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评武汉肺炎:习近平炫耀3件新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9日讯】武汉疫情全球肆虐,中共凭借数据造假和舆论管制宣传战,正在让疫情从大陆“消退”。港媒评论说,中共从地方到中央都在造假,无论是吹嘘抗疫成功,还是宣扬有序复工,甚至讴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实践,无非是要借着武汉肺炎编织让习近平可以炫耀的新衣。

时政评论员李平8日在《苹果日报》刊发文章说, 中共从中央到地方正在藉武汉肺炎为习近平编造三件皇帝的新衣:包括中共抗疫迎来拐点证其卓越领导,各地加快复工复产证其所谓的战略远见,支援各国抗疫备受赞赏证其所谓的大国领袖风范。

隐瞒疫情 伪造和谐现场 

早在2019年12月1日,武汉已出现第一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财新网》称,12月底前,武汉多家医院已经把至少9例不明肺炎的样本,送交给基因测序公司检测,发现了一种和SARS类似的冠状病毒。

检测结果立刻上报给了中共卫健委和疾控系统。但当时武汉政府通报称,不会“人传人”,中共专家也称“可防可控”。同时武汉市警方还以“散播不实消息”为由训诫8名传播疫情真相的前线医生。

1月20日,中共防疫喉舌钟南山在央视采访中说,新冠病毒存在人传人时,返乡潮已开启,疫情从武汉向全国蔓延。

1月23日,武汉封城,千万民众困在围城中,甚至被禁足家中,不少家庭日常生活都陷入困境,官媒一再宣传政府提供足够服务,包括配送菜肉到各家各户。

3月5日,中共副总理孙春兰,在武汉一个屋苑巡视时,又有社区人员冒充义工送肉送菜给住户,被困家中的居民忍无可忍,隔着窗户争相呐喊“假的,全部都是假的”,揭穿了当地政府给住户送肉送菜的造假行为。

李平说,其实,中共从地方政府到中央政府都在造假,无论是吹嘘抗疫成功,还是宣扬有序复工复产,甚至讴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实践,无非是要藉武汉肺炎编造让习近平可以炫耀的新衣。

示意图。(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强推“大跃进”式的复工复产

进入2月份,疫情持续扩大,病例和死亡数字不断攀升,中共高层也承认拐点未到的情况下,仍强推“大跃进”式的复工复产拼经济。

中共官媒为此进行数据造假、掩盖疫情实况,营造不断向好的假象,为复工造势。

2月10日中共强令复工后,2月中旬,北京、重庆、广东、山东等地已经发生至少14宗群聚感染事件。不知情的民众以为瘟疫大势已去,结果付出惨痛的生命代价。

对于很多企业来说,继续停工意味着倒闭,但复工又担心发生群体感染事件,因而在要钱还是要命这个问题上,各地都陷入了两难。

李平说,中共为了证明自己抗疫有卓有成效,不只官方公布的新增确诊个案直接降到个位数、零新增省分大增,更刻意放大其他国家抗疫的疏漏,同时证明复工复产加快,地方政府大举向企业补贴电费。

但多个城市传出有企业宁愿让空无一人的写字楼灯火通明,电脑和空调长开,工厂机器空转,倒贴电费给政府,也不愿冒险复工复产。李平表示,如果说,中共抗疫造假是草菅人命,企业复工复产造假则是为避疫,不愿赌上身家生命。

示意图(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要全世界同归于尽

李平说,中共宣传口借武汉肺炎为习近平编造的最华丽新衣,莫过于人类肺炎共同体。

中共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说,中国的抗疫行动赢得了世界的赞赏,“生动践行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承诺”,而央视新闻则冠以〈抗击疫情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伟大实践〉的标题。

李平质问,如此伟大的肺炎共同体,只应该让林郑政府和习近平政权去共享,为什么要祸及中港人民、祸及世界?

在外商企业上班的李先生对希望之声表示,中共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其实就是要让全世界的人都跟他们一起同归于尽。

他说,造成武汉肺炎疫情失控的主要原因,在于中共的独裁体制,而中共的官僚主义才是危害更大、更严重的病毒,人祸造成的灾难正在祸害全地球。他认为,在疫情失控之时,中共强令各地复工,就是用中国人民的性命,来为中共独裁政权续命。

截止3月8日,武汉肺炎疫情已经席卷101个国家和地区,在各国疫情上升忙于应对之际,中共一边吹嘘自己抗疫有功,外国“形势不妙”等,试图将病毒源头指向他国。中共试图篡改由于其隐瞒疫情导致病毒扩散全球的事实。

3月5日,中共党媒发表题为“理直气壮,世界应该感谢中国”一文,试图将武汉疫情的源头推给其他国家,并声称中共为了抗击肺炎疫情付出了巨大的经济成本,以此掩盖其隐瞒疫情给百姓造成的巨大灾难。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撰文痛批,中共玩的是倒打一耙,贼喊捉贼,金蝉脱壳。其要害是,它把这次疫情当作纯粹的天灾,从而回避、掩盖其中的人祸。

胡平说,中共标榜的理直气壮,其实是理亏心虚。它知道,自己已经是千夫所指。它知道,无法正面替自己辩护。所以,它就搅浑水,转移视线,以攻为守,倒打一耙。

旅美学者何清涟说,中共自说自话声称“拯救了世界”意犹未足,还恬不知耻地向世界索要感谢。BTW,到此时为止,没有国家抄中共作业,因为对人民太残忍,就连伊朗也学不来。”

何清涟感叹:“文革时期的文胆、笔杆子们,比如梁效、姚文元等,无耻程度略逊于今天这一批。”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