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又赢了” 学者析中共煽情抗疫四部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6日讯】中共隐瞒武汉疫情,导致病毒蔓延全球。面对疫情大爆发,中共却吹嘘自己的抗疫有成效,外国“形势不妙”等,甚至将病毒源头指向他国。有学者揭中共的煽情四部曲,“我们又赢了”已经上演!

3月5日,中共党媒发表题为“理直气壮,世界应该感谢中国”一文,试图将武汉肺炎疫情的源头推给其他国家,并声称中共为了抗击肺炎疫情付出了巨大的经济成本,以此掩盖其隐瞒疫情给百姓造成的巨大伤痛。

文章还称,中共现在又不计前嫌帮助美国,并宣称“美国欠中国一个道歉,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

该文引发国际媒体批评。美国之音引述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教授、华裔科学家何大一的观点反驳中共说:“根据我们对萨斯(SARS)和新冠病毒的了解,以及对从其他动物物种中发现的新冠病毒的了解,我毫不怀疑它起源于中国。”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也撰文痛批,中共玩的是倒打一耙,贼喊捉贼,金蝉脱壳。其要害是,它把这次疫情当作纯粹的天灾,从而回避、掩盖其中的人祸。

胡平说,中共标榜的理直气壮,其实是理亏心虚。它知道,自己已经是千夫所指。它知道,无法正面替自己辩护。所以,它就搅浑水,转移视线,以攻为守,倒打一耙。

胡平表示,是中共当局欠武汉人一个道歉,欠湖北人一个道歉,欠中国人民一个道歉,欠世界一个道歉。

也有人写对联讽刺:“国民,莫问武汉肺炎起因,需感恩政府抗灾之大绩。下联:世界,休论新冠病毒源点,要酬谢中国防疫之丰功。横批:切莫胡思乱想!”

时政评论员邢天行说,这是中共一贯的愚民宣传。按著常识来讲,一个国家隐瞒疫情,导致病毒全球扩散,对世界构成一种威胁,害了这么多的人。最终你反而让人家感谢你控制了疫情。它这个完全是混账的逻辑。

邢天行表示,这种不正常的逻辑是在党文化长期洗脑下形成的,它已经感觉不到这种逻辑的错误和荒谬。但是世界上正常的国家都能感受到,所以这就会让更多人去认识到,中共这种邪恶的政权对于世界来讲,它是一个异类,也是一种真正的威胁。

她认为,中共种种反天理反人伦的做法,已经让世界真正的清醒了。

图为2月16日,武汉一所医院里的武汉肺炎病患与医生。(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舆论操控四部曲

旅美学者何清涟2日发推文说:我最近在研究中共疫情舆论控制,分成四部曲:丧事当作喜事办、病毒来自美国的阴谋论(理论基础是钟南山那句病毒不是中国的)、我们又赢了(此时正在进行),第四部曲是“中国拯救了世界”,还未上演,很快就会出现。

5日她又发推文说:“比我预测的走得更远:中共自说自话声称‘拯救了世界’意犹未足,还恬不知耻地向世界索要感谢。BTW,到此时为止,没有国家抄中共作业,因为对人民太残忍,就连伊朗也学不来。”

公开报导可见,连日来的中共疯狂言论一波接一波。

除了中共官媒针对国际爆发疫情后中共高调撤侨外,还有自媒体发文,把中共称作“疫情下的诺亚方舟”,“全世界的灯塔”,在微信圈大肆传播。

中共官媒一系列疯狂言论。(截图)

在外界质疑中共延迟公开疫情的指责声中,钟南山再出雷语:“如管控措施推迟5天实施,大陆的疫情规模预估将扩大至3倍。”

对此,有网友质问:“一个人没关水笼头,楼下邻居家被水淹了。邻居很生气地向他反映,他这才关了水笼头,说:你应该感谢我!我如果晚关半小时,你家的水还会淹得更多!”

整体思路,中共一步步从公众认知中的“武汉肺炎疫情制造者”,一步步变身为“受害者”,乃至“拯救者”。

何清涟感叹:“文革时期的文胆、笔杆子们,比如梁效、姚文元等,无耻程度略逊于今天这一批。”

中共官方公布武汉肺炎确诊病例及死亡数字持续下降,引发外界质疑。( Getty Images)

中共掩盖疫情的手法

武汉疫情已经持续3个多月,中共当局从头至尾都在掩盖疫情,包括初期进行误导性宣传,声称可防可控、没有明显人传人等,导致大量民众感染,以至于传播全世界。

疫情失控后,中共高调出版《大国战疫》一书,吹嘘自己应对武汉肺炎疫情有远见及卓越领导力,引发全网批评之后,目前已经紧急下架

但党媒《人民日报》2月29日又在头版用大标题报导“日子过得像蜜一样甜”。文中对正在中国肆虐的武汉疫情却只字不提。同时官媒不断强调国内新增病例“归零”,各地陆续复工等。

而辽宁省2月29日发布1例新增确诊病例后,当天县卫健局党委书记孙子云被免职,县卫健局局长职务也被建议免去。

原北京周报社记者金秀红对新唐人说,中共对外一再宣传所谓的疫情零确诊,世界卫生组织还表扬中共防疫有加,让中共都成了防疫样板,这简直是国际大笑话。

金秀红表示,如果你听信了一个由中共恐怖集团摆布的这样一个假信息,也就是说,中国现在好起来了,这不就纯粹在骗人吗?它们明明在增加烧尸体的大机器。

中国心血管外科主任医师1日发文,描述身为一线医生目睹血流成河的武汉医院。文章透露,武汉医院被感染的职工超过200多位,其中有3位是副院长,一个护理部主任,还有多名科室主任和一线医生,他们正在和死神拔河。

作者说,这些消息之所以没有曝光,是因为他们不敢说,害怕像李文亮医生一样的下场,恐惧、愤怒、无助早已经吞噬他们每一个人。医护人员就像被死神随机抽中的号码,不知何时倒下,他们只是按部就班的工作直到病发。

讽刺的是,武汉当局的宣传片仍声称,爱和希望比病毒蔓延的更快,鼓励医护人员莫慌,武汉莫慌,我们等你。而同一时间,武汉医护人员向国际发出求救信息,但却被迫撤稿。

图为武汉医护人员在接诊患者。(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借疫情扩展全球野心

何清涟在《上报》刊文认为,中共将中国从病毒输出国变成受害国,在努力推诿卸责中刻意营造舆论拐点,寻找病毒来源的替罪羊。

何清涟认为,中共刻意营造的这个舆论拐点,是2月26日由三件事情促成:

一是,掌握公布世界疫情大权的WHO宣告,2月26日疫情出现了“拐点”,即境外确诊感染病例数字首度超过中国国内;环球网报导此消息仿佛在宣示:因武汉肺炎肆虐而痛苦不堪的中国,因为“他国人染病比我中国多,我就赢了”。

二是,北京市举行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主题是“新冠肺炎在海外扩散,北京作为国际性都市将如何加强防控?”,预示著,北京作为国际性城市终于可以对来自其他疫情严重国家的人采取“禁入、检查、要求隔离”措施了。

三是,宁夏市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指挥部发布公告,当日该市发现一境外输入型新冠肺炎病例,从伊朗经莫斯科回国。

何清涟说,在这三件事之后,加上钟南山2月27日公开声称,“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发源地在中国”。这是继世卫组织总干事长谭德赛,帮助中共向国际社会甩锅之后,中共借钟南山之口甩的第二口大锅。

日前,在慕尼克安全会议上,谭德赛声称“中国牺牲自己,成为世界第一抗疫国”,一下将中共从祸害世界的病毒发源地变成抗疫第一国。

何清涟说,美国早成了共产极权、宗教极权国家,清洗自己各种罪孽的污水桶,不管它们遭遇什么坏事,哪怕与美国没半点关系,但它们的宣传中罪魁祸首总是美帝。

中共文宣系所谓“他国人染病比我中国多,我就赢了”,正在进行中。

《纽约时报》说,如今的中共正试图修复形象,重塑中共是果断因应疫情的全球领导者,官媒称赞中共对付疫情是世界的榜样,数落美国和韩国等在遏制疫情方面效率差。

报导认为,武汉疫情的爆发破坏了中共的全球野心,而中共的这些宣传攻势则表明,中共可能担心疫情带来持久的损害。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