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官员惊爆:1月之前湖北3千医护已染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9日讯】中共官方一直被外界视为隐瞒疫情感染者数据,日前,中共官员披露,截至今年1月份,湖北省有逾3000名医护人员被感染。而当时的官方通报声称“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3月6日,中共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在中共国新办举行的疫情防控救治进展情况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不可否认,在这次疫情发生的早期,今年1月份及之前,湖北省有超过3000名医护人员被感染。”

他还补充说,这些医护人员“其中40%是在医院感染,60%是在社区,均为湖北当地的医务人员,而且大都是非传染科的医生。”

武汉市卫健委去年12月31日首次对外通报以及今年1月11日均通报称:“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对于医护人员感染数字,直到2月14日中共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才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称,“截至2月11日24时,全国共报告医务人员确诊病例1716例。”

不过,据第一财经报导,医护的感染其实早就开始了,比如李文亮就是被公众所知的较早被感染的一位医护人员。李文亮于2019年12月30日率先向外界披露疫情的医疗人员之一,2020年1月3日当地警方因其“在网际网路上发布不实言论”提出警示和训诫。

2月23日,《长江日报》曾报导了协和江北医院消化内科医生夏思思殉职的消息,报导中提到了该医生的部分工作细节:“1月14日,夏思思接触并负责的一位病人于当天下午确诊为新冠肺炎。”

但在武汉卫健委的官方通报中,1月14日∼16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持续3天“零增长”。随着舆论质疑声逐渐升高,《长江日报》2月24日发声明称其原文有误,该患者不是确诊病人。

武汉肺炎自去年12月初爆发,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疫情,同时抓捕8名传播疫情真相的一线医生,并谎称疫情“可防可控”、“人不传人”等虚假消息,致使疫情在全球蔓延。

大陆财新网2月26日发表《独家:新冠病毒基因排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文章透露,早在去年12月底之前,已有至少9例不明肺炎武汉病例样本完成基因组测序,显示为“类SARS冠状病毒”,陆续上报卫健委和疾控中心。

但湖北省卫健委及国家卫健委分别在1月1日和1月3日要求销毁已有样本,还下令不得擅自对外透露讯息,从而错失防疫先机。

报导引述武汉市中心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赵苏披露,该医院去年12月24日将首例华南海鲜市场的武汉肺炎患者样本送到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基因检测,27日,检测机构电话通知检测结果“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而当天就有研究者从一名早期病例样本获得接近完整的病毒基因组序列,并与医院及疾控部门沟通,但未得到回应。

一名承接武汉不明肺炎检测的基因测序公司人士透露,今年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卫健委一位官员的电话,通知他,武汉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样本送检,不能再检;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

这篇报导目前已在大陆网上被删除。

就在钟南山公布“人传人”之前,先后有两批专家组分别在2019年12月31日、2020年1月8日赴武汉调查,但两批专家均未明确公开提及病毒会“人传人”。1月4日,卫健委第一批专家组成员公开表示,“从目前看,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1月10日,又有第二批专家组成员对媒体表示,按病人病情及扩散情况,整体疫情“可防可控”。

第二批专家组的一位成员对陆媒《财经》说,“我们听说(医护感染)消息,就联系院方,因为不知道具体是哪个医生,联系完了人家不跟你说,不跟你说实话。我们也没办法,因为很明确是属地管理,我们接到的这个指示是地方为主,国家专家组帮忙、指导、辅助。”

“后来,湖北、武汉各自有自己的专家组,对病人的救治,主要由他们负责。我们主要的任务,一个是当时接待港澳台的代表团,另外一个是,我们去发热门诊了解情况。”

“当时我们讨论的时候,我们让他如实报。卫健委的领导当场就说了,他说,‘你们是不是怀疑我瞒报啊?’他公开反问我们,专家组的都在场。他都这么说了我们还能说什么?”上述成员说。

当时陪同专家组的人有当地医院的院长、医务处主任和湖北省卫健委的人。

上述成员说:“我们一直怀疑有人传人,但就是没有证据。”“没有告诉我们实情,从现在真实的情况看来,他(湖北卫健委)在说谎。”

1月27日,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接受中共央视访问时将“锅”甩给了北京。周先旺首先承认武汉披露疫情不及时,但他话锋一转,称“因为它是传染病,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它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资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