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二月 武汉疫情之外中国的另一场战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7日讯】二月,武汉新冠肺炎病毒肆虐。而在疫情之外,中国民众与中共当局展开了另一场为争取明辨是非真假之自由的战事。

《中国数字时代》2月底刊文表示,这个月中共宣传一如既往、漏洞百出的上演。从封锁消息、大规模封号删帖、调派300多名记者到湖北和武汉、利用女性身体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到急不可耐高唱战疫胜利的赞歌。为了制造感动,官媒还连连造假,遭外界嘲笑后又被迫道歉删除。

澎湃视频新闻里的护士陈颖,被发现与《新闻联播》中武汉汉江方舱医院首批出院患者张芬非常相似。

还有,哑巴说话、出生不到20天的双胞胎会喊爸爸、相隔千里的武汉和寿光出现同样的雪地大字,让网友不得不喊话官媒:制造宣传也请照顾智商!

加拿大华裔作家盛雪表示,这次武汉疫情,中共重启很多6、70年代的宣传手段。院士钟南山还领誓一批人火线入党,这些都是中共在最后玩火。

加拿大华裔作家盛雪:“它不像平常的简单暴力,而是配备上非常多的虚假宣传,以及用它们的语言叫做正能量的,非常温馨的音乐画面等等。在中共建政之后相当长的时期,只要一遇到生存危机,它就把这些手段全都用上。”

而在官媒制造感动的同时,武汉肺炎“因言获罪”情势也愈演愈烈。网友统计,1月1号到2月26号就高达399例,包括最初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等8人,到最近被失踪的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李泽华

2月初,清华教授许章润发文《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怒谴中共应对疫情不利而遭软禁。

李文亮去世后,中国民间的愤怒达到高潮,倡议“言论自由”的风潮也被点燃。诗人余秀华写诗:没有比“以言获罪”更厉害的病毒。“我们要言论自由”的呼声在网上此起彼伏,更有民众上街举牌。张千帆教授等人发起“言论自由权从今天开始”连署。众多海外大城市的华人也组织悼念会,呼吁言论自由。

北大教授贺卫方发文《惨重代价能否换来新闻自由?》,一度在网上热传。

腾讯言论栏目《大家》19号“被自杀”,此前它发文《武汉肺炎50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

同时,微博和微信也进入力度空前的管制状态,大批公众号被封。除了意见领袖,许多普通用户都体验了前所未有的封号力度。

但也有新浪微博网友创造性的使用摩斯电码来发消息。

大陆民众王女士:“现在只有一种声音存在。稍微有一点自己的意见、说法,只要不符合当局大的方向,可能就要对付你。”

武汉作家方方坚持写“封城日记”,记录官媒看不到的点滴,但遭到所谓“正能量”的攻击。

媒体人方可成的公众号“新闻实验室”2月底被封。

3月1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实施。

盛雪:“这一次中共对信息封锁的是前所未有的疯狂,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一次疫情的蔓延,所导致的经济下滑、民怨沸腾等等等等都已经威胁到了它专制的基础。”

对于95后的前央视主持人李泽华勇敢站出来,大陆民众王女士表示看到希望。

王女士:“这国家好像还有那么一点希望,这年轻人只可惜,确实也太少了,但是也算是星星之火吧!”

政治活动家许志永2月15号在广州番禺被当局带走。

原中国维权律师滕彪担心,疫情过后,中国异议人士处境更加艰难。

盛雪:“每一个人特别要思考一个问题,这样的专制暴政,在平常有非常准确的一个人群是它的敌人,包括真正的宗教信仰者,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士。可是当病毒来了之后,实际上所有人都成为中共政权要去防范的人。中共是要把普通人先当作第一批牺牲品去送死的。”

盛雪表示,人们都应该思考,灾难来时,中共是怎么做的。如果没有人权,没有话语权,你的命拿钱也保护不了。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