个人在第三次检测中,发现阳性反应。因此,该医院医生建议,应将出院标准改为,连续三次核算检测呈阴性,才可以出院。这种“还阳”的情况,在广东省也有,在出院患者中达到了14%的比例。

【手机程式“健康码”监测疫情并维稳 数据与警方共享】

目前,在中国大陆,还出现了一款软件,用于掌握每个人的新病毒感染情况。这种软件的使用已经得到国际媒体的关注,例如《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3月3日的一篇报导,标题是“中国推广健康码监控疫情和民众”。

文章介绍,这款软件,由阿里巴巴的姊妹公司“蚂蚁金服”开发,大陆媒体称之为“支付宝健康码”。使用方法是,用户通过“蚂蚁金服”的支付宝进行注册这种“健康码”,填入自己的信息,然后这个“健康码”会根据每个人情况的不同,显示出不同的颜色。主要有三种,绿色代表无事,黄色代表要隔离七天,红色代表要隔离14天。在出行时有关卡会查看这个“健康码”,如果是后两种黄色或红色,那么出行就会遇到麻烦,因为需要隔离。

“蚂蚁金服”说,这款软件已经在包括杭州在内的200个大陆城市使用,并继续在全国推广。

但是这款“健康码”的争议在于,《纽约时报》分析了它的代码,发现它还会与警方共享患者的信息,加强了大数据控制社会,并且就算瘟疫消退,这种东西可能也要长期存在。

文章引述人权观察组织中国研究员王松莲的话说:这种偷偷摸摸的监控是有历史先例的,比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0年上海世博会。工具的用途已经超出了其创造初衷。

瘟疫爆发后,戴上口罩的人们,让中共大数据的人脸监控派不上用场,报导认为,大陆当局正在加紧努力,在人力执法的协助下,继续实现,人们走到哪里,都能留下“数字踪迹”。

目前,在杭州市能看到这样的条幅:“绿码”凭证通行,“红黄”立刻报告。其所在的浙江省,已经有5000多万人注册使用健康码,其中近100万人是黄码或红码。

问题是,有的人没症状,健康码还是红色。这种情况就会让人担心,那些当局不喜欢的人,会不会被健康码“人为感染”,制造隔离。但官员用“系统故障和误差”来呼吁人们报告遇到的情况。

可是当下,健康码的用户中,抱怨健康码使用规则不透明的人,还是大有人在。

【俄罗斯华人 亲述莫斯科防疫见闻】

接下来,我们关注一下中国以北的俄罗斯。

俄罗斯在本次瘟疫中,截至目前为止,防治是比较成功的国家之一。到3月2日,俄罗斯才出现第一例俄罗斯本国公民的感染,是2月23日从意大利旅游回去的。此前的两个确诊病例,都是中国去俄罗斯的游客,已经全部被治愈。

俄罗斯的严格防治措施,特别针对最早爆发疫情的中国大陆,其中近期去过中国大陆的在俄华人,成了重点防御对象。我2月29日采访了一位在莫斯科的华人医生,跟之前的杨成,不是一个人,这是另外一个人,杨成是企业家,他是一位在莫斯科的医生。

他给我发来了一段video,是当地专门收治华人被隔离者的疗养院,现在开辟为隔离设施。大家可以看这个画面,里面的设施比较简陋,但是这个可能并不是里面的全部设施,应该只是其中的房间之一。我们采访的这位医生,为我们介绍了这个隔离设施,还有截至2月29日以前,俄罗斯莫斯科地区,为防止瘟疫,采取的一些措施,以及当地华人经历。下面一起来听一下。

刚才所获得的视频
是我一个朋友
他是亲历者 他传出来的
地点是在一个疗养院
设施是很简陋 而且比较艰苦
他主要针对的是近期回俄来的一些华人
而且这些华人没有进行自我隔离
据我所知医院和政府那边了解内部渠道是
近期回国的华人及华人群体
因为他们都涉及到一个申报
申报回来之后没有在家自我进行隔离
他比如说出去倒垃圾或是购物什么的
一旦要是被摄像头或是人脸识别技术监测到
就会有警察上门
认识了一些朋友
刚出去倒个垃圾然后回来之后下午警察就来了
就要求登记
他回来的有隔离人员上门
进行测体温
包括测鼻黏膜还有测血的
但是也有一种情况是回来带着体检证明的
现在也被请过去进行调查
比较多数的例子是
在各大地铁站都有民警
单独针对中国人进行询问 排查 和登记
一见到中国人先带到警察的办公室里头去量体温
然后去检查他的护照 签证
是不是最近回莫斯科
如果是最近 会立马进行隔离
之前我有接一个病患
他只是想去查一下胃镜
但是带到医院的时候 连我一同被请出了医院
但是他拿的是俄罗斯的永久公民 是俄罗斯的护照
当时真的很无奈
但是经过后来一系列调停
最后才看上病
据我现在可靠消息知道
现在这些人都被关在疗养院
据被关在里面的人
他们和外界人传达的信息
他们可以带手机 也可以带一些基本的东西
只不过现在住进去的 或者被强制关押进去的人
结果就是罚款1万卢布
而且可能会直接被遣送
面临的是 五年不得再返回俄罗斯
如果是留学生 那他之后的学业该怎么办
如果是企业家 他自己企业的资产谁来保护
这是一系列的问题
现在如果是被查到在隔离期间乱跑
这非常非常严重的一个问题
而且会非常严肃地处理
就以三个不同阶层来说
现在商家主要是闭市 然后在家休养
要是务工的话 他们就比较困难一些
因为现在有很多群体和社群给他们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
至于留学生群体的话就我所知
现在他们影响也是很大的
出门必须得带上各种证件
随时随地可能会被问询
我身边有一个这样的朋友
他已经过了14天的隔离期
但是还是被抓去
现在面临一个遣返的一个状况
而且这回遣返不仅只是会遣返回国
还是涉及到一个五年不得再入境
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因为这个人他的学业还没有完成
他们只能通过律师去寻求法律上的解决途径
因为俄罗斯这边规定是
一旦要是什么效令出来之后
就比如说要我回国
就是被驱逐出境
有10天的可以申诉期
他们只能是通过这种方式去维护自己的权利
还是比较困难的
他们建议我们应该客观理性的看待一些突发的情况
但是我真心呼吁的是
希望我们这些华人群体能得到医院有效的救治
至于隔阂这个问题是历史上就有
但是就我而言
我感觉这个国家的民族性是比较多样的
他汇聚了中东 中亚
他们对中国人的态度就比较激进一些
但是俄罗斯本土政府
本土人民对中国人还是比较友善的
只是政府的一些执法部门
可能会对留俄的一些人
造成一些很不必要的损失吧

好,我们谢谢这位莫斯科华人医生的分享。

【不断有消息议论“病毒泄漏” 疑江派隐瞒毒源

说到俄罗斯,我们也想到了40年前发生在俄罗斯土地上的一个事件,当时还处在前苏联时期。是一次病毒泄漏事件。

当今武汉爆发的新病毒瘟疫,不断有消息说,病毒可能是武汉的P4实验室泄漏。

作者署名为“王友群”的作者,最近还发表文章,题目为“江泽民亲信故意隐瞒病毒源头?”,标题后面打了一个问号。这个文章罗列了几个论据。

第一,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是江泽民在“最后说了算”的时期开始兴建,知情人讲,实验室长期由江泽民长子江绵恒幕后操控。

第二,中共国家卫健委,从1月初到2月中旬先后发出通知,内容总结起来有三个重点:一是不准有关人员向外界透露消息,二是非国家卫健委认可的机构不准检测病毒,三是此前一些机构的检测结果全部作废。

第三,疫情爆发以来,涉嫌下令封口的最高机构,除了孙春兰主管的中共国家卫委健,还包括王沪宁主管的中共宣传机关、郭声琨主管的中共政法机关,而郭声琨、王沪宁、孙春兰都是江泽民的亲信;

第四,新冠病毒的E蛋白,与武汉P4实验室石正丽团队在云南马蹄蝙蝠身上发现的冠状病毒的E蛋白100%一样。而且新冠病毒的S蛋白,四处发生精准变异,专家认为,自然变异的可能性是十万分之一或更低。而在2015年,石正丽团队宣称已“人工合成”一种新病毒。

作者还说了很多,我们就提到以上四点,总之,这篇文章的作者认为,石正丽团队与当前新冠病毒的生成有很大的嫌疑,后来病毒泄漏,具体原因和目的还需要查证,但是泄漏后,作者认为,事情真相一直被江派人物所压制。

这件事因为还处于争议之中,我们就说到这。时间总会给我们答案。

【回顾苏联炭疽泄漏事故 隐瞒十余年终承认】

我们接下来就讲一下,前苏联的一次严重的突发传染病时间,这件事的真相,最终是大白于天下。

前苏联工业重镇“斯维尔德洛夫斯克”,也就是现在的“叶卡捷琳堡”,在1979年4月的一天,当地24号医院收到三个症状相似的病人,他们高烧头痛、胸闷气短。

当时救治他们的医生伊莉延科(Margarita Ilyenko),起初只认为是普通的肺炎,但是患者的症状迅速恶化,第二天凌晨,三人中的两人已经死亡,剩下的那一个奄奄一息,口鼻不断渗出掺着血的黏液,又因呼吸几度困难而陷入深度昏迷。

无独有偶,也是在第二天,这个城市的20号医院,遇到类似症状的病人,高烧不退、剧烈咳嗽,还伴随呕吐。20号医院的呼吸科主治医生,随即与24号医院的医生伊莉延科通话。

他们讨论,这会不会是某种传染病。伊莉延科回复说:24号医院一天之内,在大厅就挤满病患,他们打着寒颤,很多人皮肤上长了黑色水泡,很恐怖。

短短一周,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几十人,24号医院的停尸房摆满了尸体。这时,市民也惊慌起来,不知道瘟神是如何,悄悄降临。

24号医院的伊莉延科发现,这些患者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全部来自市内的32区,当地有一家陶瓷厂。伊莉延科把嫌疑,放到了这家陶瓷厂。

很快,卫生部门的人知道了此事,这间陶瓷厂出现了穿着隔离服的人,在给厂房消毒,此事这间陶瓷厂处于关闭的状态,不然里面会有上百名工人忙碌的走来走去。

政府得出结论,说陶瓷厂工人集体食用私人屠宰场贩卖的,被污染的肉类,才导致感染瘟疫死亡。

在陶瓷厂上班的布米斯特罗夫(Nikolai Burmistrov),大骂政府的结论,他说:这纯属胡扯,我们很多人吃了这家私人屠宰场的肉,怎么没事!这间工厂的很多工人,质疑政府的结论。

这是40年前的历史事件,现在回头看去,工人们当然没有说谎。感染炭疽的,感染最高的是与动物皮毛有关的工作人员,那也从未出现过这么大规模的感染。后来1999年,有一本书《炭疽:致命疫情的调查》,就是在讲这件事,介绍当时除了工人和市民感染,还有当地的牲畜,也同样感染。难道牲畜也是吃了那家屠宰场的肉吗?

同时,这次感染事件,从地图上看,这些感染者,竟然都分布在同一条直线上。美国哈佛大学生物学教授“马修·梅塞尔逊”(Matthew Meselson)认为,工人吃肉,不会造成50公里内的直线区域分布,只有“风”才能做到。

研究者开始把焦点,聚集在当天的风向,顺着陶瓷厂风向上游寻找,他们发现了同样在32区,紧挨着陶瓷厂的一个叫做“19号营地”的地方。从外观看,这里就是个化工厂,但是戒备森严。在当时的年代,没有多少外面的人知道,这个工厂在干什么。

但真相是,这里是前苏联最繁忙的生化武器工厂,工人们三班倒轮流工作,制造一种相当危险的干燥粉末状武器:炭疽。

1945年,前苏联军队进入中国东北,从日军731部队的实验室遗留品中,苏联人发现了这种可以当作生化武器的材料,于是,偷偷带回自家研究,地点就是在这个“19号营地”。

这项制作炭疽粉末的工作非常危险,工作人员要把发酵的炭疽菌,从液体基中分离,再研磨成粉末。这样的粉末,在生化武器的弹头爆炸时,会形成气溶胶。

唯一能让工作人员稍感放松的是,他们会定期接种疫苗,而且这些炭疽菌和外界沟通的唯一管道,就是干燥机上的排气管过滤网。每次换班,干燥机都会被关闭,进行检修维护。

1979年3月30日的下午,实验厂区的技工在例行检修时,发现干燥机过滤网被堵住,于是拆下清洗,但是他没有装回去,而是想让晚上接班的同事装回去。按规定,当天下午的值班主管尼古拉,需要记下这个滤网已经被拆下来的重要情况。但是不知道是因为粗心,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他居然忘记记下这一点。

于是,晚上,另一个值班主管来换岗,他正常地启动了机器。生化武器级别的炭疽粉末,在清寒的夜空中,随风飘散。

过了几个小时,操作干燥机的工作人员才发现:诶,这过滤网怎么在地上呢?!见时心惊,赶紧装回去,但是为时已晚。至少紧挨实验室,在陶瓷厂上夜班的工人,一周内几乎死光。

在事件爆发之初,前苏联高层和军方,一口咬定是人吃了被污染的肉导致传染病。因此,城市中几百只流浪狗被枪杀,传播所谓受污染食物的小贩被抓捕。特务机构克格勃销毁了医院记录还有疫情报告,所有受害者的遗体,用化学消毒剂清除遗存的炭疽孢子。

但是当地官员知道,有危险物品泄漏,于是继续让市政工人清洁城市道路,结果沉淀的炭疽粉末又被搅动起来,形成气溶胶,造成城市内的第二波感染。

到底有多少炭疽粉末从19号营区飘散出来呢?后来专家估计,应该不超过1公斤,但全面扩散足以造成几十万人感染。但是不幸中幸运的是,当时的风,把这些粉末吹向了人烟稀少的区域。

截至当年5月,除了造成大量人员死亡,19号营地的周围30英里,也有一些畜养的羊,被感染,而羊比人更容易感染炭疽。这个事件后来被称为“生化版的切尔诺贝利”。

从1972年4月事发,一直持续差不多6个月,前苏联一直对外宣称,这次事件是因为人吃了受污染的肉,才被感染。直到当年10月,西德一家鳄鱼报社,率先揭露事件真相。德国《图片报》后来直指事件是苏联的生化武器泄漏。

但是苏联依然嘴硬,因为它早在1972年,就与美国等100多个国家签署《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这是它拒不承认的一个依据之一。而且面对指责,苏联要美国闭嘴,称指责会加剧美苏关系紧张,而且反咬说这是对《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质疑。

1991年,前苏联解体。到了93年,俄罗斯第一任总统叶利钦,在一次演讲中,委婉承认事件来自泄漏。前乌拉尔军区特别部门负责人米罗纽科,也在2008年承认了这次泄漏事故的真相。

好,节目最后呢。我们说一件疫情之外的事情。我们在此前的报导中,提到过大量东非沙漠蝗虫,正在巴基斯坦和印度肆虐。有报导说,担心会飞到中国。对此,有的网友之前非常怀疑,这些蝗虫怎么可能绕过喜马拉雅山,飞进中国内地呢?

那么最新的消息是,根据中国大陆官媒3月2日的报导,这种东非沙漠蝗虫,大陆林业局已经发出《关于切实做好2020年沙漠蝗相关防控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做好防蝗的工作。

蝗虫数量会是现在的500倍

报导还提到,由于非洲国家初期防控不力,蝗灾可能延续到今年6月,届时蝗虫数量会是现在的500倍。

2月中旬的时候,这批蝗虫已经繁衍到约4000亿只,那么,再繁衍500倍,是什么概念呢?专家还给出了蝗虫大军能进入中国内地的三条通道:第一,经缅甸进入云南;第二,从哈萨克斯坦,进入新疆;第三,就是直接从巴基斯坦和印度,进入西藏。

最近,大陆当局已经有专家去巴基斯坦蝗虫灾区视察,包括草原管理司生态修复处处长王卓然,还有山东省植保总站副站长王同伟。这些专家实地考察后发现,这些蝗虫不仅密度大、个头大、对生态破坏力大,而且非常的不挑食,竟然还咬人,这些专家中就有人被咬。

因为武汉疫情影响,大陆农村地区实行“封村”、“封路”的不少,给今年春耕还有农用物品运输,都增加困难。《财新网》就报导说,还有地区因防疫封村堵路,农民不能下田、农机不能上路。

还有2月初,云南四川还有113个县爆发“草地贪夜蛾”虫害,对农作物破坏力也很大。

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再有蝗虫的夹击,那可真叫祸不单行。之前大家还处在猜测阶段,现在大陆林业局自己发出了有关蝗虫的紧急通知,可见事态,不可以掉以轻心。

而且我还看了一段科普,有的鸟会吃蝗虫,但是要在蝗虫没有变异之前。蝗虫如果只有1只,或者60只以下的时候,是比较害羞的,而且比较温和。但是一旦达到60只以上,就会立刻变得凶猛具有攻击力,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蝗虫。这种变化,是因为蝗虫的那对粗壮的后腿,如果频繁被戳动,它的体内就会产生一种化学物质,这种物质是有毒的,会使蝗虫的性情和体态都发生变化。所以,鸟儿在蝗虫没变异之前,是会吃它的,因为没毒,变异之后,鸟儿也不吃蝗虫了。不过,也有例外,比如“粉红椋鸟”,还有公鸡。有人开玩笑说,人也敢吃蝗虫,但是漫天的蝗虫,能逮住几只呢。

好,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在订阅的时候,不要忘了点击订阅按钮旁的小铃铛图案,在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新节目上传的通知。也欢迎您加入我们的会员。有推特的朋友,也可以在推特上关注我,我的推特账号是@xwpajq。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下期再会!

(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