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俄罗斯为何“隔离”中国人最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党魁说,俄罗斯总统普京“是我最好的知心朋友”。但这次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普京总统领导的俄罗斯,对中国人采取了最严厉的“隔离”措施,主要体现在以下7个方面:

(1)关闭俄中边界。

1月28日,俄关闭与中国相接壤的3个州的边境口岸。1月31日,关闭16个远东地区俄中边境口岸。从2月1日起,禁止中国公民从蒙古的4个口岸入境俄罗斯。这样,中国人不仅不能从中俄边境入境俄罗斯,而且不能通过蒙古边境入境俄罗斯。

(2)暂停俄中交通运输。

1月31日零时起,除北京—莫斯科往返国际列车外,俄中之间全部铁路运输暂停。除了“俄罗斯航空公司”外,所有俄罗斯的航空公司,全部停飞中国,“俄航”只能飞北京、上海、广州和香港。4个中国航空公司飞莫斯科,全部集中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F航站楼。2月14日起,暂停中俄航线包机运行。

(3)对入境中国公民进行14天医学观察,部分地区定点隔离

1月31日,俄联邦国家总防疫师发布第3号令,要求各地区领导应保证对持有俄罗斯长居证的中国公民进行14天的医学观察,对有症状人员进行隔离观察。滨海边疆区、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后贝加尔边疆区、阿穆尔州、犹太自治州,对持有长居证的中国公民进行14天的定点隔离。

据美联社报道,莫斯科官员命令警察搜查旅店、宿舍、公寓楼和商家,以追查日益减少但仍留在莫斯科的中国人。当局还授权使用人脸识别技术,甄别那些被怀疑抵达俄罗斯没有进行14天强制隔离的人。

俄罗斯媒体说,俄当局在莫斯科公共交通上识别中国公民,包括公交车、地铁和电车等。要求中国人填写问卷,回答诸如在俄罗斯的原因,是否在遵守隔离期、健康状况以及住址。如果乘客无法证明完成了14天的强制隔离,乘务人员将打电话叫救护车送至医院。

2月25日,中共驻俄罗斯大使馆在俄《新报》上发公开信称:“今天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在公共交通系统中对中国公民进行特别监测,包括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要求俄方不要采取过分措施。俄坚持自己做得对。

(4)80名中国人被强制隔离,有人被判遣返,5年内不得入俄。

从2月22日以来,80名中国人被认为违反隔离措施,被警察集中在莫斯科东南部的察里津诺残疾人康复中心强制隔离。其中,有人下楼倒垃圾时被带走;有人参加渔具展会,在展馆接到大会方的通知,要求他们接受调查,随后被警方带走;有人因为去超市买东西涉嫌违法,还有一个人在红场游玩时被带离。80人中,一些人已经受到远程视频审判,有的将要受审判。已经一审的中国人,受到的处罚是:罚款5000卢布,驱逐出境,5年不能入境。还未受审的中国人可能面临同样的处罚。

俄时政评论员尼科里斯基说:“给人的印象是,如果持续下去,他们很快会要求在俄罗斯的中国人都得像当年犹太人那样佩戴特殊标记,标明自己是无害的中国人,或是把中国人与日本人、韩国人区别开来,因为俄罗斯人无法分清这些亚洲人的面孔。”

(5)限制中国旅客在俄罗斯转机。

从2月4日起,俄罗斯将临时限制中国公民从航空口岸过境俄罗斯。更具体地说,从2月4日零时(莫斯科时间)开始,中国公民只能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转机,其他任何俄罗斯城市和机场都不能转机。

(6)禁止中国公民入境俄罗斯。

2月19日,俄罗斯政府公布了一个非常严格的“关于禁止拥有中国国籍的人进入俄罗斯境内”的法令,由俄罗斯总理签署。俄《生意人报》头版刊登了这个消息,标题用了“史无前例”4个字。文章中还包含对俄移民局前副局长的采访。这名前副局长说:在他的记忆中,对任何一个国家的公民,俄从来没有采取过如此全面的封锁禁令。

从2月20日起,俄临时禁止持工作、私人访问、学习和旅游签证的中国公民入境。2月19日起,俄方暂停受理、审批和颁发中国公民的工作邀请函和境外中国公民的工作许可、学习、私人访问和旅游签证。

(7)拟将感染新冠病毒的中国人遣送出境。

2月3日,俄罗斯总理表示,可将受新冠病毒感染的中国公民遣送出境。俄已完成相应的立法程序,将新冠病毒列入“特别危险疾病”清单。这样,俄可依法对感染新冠病毒的中国公民采取隔离、检疫等限制措施,也可遣送出境。

俄罗斯对中国人采取最严防控措施的两个原因:

(1)认定为“生物威胁”。

生物威胁是指由能够产生强烈传染性致命疾病的病毒、细菌对人类社会正常发展造成威胁,甚至危及国家安全的一种态势。生物威胁具有隐蔽性和扩散性等特点,极易在社会中造成恐慌心理,改变人流、物流、财流的具体流向,使大量生产和生活活动中止,从而使国家社会经济的运行链条出现重大偏移,严重时可能诱发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危机。

在武汉封城前的1月21日,相当于大陆新华社的俄罗斯新闻署发布文件,题目是“卫生部称来自中国的新冠病毒疫情对俄罗斯人来说是生物威胁”,这是直接引用了俄卫生部副部长的话。1月21日,俄国家杜马审议有关俄罗斯生物威胁的法案。有议员询问俄卫生部副部长克拉耶沃伊,目前俄面对哪些具体的生物威胁。克拉耶沃伊回答说:“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例子,最明显的就是中国境内扩散的冠状病毒。”

(2)俄领导人对中共的邪恶非常了解。

俄总统普京原来就是苏共党员,就是原苏联克格勃官员,对共产党依靠高压和欺骗维持其统治有深刻了解,对中共领导下发生的一些重大灾难其实都是人祸非常清楚。

2017年10月31日,纪念苏联政治迫害时期遇难者的“悲伤墙”在莫斯科揭幕,俄总统普京出席揭幕仪式。普京说:“对于我们所有人,对于未来的世代来说,了解并记住我们历史上这一悲惨时期是非常重要的。”“当时各个阶层、全体人民:工人、农民、工程师、军官、宗教界人士和国家公职人员、学者、文化界人士都遭遇了残酷的迫害。大清洗不吝惜人才,不吝惜为祖国做出贡献的人,不吝惜对祖国无限忠诚的人,每个人都可能以杜撰的、荒唐的罪名被指控。几百万人被控为‘人民的敌人’,被枪毙或遭受精神折磨,饱受监狱、集中营和流放之苦。”

“这段可怕的过去不能从民族的记忆中抹去,尤其是不能以任何方式、以任何最高的所谓人民的利益为名而正当化。”“政治镇压对于我们的全体人民、对于全社会来说都是悲剧,是对我们的人民的沉重打击,包括它的根基、文化和自我认知。直到现在我们依然在承受着这种迫害的后果。我们的义务是——不忘记。”“最后,我想请求娜塔莉娅·德米特里耶夫娜·索尔仁尼琴娜允许我引用她的话‘了解,记住,审判,这之后才可能原谅,’我完全赞同这句话。”

2020年武汉新冠肺炎传到全中国,扩散世界各地,是中共几十年来不断作恶、坏事做绝的结果。疫情发生至今,国难当头之际,普京上述演讲中提到的事仍在中国大面积上演。中共已经烂透了。

更直白地说,亲历了苏联东欧剧变的俄罗斯总统普京根本就不信任中共。这是他领导的政府对中国人采取最严防控措施的根本原因。

至3月6日,武汉新冠肺炎已蔓延到全世界90多个国家和地区。俄罗斯至今仅6人确诊:2个中国人,已治愈出院;3个是从日本“公主号”邮轮回国的俄罗斯人,1名意大利人。更确切地说,至今为止,只有3个俄罗斯人被确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