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武汉惨剧频发 冠状病毒10大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6日讯】【新闻看点】武汉惨剧频发 冠状病毒10大谜(2020/03/05)(总第539期)

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武汉肺炎爆发,让整个世界都从新认识了中共。今天(3月5日),中日双方都宣布,原订4月份习近平访问日本,因为武汉肺炎延期了。具体安排在什么时候,双方再商量。朝日新闻引述政府相关人士的说法,可能会延期到“秋天以后”。不到秋天以后,难以保证。

昨天,联合国旗下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秘书长职位竞选,中共推出的竞争者王珊颖以惨败收场。55:28,相差一半的票数表明,世界各国可能从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身上吸取了教训。“谭书记”为中共站台背书,使世界各国放松了警惕性,导致疫情在全球急速蔓延。吃一堑,长一智,惨痛的教训,使多数国家对中共的台前人物投下了不信任票。

目前,武汉肺炎病毒仍在肆虐,截止昨天晚7点,海外已经累积确诊14835例,死亡270例。中共副外交部长马朝旭今早表示,全球疫情呈扩散态势,中方积极向好。中方愿意向疫情比较严重的、有需要的帮助的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中共的说法遭到许多人的质疑,中共仍然是自顾不暇,所谓的提供帮助,很可能是输出中共的流氓做“控制不住病毒,就拚命控制人”。根据多方透出的消息,武汉的惨剧仍然频发不断,武汉肺炎病毒还有10大谜团没有解开。

武肺谜团之一:康复者会再次感染吗?

36岁家住武汉硚口区的李亮,2月12日到26日在汉阳方舱医院治疗出院,随即住进酒店隔离观察。住进酒店一两天,李亮告诉妻子梅女士嘴巴发干,胃有点胀。

3月2日上午,与丈夫视频通话,李亮说不想吃东西。全身没有力气,站都站不稳。梅女士告诉澎湃新闻,医生亲口讲,李亮可能是精神压力大。

但实际没过多长时间,李亮被救护车送到了附近医院,下午5点08分宣布死亡。武汉卫健委开出死亡证明显示,死因是武汉肺炎。

不过梅女士提供的包括出院报告等书面资料显示,李亮经过治疗和专家组会诊确认,符合出院标准,体温正常3天以上。呼吸道症状明显好转,连续两次核酸检查阴性,无吸氧指末氧饱和度大于95%,并称超过14天,专家评估“准予出院”。

澎湃新闻发出消息后,被新京报等多家大陆媒体报导并转载,不过这些媒体又都删除了报导。这不能不让人怀疑,为什么删除消息呢?

中共卫健委主任马晓伟3月3日说,武汉方舱医院做到了“零感染、零死亡、零回头”。但是中国新闻周刊报导,44名痊愈者26人复阳。这么高的复阳率,当初是真治愈了吗?还是说出院标准太低?换句话说,是不是中共当局需要治愈率?

武肺谜团之二:到底多少人感染?

武汉肺炎爆发将近4个月,官方每天都会公布新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等,但是对于究竟有多少人感染,有多少人是没有症状却能够传染的病毒携带者?对这个问题,世界各国政府和世卫组织都没办法掌握。

现在人们掌握的传染时间越来越短,有的几乎是一瞬间就被感染了。重庆北区疾控中心副主任周海龙在2月28日披露,他们收治一名患者在1月19日乘坐巴士,与另一名后来确诊饿患者上了同一辆巴士,前后相差 16秒,这是传染的最短时间纪录。

英国萨里郡出现了一例确诊患者,但患者从没到过受感染的地区。这是一个令人紧张的问题,他是通过什么途径被感染的呢?

英国目前的疫情情况,只能说是初发阶段,51例确诊病例,其中12例已经康复。不过英国首相约翰逊3日警告说,“如果疫情爆发,高峰期英国可能有五分之一的劳动力请病假”。

英国国家统计局2018年统计的总人口是6644万,2019年估算出劳动人口大约是3260万人。如果按照约翰逊的比例计算,五分之一劳动力就是652万人。那么也按这个1/5的比例估算全国染病数字,那就是1328.8万人。

日本厚生省(卫生部)也警告,国内染病量大增,正在准备针对重症者的医疗提供体制。

这么快的传播速度,这么大的染病比例,中国有多少人染病?世界有多少人染病呢?

武肺谜团之三:致死率是多少?

染病基数大,死亡人数就会相应增加。但是到目前为止,真实的死亡率究竟是多少,世卫组织一直在变。前天谭德塞说全球致死率是3.4%,高于先前的2%。

今年2月4日,中共卫健委透露,中国疫情初期病死率是2.3%,到2月初将到了2.1%,但武汉市病死率高达4.9%。

中共官员表示,统计到的确诊病例的病死率,也就是说分母是现在能够确诊的病例。还有一些确诊的病例,还有其他的没有纳入到统计当中的。

是不是武汉人与其他省市人的身体结构不一样?否则为什么武汉的死亡率这么高呢?另外,究竟有多少没被确诊死去的,没有纳入官方统计的死亡人数究竟有多少?官方什么时候会公布这些数字?

武肺谜团之四:疫苗何时面世?中共早有疫苗!

死亡的数字不断攀升,使每个人都心生恐惧。目前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人们,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疫苗身上。谭德塞曾说,世界上多家研究机构正在抓紧时间研制疫苗,未来几个星期就会有成效。

世卫组织总干事的讲话水准,越来越像“谭书记”了。人们想知道,未来几个星期究竟是多久?是三五个星期,还是八九个星期?三五个星期是一个月左右。有没有一个相对准确的数字,给人们一份希望呢?

其实谭书记说的这个时间还是相对较短的,有的甚至说疫苗问世要3-5年。因为从研发到批量生产,中间要经历动物实验、人体临床实验、大规模人群癌症、世卫组织许可、本国许可等等程序。

今天收到网友转来的一份爆料,是一位网名叫“David Ng”的推文。推文说“紧急消息,有朋友给发来这张图片,请仔细看这是什么?“‘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生产日期是2020年2月26日,有效期至2022年2月25日!是谁出品生产的?‘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也就是说,中共军方已经研发出了疫苗!而且注意品名:‘重组’!也就是说,原始病毒的疫苗,中共早就有了!”

我们无法证实这个消息真伪。这个问题,我们在会员区还会详细谈,会结合一些网友的爆料。

说到这,顺便说一下,像网友这种爆料,我们都是如实的展示给大家,不做任何编辑修改,就为了保持真实性。但是也正因为我们实话实说,报导真相,我们也受到了YouTube的打压,广告收入都被砍了。大家也看到了我们在社区当中的截图,全部是黄标。即使这样,我们也没有改变初衷。

但是最近一周,我们发现频道的流量和点赞数量都在锐减。我们想请大家帮忙看看,您是不是遇到了下面这些情况:

1、订阅了,但是订阅不成功。

2、开了小铃铛,但是有新视频没有收到通知。

3、看不到自己在社群中的点赞和评论。

如果您有遇到这些情况,请在视频下方给我们留言。

同时也请您多多支持新闻看点,帮助我们传播真实的讯息。

武肺谜团之五:宠物开始传染?

昨天(4日),香港确诊了第85宗病例,是一只宠物松鼠狗。

香港渔护署表示,2月26日,他们在跑马地马主周巧儿的宠物松鼠狗身上抽取了样本进行测试。27日又从松鼠狗的口腔和鼻腔去除样本,检测到小量武汉肺炎病毒。28日和3月2日再次检测,结果呈现微弱的阳性反应,但没有出现相关的病征。

根据香港几所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动物医学及生命科学院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等专家的意见,他们一致认同,这只宠物狗已经呈现低程度感染了武汉肺炎病毒,并且很可能是由人类传染的。

目前这只松鼠狗正在港珠澳大桥口岸动物拘留所接受检疫,另外还有一只狗也在这里接受检疫。

虽然这只松鼠狗感染病毒事全球首例,但很值得注意,不能不让人担心,武肺病毒是否在宠物间也开始传染呢?如果猫狗染病,会不会再回传给人类呢?

武肺谜团之六:巴西病毒突变与武汉样毒不同,病毒太狡猾?

2月26日,巴西出现了第一例确诊患者。当地与英国科学家合作,对这名61岁的患者进行了紧急“冠状病毒基因定序”。发现患者体内病毒与武汉公布的病毒基因有3处不同。

在科学家撰写的《南美洲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报告(First report of COVID-19 in South America)》中表示,对患者鼻咽中采取的病毒基因进行分析,发现巴西“Brazil / SPBR1 / 2020”病毒基因组与中国公布的“Hu-1”参考菌株有3处不同。科学家认为,这代表病毒在传播过程中已经开始突变。

这个研究结果证明,病毒相当狡猾,在人们还不知道它的底细的时候,又进行了变异。给人类攻克病毒又增添了难度。

武肺谜团之七:病毒可以导致脑炎?

说这个病毒狡猾,不仅仅体现在传播中突变,而且它对人体的多个器官,包括心肝脾肺肾都会发起攻击。除了已知堵塞呼吸供血系统、人体免疫系统和生殖系统外,昨天北京地坛医院说,病毒还可以感染神经系统,导致脑炎。

在对一位56岁患者的基因排序检测中,地坛医院发现,患者的脑脊液中存有武汉肺炎病毒,而且引起病毒型脑炎。

同一天,在当局公布的第七版诊疗方案中,修改内容中也提到发现患者出现脑组织充血、水肿,部分神经元变性,证实病毒有会入侵到人的中枢神经系统。

说到这里,想起来朋友发给我的几张图片,是当年SARS后幸存下来的部分医务人员。这些曾经上一线的外科医生、护士,如今都丧失了工作能力,生活在病痛中。

武肺谜团之八:拐点将到?

对于疫情拐点,中共专家多次预言都落空了。拐点究竟什么时候出现?疫情什么时候结束呢?

前段时间高喊“党员先上”的上海华山医院援助组组长张文宏近日对中共官媒表示,对抗武汉肺炎的战斗“4月底结束”。他乐观地表示,“我的预测一定是对的”。

张文宏说自己一直在摸索病毒的“脾气”,发现它并不是“非常妖”。有点像SARS,但没有那么严重;传播方式像流感,特性介于SARS和流感之间。

他预计几个周期后,全国基本就平安“安全”了。不过他说的另一段话,又让人产生了怀疑:“如果不尽快复工,城市停滞带来的次生影响,可能会导致人口死亡率高于武汉肺炎死亡率”。

莫非张文宏说4月底疫情结束,也是在为当局推动复工吗?

武肺谜团之九:病毒与人类共存?

病毒的狡猾与毒性,害惨了整个人类,人们都在盼望着病毒快快消退。但是哥伦比亚大学4个研究团队的牵头人何大一表示,武汉肺炎病毒可能与人类共存。

前天他对美国之音表示,“这种病毒可能会与人类共存,并随着天气的变化,从北半球移到南半球,并在下个季节再次出现。”

这位发明“鸡尾酒疗法”治疗艾滋病的华裔科学家表示,他和他的同事正在尝试,要永久解决冠状病毒家族的问题。他们正在努力研制一种药物或抗体,即可以提抗这个病毒,也可以抵抗更大病毒家族。

武肺谜团之十:零号病人是谁?

对于零号病人,中共最初说首例武汉肺炎患者时12月8日确诊。随后很多病例都被指向华南海鲜市场,指称那里有贩卖野生动物的现象。

但是柳叶刀发表中国研究团队的论文表示,确诊第一例是12月1日,而且与华南海鲜市场没有任何关系。研究人员之一、金银潭医院资深医师吴文娟告诉BBC,患者是一名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的老人。但老人卧病在床,基本没有出门,而且他离海鲜市场有四五个公交站。

那么零号病人是谁呢?大家还记得2月15日开始,很多微博博主都关注一个叫黄燕玲的人。说零号病人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黄燕玲,因为做实验,不小心感染了病毒。不少人还在网上发出视频,寻找黄燕玲。

武汉病毒所的工作很诡异,马上删除了黄燕玲的相关资料。但随后又在环球时报发出一份“郑重声明”,承认黄燕玲曾经在此读研究生。还辟谣说黄燕玲毕业后去了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武汉,未曾被病毒感染,身体健康”。

看这份声明,武汉病毒所应该对黄燕玲目前的情况很清楚。如果证明黄燕玲不是零号病人,她本人出面说清楚,不是更有说服力吗?那为什么不让黄燕玲出呢?是不是像网友猜测的,黄燕玲可能已经在世上消失了吗?

好,以上就是今天的电视节目部分,欢迎您到会员专区,收看更多、更详细的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