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林:我抱着奶奶的遗体 颠簸几十里

——暴利超过贩毒的中国丧葬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12年的一天,我去养老院看望奶奶。由于献身于中国民主运动,我自89年以来大部分时间都在坐牢,总是让亲人又惊又怕又担忧,所以我也常常感到对不起他们,尽管这完全是中共的责任。

奶奶已经快95岁,依然头脑清楚,言词犀利。奶奶对养老院的管理方式极为不满,说她们老人简直就像一群猪一样被关押,没有一点儿自由,甚至不能随意到外面大街上透透气。

此前我已经给奶奶买了一张轮椅,但是养老院平时锁住小院的大门,从来也没有工人把老人推到外面去放放风。我父亲虽然每个礼拜都去看望她,但是因为腿脚不好,他也不能推她到外面逛逛。

所以当奶奶要到我家里去住几天时,我立刻答应了。我住在蚌埠市中心,方便带她逛街。但是坐出租车到了我家楼下,我们才发现无法把裹小脚的奶奶弄上五楼。我在狱中几次死里逃生,患有颈椎病和膝关节退化,试背她几次,都失败了。我后来想出办法,到大街上拦住了一个蹲三轮车的工人,付钱请他把我奶奶背上楼。

奶奶在我家住了一个礼拜,过的很开心。但是我那一室一厅的小房子里,还有我的前妻和两个女儿,她们与我奶奶没有什么感情,脸色越来越难看。

最终我奶奶明智地离开了,让我如释重负。如果我有钱,就会在楼下租下一间房子供她住,每天我给她送饭就行了。但是真正为中国人争取自由,几乎献出一切的人,总是贫困潦倒。我只能仰天长叹!

几个月之后,郁郁寡欢的奶奶就与世长辞。在她生命的最后关头,我守在她身边。父亲外出了,他到处打听,安排丧葬。

中国网友曾经票选中国的殡仪行业是十大暴利产业之首。因为中共强令所有人都得火化,严禁土葬。很多农村人付不起高昂的丧葬费,偷偷土葬,被一些共产党员头目发现后,就会遭到高额勒索。否则就会被举报,民政局就会来掘尸,拉去火葬场焚烧,还会处以天价罚款。

我父亲实在付不起蚌埠市火葬场的几万元丧葬费,就联络了要价较低的怀远县火葬场。但是没想到父亲缴完钱,然后通知他们来运送奶奶遗体时,火葬场却说各地火葬场都是画地经营,敢派车到外地拉遗体,车子会被当地交警扣押没收!这简直是黑社会分赃模式!各管一块地盘勒索!

父亲说,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是自己运送奶奶的遗体过去。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开出租车的朋友。我使尽力气,把奶奶抱上车。怕奶奶的遗体受伤,我就坐在后排座位,怀里紧紧抱着奶奶。

一般中国人是很迷信的,不肯接触亲人遗体。但是我们被中共罪恶的丧葬制度逼得走投无路。像我这样狼狈的中国人,几十年来肯定成千上万。甚至有一部赵本山主演的电影“落叶归根”,描述的就是背着亲人遗体长途旅行的故事。

夜晚颠簸几十里,我最后总算把我奶奶的遗体,抱到她出生,并且生活了一辈子的怀远县。除了恐惧城市的天价丧葬费,离奶奶的亲友近一些,方便更多人参加追悼会,本来也就是我父亲最希望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